秦非道:“你只说对了一半。当你真正融入到这个行当里来的时候,你自然就明白这是为什么了。我给你举一个例子,人们为什么怕鬼?”

  我说:“是因为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会害人吧?”

  “鬼都是不干净的吗?”秦非反问道。

  我哑口无言了:难道鬼也有干净的?可是,再干净的鬼怪,毕竟是鬼怪啊,那对人也是不利的啊。

  我琢磨一下,终于弄清了秦非的意思,于是就问道:“您是说,您这里卖的,是一些干净的鬼?好鬼?”

  秦非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么,买主买这些东西都干啥用啊?他们不会是当宠物养着吧?”

  “这倒不是……不过也差不多吧。”说着,秦非的手机响了,他接过来,跟那人聊了几句,从话意上听,应该是个买主打来的。

  我靠,这东西还真有市场啊!而且,我听电话那头还说了一个数字:二十万。难道这就是一个小鬼的价钱?

  秦非挂了电话,接着说:“就拿刚才这个电话老说。这个买主是一个煤矿的大老板,他说要买一个婴灵……呃……你听说婴灵吗?”

  “听说过啊,据说那东西不是能聚财吗?”

  秦非点了点头:“对,你觉得一些大老板买婴灵这样的事情存在吗?”

  “当然存在啊?关键是他们有需求啊。”说着说着,我似乎就明白其中的一些道道了。买卖婴灵,其实是一种早就存在的,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婴灵不就是一种鬼吗?以此来想,买鬼卖鬼,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只是这种事情太过诡秘,一般人不了解罢了。

  秦非接着解释说:“婴灵只是我们的一种商品而已,而每一种不同的鬼,都有不同的用途,当然价格也不同。一般的小鬼五六千,贵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价格的高低,取决于养鬼炼鬼花费的时间长短和难易程度。”

  我说:“婴灵的用途我倒是知道,可是除了这种用途,还有其他的用途吗?”

  uR最新a$章节v(上@S酷VO匠$9网a

  秦非说:“我可以给你打一个比喻。我们这里就好比是一家药店,那些小鬼就好比是我们柜台上的药品。我们的客人,就是那些病人。

  病人千差万别,有的头疼,有的脚疼,有的肚子疼……他们生的病不同,买的药肯定也不一样。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我们的生活中,时时处处都在发生着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引起这些事情的原因也不尽相同,要解决这些诡异的事情,用到到的药方也不同。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您是说,一种鬼有一种鬼的作用。婴灵只是其中的一种罢了。”

  “你很聪明。呃……你想不想做这份工作?”

  原本,我是不想沾染这种邪乎事儿的,可是现在我急需一笔钱,我想尽快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而现在出现了这么一个机会,我真舍不得放弃。

  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犯法的事情。警察真要抓人,那必须有证据啊。警察说我们买卖鬼魂,他们能找到物证吗?

  我想了一会儿,动了动身子说:“我想做。但是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秦非微微一笑,看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我说:“您为什么看中了我?我胆子不大,能力不强。或许,您还有更好的人选。”

  秦非道:“你问这个问题,一点儿都不意外。之所以让你来,有两个原因。一是从你的生辰上来看,你是最为合适的人选。跟鬼这东西打交道,并不是每个人都与能做到。而你不同,你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你是一个在阳气最盛的地点,阴气最重的时刻出生的,这就是所谓的天时地利造人。你身上的阴阳之气,总是处于一种交合混沌的状态。这种状态决定了,你是一个百鬼不侵,而且容易通灵的人。”

  秦非这小子说的有些道理,据说我是出生在一大座庙中,而且是鬼节那天,鬼门大开的时候出生的。

  秦非接着说:“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常生病,大约十七岁的时候,身体才逐渐好起来。”

  我说:“是啊,这你也知道。”

  十七岁之前,我身体的确不好,但是那一年我爷爷带我去了一个神婆家。据说,神婆费了很大大劲儿,给我弄了一个皮囊。带上那个皮囊后,我的身体就好了起来。直到现在,我一直带着那个皮囊呢。

  秦非靠过来,一把把我脖子上的皮囊拉了出来。

  然后他低声对我说:“你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我摇摇头。

  秦非把皮囊塞进我的衣服,然后凑到我耳边悄声说:“也许你还真不知道,这里面装着的是一个小鬼儿!”

  我听后差点儿跳起来,赶忙摘下那个东西,想把它扔掉。

  秦非一把抓住我的手道:“你不能扔掉它!那样的话,你会没命的!”

  “为什么?”

  “这东西已经与你结缘,正是它一直保护着你不受邪侵的!”

  “这……这是个东西跟我结缘……它是个好的?”

  秦非点点头:“对,其实这个小鬼跟我仓库里的那些一样,都是用来保人平安的。”

  “那么第二个原因呢?”

  “我认识一个叫张道泉的人。”秦非回道。

  张道泉是我二大爷啊!他是个远近闻名的风水先生加江湖骗子!

  “这回,你对我们的这个鬼店,应该有更深刻的了解了吧?说白了,我们是以一种以鬼治鬼,以邪治邪的方式,来铲除世间那些的邪恶的东西,为那些遭遇到邪侵的人提供帮助,实现世间太平的。所以,我们做的是事情虽然诡异,但是我们是为了主持正义。

  另外,还有一点。其实我们做的这个淘鬼的生意,也是一件行善积德的好事。鬼有三度,一是佛度,二是人度,三是自度。有了这三度,那些鬼魂野鬼才能度过劫磨,进而转世。

  佛度,就是佛家的超度。人度,就是通过人的帮助、引导他们度过劫难。我们就是属于这一类人。自度,就是鬼魂自己度过劫难。相比之下,只有佛度和人度,才是快的。鬼魂是很难自度的。”最后,秦非又进一步升华了这份工作的主题。

  听到秦非的这番话,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说到底,这还算是一件积德行善的好事,虽然诡异一些,但有什么不能做的?

  随后,我立刻就跟秦非签订了一份合同,合同的内容很简单,不过期限是五年。原本,我想自己的工作只是在网上浏览一下帖子,回答一些客户的提问,这么简单。

  但是,随着上班以来第一个订单的到来,我逐渐发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而且,在整个的工作过程中,时时处处充满着难以预料的危险。

  临走的时候,秦非问了我一句话:“过一阵子,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这个店……你一个人可能白活不过来……”

  “那就再招一个呗。”我建议道。

  “你有人选吗?但这个人必须是个女的!”

  非要招个女职员,我想秦非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只是,哪个女孩子敢来干这种事儿啊?

  我说:“这恐怕不好办吧。”

  秦非也是一脸的难色。

  “对了,你女朋友是做什么的?能不能先让他帮衬着干几天,等我回来之后,再仔细选人?”

  我一听,这家伙是想把我们两口子都拉下水啊!

  于是我就极力反对道:“我老婆胆小,恐怕不行啊。”

  “行不行,先这样。回去后,你问问她,不行也没关系。”

  要走的时候,我回头又问了一句:“秦老板,您给女员工开多少工资啊?”

  秦非诡笑道:“男女平等啊!”

  回到家,我愁着怎么给小招谈这事儿。

  说实话,我不想让小招参与这种事,但是,如果她真的去做这种工作了,我们的月薪加提成就能超过一万了。这个数字,还是很诱人的!

  小招见我愁眉苦脸,就知道心里有事儿。

  小招就安慰我道:“面试没通过对吧?没关系,慢慢来啊。”

  我说:“面试倒是通过了……可是……”

  “要出差?”

  我长出一口气,打算就给她交代了。

  我说:“我做的这个工作有些特别,不过,但你也别担心,这个工作也不违法……”

  小招奇怪地瞅着我:“你到底想说啥啊?”

  “卖鬼,你听说过没有?”我干脆直入主题。

  小招瞪着圆溜溜的眼珠子瞅了我半天,只说了四个字:“工资多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