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补充网购知识,免得大家看了后面产生不必要的疑问网络交易在中国发展简要过程:1997年网购萌芽期1998网交易开始运行1999随着8848等B2C网站式通始进入购物网站实际阶段始;1998内商务拍卖网站易趣始进行;1999B2C网站投入运营;2000卓越立;2003B2B网站阿巴巴投资立C2C网站淘宝2004新浪雅虎合资立C2C网站怕网}好了。正文开始:

  魔鬼说:你以为我不存在吗?那是因为我隐藏在了你的身后,你没有看到我而已;如果你转身望着自己的身后的时候,依然没有发现我,那么我已经藏进了你的心里。

  ——《淘鬼笔记》

  我出生的时候,我的爷爷给我起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名字叫张是。

  1998年,我二十五岁。

  那一年,我遇到了一个叫小招的女孩。小招相貌一般,但心地纯善,勤恳能干。

  我决心努力赚钱,将来,让小招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是认识她一年后,我赚的钱,依旧是少得可怜。

  小招是个小有名气的恐怖漫画家,她偏爱恐怖元素,画了不少恐怖漫画。

  她安慰我说:“慢慢来,我可以靠画画赚钱的。”

  听了小招的话,我更加惭愧。如果我再不努力赚钱,整天吊儿郎当地混下去,自己的就是成了天底下最卑鄙无耻的男人了。

  那晚上,我喝了二两二锅头,然后就对着电脑发誓,我一定要好好努力,赚钱,养女朋友!

  接着我就点开了人才网,想找一份工作,收下心,踏踏实实地干几年。等有些积蓄,一切都稳定了,然后再做个小买卖。

  进入人才网后,我注册了个账号,然后就漫天发简历。

  在希望中等待了一天,除了几个保险公司打来电话之外,没有那个单位要我去面试。

  我这人口才不行,恐怕做不了这么有挑战性的工作。于是,就继续发了几份简历。

  发完简历,我泡了一包方便面,边吃这垃圾食品,边等电话。

  可是,第一口面还没吃完,电话就响了起来。

  打来电话的是个男人,他说他是开网店的,近期有些忙,想请个人帮忙打理一下网店生意。而且他还说,这个工作并不累,工资也不会给我太低。问我有没有这个意向。

  我把半口面吐出来说,当然有啊,简直是太有了!

  接着,他又说,既然你有意向,就到我这里,我们好好谈一谈。

  随后,他就给我发了一个地址。

  按照地址,我到了长阳街的一个小区,摸到那人房间。

  敲开门后,我发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站在里面。他一米七五左右,穿着一身休闲装,长发,瓜子脸,帅气而又异常地沉静。

  “你是张是?”他问我。

  我说:“是啊,您怎么称呼?”

  “我叫秦非,是一个网店的老板。”说着,他把手伸过来,我们握了一下,这就算那是认识了。

  14看正kP版》章fz节上S酷!匠…网~e

  随后,他把我请进了屋子,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

  他拿来一瓶矿泉水递给我,然后笑道:“我们两个挺有缘分啊,一个是,一个非。”

  我听着这味而也不对,于是笑道:“对啊,张是、秦非,是是非非,哈哈哈。”

  闲聊几句,秦非拿出一支烟,点上,然后把烟盒扔到我这边。

  我没有动,秦非见了只是笑着打量着我。

  “秦老板,咱们是不是该谈谈工作的事儿。”我忍不住问道。

  秦非弹掉烟灰,点了点头:“你熟悉网店经营吗?”

  我诚恳地摇摇头:“我不是很熟悉,但是我在上面买过东西。”

  秦非说:“没关系,这个可以学,而且很简单。”

  我心道,他到底欣赏我那一点啊,为什么不找个熟悉这方面的人来?难道我长的帅?难道这家伙是个同性恋,对我有想方法?

  想到这里我还真出了一身冷汗,心道,可别上了他的当,让他占了我的便宜!

  “做网店,说忙也忙,说闲也闲。关键是要认真负责。这一点,你能做到吗?”

  我说:“你放心,我这个人身上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做事太认真。”

  “那好,你对于工资有什么要求?”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我不要求太高的工资,毕竟刚来,您还得看看我的表现不是?”

  “一个月保底五千怎么样?”

  “五千?”我心道,在海城这样的小地方,保底两千就是烧高香了,他竟然给五千,不是有病吧?可是,钱多不烫手啊,我还是点头道,“秦哥,您太客气了。”

  秦非仰靠在沙发了,吐出一口烟,然后笑道:“工资我给的不低吧?”

  “不低,您太够义气了。”

  “如果你做好了,工资还会继续涨。不过,我们在网上卖的东西,有些特别。”

  我一听,就明白了,高工资必然意味着高风险啊。

  秦非这小子不会是买卖毒品、枪支弹药加迷药的吧?想到这里,我滚热的心又凉了一半截,而且心跳加速,越来越紧张起来!

  秦非盯着我的反应,我盯着他的眼睛,与我对视了一会儿,他突然笑道:“我不是毒贩子,也不是军火商,更不是恐怖分子,你放心,我卖的东西,绝对不会触犯国家法律。因为,法律中,没有禁止卖这样一种东西。”

  “秦大哥,您卖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我说出来,你可不要害怕?”

  “呃……您讲……”我直了直身子,深吸了一口气,就如同接受审判一样,继续听着。

  “我卖的是‘鬼’。”秦非沉声道。

  “鬼?什么鬼?我没听错吧?”我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你没听错,就是‘鬼怪’的‘鬼’。怎么?这犯法吗?国家那一条法律规定,不能卖鬼?”

  “这……这……倒是没听说。可……可我还是……”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心里又惊又怕,疑惑丛生,最后我在心里对他下定了一个结论:这小子有病!

  秦非站起身,笑着对我说:“我知道你在怀疑鬼是否存在,怀疑我这个网店的真实性,怀疑我是不是有病。没关系,我带你去仓库看一些东西,到了仓库,看到那些东西。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我心里一颤:怎么,他知道我怎么想的?这小子还会读心术?

  接着,我就跟着他往屋子的深处走。

  秦非的这座寨子很大,足有二百多个平方。过了客厅,就像是进了一条楼道一般,里面还有很多个房间。但是,每个房间的们都关得严严实实。

  在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门口,他停了下来,拿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我跟进去,发现屋子里黑洞洞的,窗户全部被厚厚的帆布窗帘遮挡住了。

  秦非把门关上,也没有要开灯的意思。

  见此,我心里不由得又生腾起一阵恐惧,他这是要干什么?我怎么越来越觉得这是个变态狂杀人的场所!

  这时候,秦非打亮了一把蓝光手电。

  借着这蓝莹莹的手电光,我立刻看清楚了屋子里的景象!里面的那些东西,彻底我把给惊呆了!

  这个房间非常的大,是一排排木质的货架,乍一看就跟超市的货架一样。可是,这些木架子上摆放的不是面包,也不是罐头,更不是饼干,而是一口口长约二十公分的黑色的小棺材!乍看上去,足有好成百上千个之多!

  看着这一切,我感觉自己的寒毛立刻就结了冰!

  秦非异常平静地说:“这些小棺材里装着的,就是我们的商品。通过小棺材上的标签,你可以看到,这些商品其实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一点,你慢慢就会了解。”

  我刚要说话,秦非又道:“我们出去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走出这个仓库,我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回到位子上,我奇怪地问道:“秦老板……您那一屋子的……鬼,究竟从哪里弄来的?”

  “收来的,捉来的……但都要经过教炼才能卖,否则,就会对买主造成伤害。”

  我抹了一把脑门儿上的冷汗,点点头。

  “卖鬼,你一定没听说过吧?”秦非问道。

  “是,这还真没听说过。”我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猛灌了几口。

  以前,打死我也不相信真的有人做这种生意。可是,今天我亲眼看到了。但我一时还缓不过神儿来,于是就等待着秦非给我解释。

  秦非接着说:“有一句话说的好,没有需求就没有买卖。我之所有开这么一个店铺,就是因为世人对这种东西有很大的需求。”

  我忍不住道:“对于鬼怪,世人避之唯恐不及,怎么还有人买这个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