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淘鬼之道魔鬼说:“当你相信我百分之一万存在的时候,最终我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淘鬼笔记》谋生造业,三百六十明行,为正行。

  混迹江湖,三十六暗道,为诡道。

  三百六十正行世人皆知;三十六诡道,鲜人知晓!

  捡金、冥媒、茅山、憋宝、养鬼、种蛊、猎鬼、地藏、风水、摸金、走阴、八卦、招魂、渡劫……

  也许以上诡道,你听说过,但至今天我所讲的,你之前未必听闻。

  淘鬼之道:位居三十六诡道之列,又兼顾三十六诡道,是一种以鬼魂教化、买卖、供奉、使鬼助人为善,以帮其顺利渡过劫难的一种诡异行当。

  日常生活中的:门神辟邪,墓匠守墓,保家仙护宅,船鬼平风静浪,金童子增运,窑神镇窑,奠基驱邪,桃妖助花运,金刚压地凶,风水石官运……都属于淘鬼人的工作范畴。

  有人说,我们供的都是神啊?

  鬼善即为神,天上正神没有理由单独去护佑你!

  看e正版章%=节上%酷}匠@《网Q

  有人说,我家也有这些东西,怎么不管用啊?

  一句话:要请到有用的真家伙,银子必须舍得花!

  这不,生意来了!

  2008年7月。

  河南平顶山,芦岭村的赵正明老汉打来电话,他说要买只小鬼去镇宅。

  虽然我是做淘鬼这一行当的,但根据行规,这鬼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卖给的。

  于是,我就亲自去了赵正明家走了一遭,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晚上十点,我从赵家院子的椅子上起身,揉了揉眼睛,走进北面的堂屋。

  屋子不大,八仙桌左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头。

  那老头一身破烂的青灰色衣裤,手里握着一根青铜烟袋,佝偻着身子,面如枯树皮,死定定地看着地面。

  我走到屋子中央的的时候,老头拧了拧脖子,斜着脑袋望向我,然后就目不转睛地瞅着我的一举一动……

  右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一身大红色的着装,粉荷锈鞋,长尾辫斜搭在丰满的胸前,脸上似乎是涂了厚厚的一层脂粉,但是没有擦抹一点儿腮红。直令人觉得悚艳无比!

  此时,从里屋的黑暗中,走出来一个瘸腿的小伙子。然后,他就一瘸一拐地在这间屋子里游荡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又似乎是在无所事事地闲逛。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扎着两条羊角辫,穿着一件花裙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先是走到老头跟前,与那老头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又移动到了那个女人的跟前。女人只是瞟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抚玩自己修长的指甲。

  瘸子看见了那个小女孩,慢慢地向她移了过来。然后用凶戾的目光盯着她,突然伸出枯瘦的双手,抓向她的脖子!

  小女孩机灵一闪,如同一只小兔子一般,跑到了黑暗的屋角处。

  瘸子扑到在地上,正对着我的脚尖。

  他慢慢地抬起头,从我的脚,看到我的脸。

  我一直看着他们的表演,但此时,我已经看够了!

  随即,我看了墙角的那个小女孩一眼,拿出一枚类似于糖果的东西,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子。我把那个东西递给她,她疑惑地接过去,放进嘴里。

  她不知道,一条细线留在了她的嘴角。

  我伸出手,捏住那条细线,起身,向着院子里走去。线越拉越长,一直拉到院子中央的一个小盒子边上。

  我把线的另一端粘在那个刻着精美而怪异花纹的小盒子里,然后轻轻地敲击了三下。

  那个小女孩就像是一条上了钩的鱼一样,从屋子里慢慢地走出来,然后靠近了那个小盒子。

  她扭动着身子,极力地挣扎着,面部五官极度扭曲起来,显然她很痛苦。

  我走到她的身后,伸手在他的背上推了一把。

  她太单薄了,经不起我这一推。

  随即她就像是一片被风卷起的叶子,落进了地上的木盒之中。

  我上前一步,用画满符号的双手,把她按住,紧接着,合上了盖子!

  猝然间,屋子里的那些东西全都涌到门口,惊惶地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然后从胸口摸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放在地上。

  见此,它们立刻冲了出来,迅速躲到了院子里的那棵槐树后面。

  我起身,绕到槐树的后面,发现他们都不见了。

  我冷笑一声,把那个黑色的小盒子收好。然后又取出一个黄色的小盒子,把它放到了老槐树的背后!

  我打了一个口哨,一条黑色的小狼狗,摇着尾巴,跑到了我的身边。

  我从兜里拿出一条金丝线,套在小狗的脖子上,把它牢牢地捆住,然后把金线系在了那棵老槐树上。

  紧接着,老槐树的枝叶抖动了几下。

  小狗围着槐树转了几圈,龇着牙,呜呜地叫了几声,阴利的叫声,击落了好几片槐树叶。随即,一切都安静下来。

  我看了看那小狗,然后,把所有的东西都收起来,坐回到了位子上。

  我俯身端起茶水,感觉还有些余温。

  “砰砰砰……”

  院门被敲响了,我走过去,把门打开。

  赵正明的老婆,两个儿子,还有他的老爹老娘,正站在门外。他们都用一种紧张而渴求的目光看着我。

  这些人,才是这个院子,这几间房屋的真正主人。

  而方才那些,根本就不是人!

  赵正明急切地问道:“都中咧么?”

  我说:“都办妥了。”

  “那就中,那就中。”众人一阵欣喜,先后走了院子。

  后来,我告诉赵正明,他家的这棵古槐的确招来了一个老头,一个女人,一个瘸子,一个小孩子,四个游魂野鬼。白天,它们就聚在古槐树中,晚上就到房子里安家,所以他这个家才怪事儿不断,灾祸连连。

  古槐、桑树、白杨、松柏为四大招鬼之树,古今风水典籍都有记载。

  有很多人家发现这种问题后,觉得把这种古树砍杀后,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以前,有一户人家,也出现了这种事。那户人家就砍杀了家中的那棵大槐树。结果,几天之后,这家人开着三轮车赶大集的路上,不小心撞上了路边的一棵小槐树。随后,车子翻进了路边的深沟,一家六口,两死,一重伤,两轻伤。

  所以,有些东西并不是一除而后快,有时候需要的是一种彼此的制衡。

  被栓在赵正明家槐树上的那只小狗,其实是一只外人看不到的冥犬,冥犬,是一种用狼狗的魂魄训炼成的犬灵。这种冥犬,得来实属不易,首先,这种狗必须是凶死的。因为凶死的动物,凶怨之气才会最重,训练好了,才能最大限度地压制那些随便乱闯的凶魂恶鬼。

  其次,必须征得狗主人的同意。因为狗是一种忠诚度极高的动物,只有主人同意了,训练出来的冥犬,才会听话。

  最后,就是需要方法和耐心。我所经手的冥犬并不多,况且都是带我入行的人准备好的,至于训练的方式,是行内需要严格保密的东西,所以,这一点,我就不多说了。

  把冥犬栓在那颗古槐树上,从此以后,那几个鬼魂要么乖乖地待在里面,要么就离开这里,从此以后,这棵槐树再也不会招来恶鬼。

  按照正常的价格,一只看家护院的冥犬需要几万块。而赵正明家里并不是很富裕,只给了我两千,我也答应了他。

  临走,我还叮嘱他,老槐树下,要经常放一些狗粮。

  离开赵正明家后,我带着那个被抓住的小女孩的鬼魂去了一座寺庙,把它交给了一个法师,希望那个法师能帮忙超度她。

  如果是以前,我会把那个小女孩的鬼魂带回去,经过教炼后,等着有合适的买家,再把她卖掉。

  但是,今天不同了。因为,我决定离开淘鬼这个行业。做了这么长时间,我感觉累了,只是想安安静静地过一些平常人的生活。

  被我栓在那棵槐树下的冥犬,是我卖掉的最后一个灵魂。

  最后,我在笔记本的最后一行,写下了一串数字:“一千八百七十二”。

  这是我在这卖鬼这个行当里,卖出去的鬼魂的数量。

  这个数字,就此终结。

  那一天是2008年7月5日。

  以上是我所写的《淘鬼笔记》的最后一页。

  我合上那本笔记,如释重负般地长出了一口气。

  读到这里,您一定会问我一个问题:卖鬼这个行当真的存在吗?

  我不想解释太多,但是,当您从头阅读我的这本笔记的时候,您立刻就会发觉,我写的并不是小说故事,其实这一切都是真是存在的!

  相信,您一定能感受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喜欢的小鬼就收藏,就给噜噜啊。您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说明一点:下一章提到网店,这个并不是指的淘宝网,指的是私人网站类的交易站点。希望大家不要误解,很多读者说1998年没网店,没淘宝,没阿里巴巴,我这里没说是淘宝,没说是阿里巴巴…其实私人购物网在九七年就有人开始运作了!希望大家看到下一章的时候,不要较真。后面接着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