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项考核,,,跑步”,大汉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不会吧,应该不会考核的那么简单,要不然怎么说只招收五百人,这时周围的人都开始议论起来。

  张扬也皱了皱眉头没说话,因为他看到出来大汉的话没说完,如果考核真的那么简单的话,那考核就没有意义了,毕竟人人都能通过,还考个屁啊。

  果然大汉还有话说,“跑步到苏州再回来,不可以用念,发现用念的直接淘汰,时间限制为四个小时,没在规定时间内赶到的,直接淘汰”。

  啊!不会吧,四个小时跑到苏州还不能用念,你在开什么玩笑,就算是用念也不可能跑到,这里距离苏州至少有五十公里,一个来回一百多公里,累死也跑不到啊,不是说要招收五百人吗,其中一个人忍不住叫出声来。

  大汉冷哼一声又道,不想跑的话,可以不跑,等到时间到了直接淘汰,如果连这关都过不了的话,要你们有什么用,我们要的是精英不是滥竽充数的人,想要过得好就要有付出,五百人只是人数上限,要是只有一个人通过了,那这次的考核也就只招一个人,如果有时间在这里抱怨的话,还不如赶紧跑。

  咦,考核已经开始了吗,我说怪不得那么多人离队了,我还以为他们是不想考了呢,可恶我一定要考上,人群中传来这样的声音。

  不知道能够完成的又有多少呢,大汉自语道。

  然而这些都与张扬没关系了,他早在之前就已经开始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跑到,毕竟从来没跑过那么远,但是既然出这样的题目,就一定有人可以做到,而且与其在那里抱怨,还不如早点跑,和张扬有同样想法的也有几个。

  张扬看向那几人,赫然是之前那些在大汉威压下,而面不改色的几个,看来这次考核不会寂寞了,张扬默默的自语道,收回了目光,继续向着苏州所在的方向跑去,因为之前去过苏州的缘故,张扬知道去苏州的路在哪,要不然还真要,像其他人一样找人问一下。

       这时路人一个个惊讶的指着正在参加考核跑步的人,一个不明白的人就问道,他们在干嘛,另一人回答道,他们应该是去风希念校考核的吧。

  难道他们在进行考核吗?不知道要不要跟过去看看,其他人问道,还是不要了吧,万一妨碍了他们,肯定会被狠狠地教训的,一人又道。

  也是,众人也齐齐点头道。

  没有理会路上的行人,张扬继续前进,但是这时从后方传来一声尖叫,张扬止步回头观望,只见是一个中年大汉倒地,捂着肚子好像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脸因为剧痛而抽搐不止,旁边的中年妇女好像是他妻子,那一声尖叫就是她发出来的,此时的中年妇女手忙脚乱,显然是没有想道会出这样的事。

  这时一个声音后面传来,敢挡本大爷的路,我被考核弄得心情正烦,正好拿你们出气。

  人们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印入眼前的是一个身穿名贵衣服的男子,看起来不满二十岁,本来还算俊朗的面孔,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异常的吓人,附近的路人不自觉的就往后退,深怕惹到他。

  那中年男子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显然就是因为挡住了眼前男子的路,其他人哪里还敢挡住他的路。

  和动物一样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念的力量,在整个地球拥有念的只是一小部分,要不然今天来的就不是几千个人,而是几万乃至几十万人了。

  那对中年夫妇显然不是念的拥有者,就算是不用念,只用被念改善了的身体,他们也绝对不是对手。

  周围没有人会管这闲事,生怕惹祸上身,那中年妇女已经恢复正常,搀扶起还躺在地上的丈夫,就打算离开。

  然而,赵毅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没错身着名贵衣服的男子,就叫做赵毅。

  等等,我让你们走了吗?赵毅眯了眯本就不大的眼睛,慢条斯理的说道,本来愤怒的表情一下子消失不见,就好像刚刚那个发怒的人,不是他一样。

  听到这句话,中年妇女立即打了个冷战,一股寒意从脊梁骨传来,马上止住了前进的步伐,就连丈夫什么时候,又掉到地上都不知道,整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

  赵毅满意的看了看自己造成的结果,似乎相当满意,紧接着又指着中年妇女说道,你把自己衣服脱光,然后跪在地上,抽自己耳光,打的时候还要说大爷我再也不敢了。

  什么,旁观的人没想到,这个赵毅这么变态,竟然因为这个小事,让中年妇女做这样的事,这不是存心羞辱吗。

  这时中年妇女已经回过神来,听到赵毅这样说,不禁大叫出声,我就是死也不会做那种事的,说完以后就闭上了眼睛,好像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qM酷匠网首发◇9

  赵毅一副了然的样子,紧接着用略带威胁的语气说道,你是不怕死,但是你就不怕他死吗,如果今天你不照我说的话做,那我就在你面前一刀一刀活刮了他。

  听到赵毅的话,中年妇女大惊失色,随后看向在地上躺着的丈夫,一咬牙就要脱衣服,这时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晓梅,,,,不要啊,人们顺着声音源头找去,赫然是躺着地上的中年男子。

  中年妇女放下了正要脱衣服的手,走到丈夫身前,扶起躺在地上的丈夫,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张哥我不想让你死啊,说完抱着中年男子就真的哭了起来。

  中年男子一脸温柔的看着妻子,伸出手捧起妻子的脸,为妻子擦掉眼中的泪水,久久不语。

  这时赵毅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之前的愤怒表情又浮现出来,大声喝道,既然你们夫妻那么恩爱,那我就送你们一块儿上西天。

  说完之后,一拳便打向中年男子,就在众人以为他们死定了时,一只手掌悄然出现,死死的握住了赵毅的拳头,竟让其不能向前一分,而这个手掌的主人,正是张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