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这话说的,我怎么会知道你的行踪,只不过......”夜天雪将话锋一转:“听说弑杀楼最近一直在抢我绝刹楼的生意啊?”

  “那只能说你们绝刹楼技不如人。”弑杀楼楼主上前一步,墨色的眸子直直地看向夜天雪,仿佛要把人看透。夜天雪自然毫不畏惧地直看回去,想她也是舔着血一路过来的杀手,会怕这么个眼神吗?不过最让夜天雪郁闷的就是身高的问题了,这家伙丫的有多高啊,她垫了增高还矮他一个头。不过貌似某人忘了自己才十三岁啊,再加上营养不良,能长得多高啊......“是不是技不如人试试才知道!”衣袖划过,夜天雪迅速地出手,直攻对方要害,跟其他人不同,一点花哨的招式都没有,招招都是直逼要害,出手快、准、狠,一点也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绝刹楼楼主见招拆招,不过这越打心底的惊讶越发的扩大,这人看着年纪小小的,招式招招狠辣,出手不拖泥带水,不愧是绝刹楼楼主!不过就是可惜了,没有丝毫内力,不然还真是要命的对手,弑杀楼楼主不知道该不该庆幸下,不过这么打下去也是头疼,这么刁钻的招式到底哪里学的,吃力地挡下一招,拉开了距离。

  “主子!”看到自家主子退了回来,奕风明显看到了自家主子头上的渗出的汗珠,对于传闻中的绝刹楼楼主有了新的认知,不用内力的比拼居然让自己的主子处于下风!

  弑杀楼楼主抬手止住了奕风的话,虽说用内力对付一个丝毫无内力的人很不光彩,但这世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要怪只能怪他没有那个实力。

  沐天雪也退回漠尘跟冷绝眼前,果然没有内力是件很痛苦的事啊!回去一定要叫漠尘他们教自己修习内力,至于灵力不说现在才刚刚修习,这也是保命的底牌,能不露就不要露。

  “楼主,要不我和漠尘上?”冷绝他们都是知道自家楼主没有内力的,之前夜天雪要他们教的时候他们怕她吃不消就没有教,如今看来回去还得教,万一他们赶不上突发状况楼主怎么办?冷绝跟漠尘对视一眼,了解了对方眼中的意思,赞同地点了点头。

  “不用,你们忘了我还有毒吗?”夜天雪摇了摇头,功夫上比不上我就不信比毒术我还比不上!想起自家楼主层出不穷的毒术,漠尘两人同情地看向对面的人,但愿不要让楼主整的太惨了。

  看正版章节#上?4酷匠网`}

  夜天雪带上了之前让人特地打造的手指套,十指尖上是尖锐的尖角,手背上让人心发毛的倒刺,在光下泛着一股幽蓝的冷光,昭示着整只手套上面的毒有多重,每个手指特地做成好几截,方便弯曲活动,发出“咔咔”声,听的人心惊,弑杀楼楼主自然也是明白,不仅要避开手套上的毒,还有小心被手套背面的倒钩伤到,否则只怕会撕下一块肉,果真是狠手段!

  对视一眼,夜天雪先出手,弑杀楼楼主双掌运气内力,用内力将双手裹上一层保护层,挥掌对上。抽到一个空档,夜天雪五指成抓直逼对方喉咙,却发现对方只是虚晃一招,一掌向自己的挥来,身子急忙在空中硬生生扭了个弯,在柱子上一踢借力闪开,而掌力直接劈中身后座椅,“啪”的一声粉碎。

  漠尘跟冷绝看得心惊,想帮忙楼主又没开口,更何况对方的人也没动手,只能在边上干着急。

  一脚横踢后,借助对方抵挡的力跃起,夜天雪一把扣住对方的肩头,不意外的看到对方侧身躲过,不过,着这可没有这么简单就能躲过的!夜天雪身子在空中一翻,一手成爪抓向对方喉咙,另一手握拳,再松手时五指上的鉄套“咻”的一声射出,带起一串铁链的响声,直袭对方背后。

  弑杀楼楼主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招,咬了咬牙用内力震开背后的锁链,一掌打向夜天雪肩头,不过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划伤了一些,顿时黑红色的血液流出,奕风上前赶忙点住了他身上的几个要穴,止住了毒素的蔓延,一脸阴沉地望向夜天雪,弑杀楼楼主眼里流露出一抹赞赏和火热,真是好久没有碰到这么有趣的对手了!

  “楼主!”漠尘跟冷绝也赶忙上前接住夜天雪,虽然躲开了一些,但不可避免还是被内力打中了肩头,疼的夜天雪倒吸一口气,一口血直接吐出,不是夜天雪不想顾面子吞回去,只是吞下会更伤身体,还不如直接吐出。

  “你很强!”夜天雪得不得承认对方真的很强。

  “你也不差!可惜了......”没有内力。最后几个字弑杀楼楼主没有说出口,不过夜天雪也知道他的意思。

  “那不也伤了你,没差!”夜天雪从漠尘身上直起身,挺直了身骨,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她在敌人面前示弱。

  “问题是现在你也赢不了我,更何况你是在我的地盘上呢!”他倒要看看他怎么逃出他弑杀楼的地盘。

  夜天雪扯了扯冷绝的袖子,冷绝明白地掏出闪光弹往地上一扔,一阵刺眼的光芒刺得众人不得不眯起眼,冷绝和漠尘一人一边架着沐天雪的手臂运起轻功离开了。这闪光弹还是夜天雪来这个世界自己制作的,足够迷糊他们那些没有见过的人了。等光散去,眼前重新适应了光线哪里还有夜天雪等人的身影。

  “主子,要不要追?”奕风问了问面前的主子,他怎么感觉主子的神情有点怪怪的?

  “不用,总会再碰到的,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容易让他跑了!回弑杀楼!”该死的,没想到点了穴位这毒素居然还在蔓延,弑杀楼楼主赶忙再点住另外几处穴位,阻止了毒素的进一步蔓延。

  弑杀楼内......“主子!”一席青衣劲装的男子迎面走来,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发现到自己主子受伤回来一脸惊色,这世上能让自家主子受伤的屈指可数啊:“主子,我先扶你回屋吧。”

  “没事,去把池暝叫来我屋里!”

  “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