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雪眼角抽了抽,有这么好笑吗......见自家主子的脸色有向青色发展的趋势,四人脸色秒变严肃,如果忽略那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就更可信了。

  “那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不久之前已被封了郡主,赐住玉雪殿了。”

  “那楼主你的意思是?”该不会真的是他们想的那样吧?想想四人都有些兴奋了,好久没有出去了!

  “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把你们堂里的事交代好,明天起你们就暂时跟在我身边。”看到四人脸色兴奋的神色,夜天雪直接浇下一盆冷水:“不过,追风跟媚月在暗,追云跟媚姬在明。”有这么两个活宝,估计以后玉雪殿里都不得安生了,夜天雪扶额,头疼啊......“楼主为何不叫护法他们?”追云有些疑问,按理来说他们四人的修为都不及三大护法,怎么看都不应该是他们才对。

  “他们有另外的事情吩咐,另外,派些人进玉雪殿。”顿了顿,似乎想起些什么,复而对四人说道:“除了我之外,你们还要保护好一个叫青儿的人,她是我的贴身丫鬟。”

  四人对看一眼,有些不解,夜天雪解释道:“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还是她,说起来我如今还有命在也是她的功劳。”如此,四人也算明白这名青儿在自家主子心中的位置。

  “对了,楼主你今天来不会就这事吧?”媚月疑惑地看了看夜天雪,她可不相信自家楼主什么时候愿意干苦力了,若真的就这点事大可以吩咐下来就好,何必亲自跑一趟。

  “今天晚上过来当然还有事,那就是——去弑杀楼的地盘逛逛。”思及此,夜天雪的脸上扬起一抹冷笑:“他们都跟我们招呼了,不回点礼似乎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闻言,底下四人眼底精光闪闪,无一不在向沐天雪表达自己的意思:带我去吧!带我去吧!

  L酷匠网A唯一H正X!版z7,j其他Zq都l是1盗。L版u

  “我会让左护法和右护法跟我去的,你们去做好我交代的事然后去玉雪殿等我就好了。”将四人的热情驳回,夜天雪毫不留情地说道,当然,请忽略了她眼底的笑意最好,哼,小样的,让你们刚刚笑话我。

  第二天,看着院里突然多出来的几个人,青儿吓了一跳,这些人应该不是府里的吧?

  “小姐,外面的那些人是?”走进屋里,青儿刚疑惑地开口,发现已经有人伺候小姐洗漱了:“她又是谁?”

  “呦~你就是青儿妹妹了吧,请多指教,我是媚姬哦~”媚姬一脸自来熟地黏上青儿,吓得青儿直躲到夜天雪身后:“小姐,这人......”没问题吧?青儿挺想张了张口型,最后几个字偷偷地说。

  “习惯就好,她要是作弄你直接无视,她觉得无趣就会自动闪人了。”说着,夜天雪丢给媚姬一个警告的眼神,收到自家主子的眼神,媚姬只能无趣地罢手。

  “以后你若有事就跟今天来的这些人说就好,其他人无关紧要,重要的事就跟媚姬还有追云说,记住,其他人什么也不要说。”

  “知道了小姐!”虽然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这么做,不过她相信小姐这么做就有她的道理。

  “这就是追云了。”到了用膳的大厅,夜天雪指了指门口的追云说道。追云笑嘻嘻地朝着青儿点了点头,倒是青儿红着个脸连忙跟上自家小姐,媚姬不由暗笑,还真是个纯情的小姑娘。

  玉雪殿的仆人虽对突然出现的这些人有疑问,但绝对不敢问出口,心下也暗暗明白这些估计就是郡主的人,做事也时刻警惕着,就怕有些过错让郡主知道了。

  这几天看殿里管理的井井有条,夜天雪也就放心了,决定今晚去弑杀楼的地盘看看。

  留香楼,弑杀楼收集情报的产业之一,此刻化为男装的夜天雪带着左、右两大护法正站在这大门前,老鸨一看到三人,脸上堆满了笑意,在她眼里,这就是又一堆金子进库了!

  “哎呦,这位客官,你是第一次来吧,眼生得很。来来来,妈妈给你介绍介绍......”老鸨一脸热情地招呼了几个姑娘过来:“公子你看,这都是我这的红人,公子你随便挑!”

  在夜天雪踏进留香楼的瞬间,几乎所有的姑娘视线都盯过来了,在这鱼龙混杂之地待久了,好久没有看到这么俊俏的公子,就连身后的属下都那么帅!面对众多女子如狼似虎的视线,漠尘跟冷绝都忍不住微微皱眉,若不是主子今晚来这有事要办,他们绝对不会踏进这种地方一步。

  “劳烦妈妈了,麻烦妈妈给我安排个最雅致的房间吧,钱不是问题。”站在夜天雪身后的漠尘直接掏出一代金子扔给老鸨,看的老鸨眼神都直了:“公子这说的是哪的话,公子随我来!”

  “公子,这是我们这里上等的雅间,包你满意!”说着,老鸨将夜天雪带入一间雅间内:“这是红菱,我这留香楼的红人,一定伺候地公子你舒舒服服的!”

  “红菱见过公子!”饶是阅人无数的红菱再看到夜天雪的瞬间,就感到了心跳的加速,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就连那两个属下都那么俊俏。白衣胜雪,长发简单的束起,言笑吟吟,好似翩翩浊世白衣佳公子,风姿特秀,爽朗清举,笑起来额头上还有好看的美人尖,那种忽略了性别的美,好似谪仙下凡。即使半张脸都隐藏在面具之下,却别有一番韵味之美,单看那完美的下颚就可以想象那张脸该有多美了。一瞬间,红菱就感觉自己的心沉沦了。

  “果真是美人儿,这红人都如此美了,想必这头牌就更加美艳了!”倚靠在美人椅上,夜天雪状似不经意地说道。

  此话一出,老鸨心里一跳,赶忙道:“哎呦,公子这说的什么话,只是彩月今晚已经有人叫去了,若是公子想见可以下次再来!这红菱也是我们楼里的红人,不比头牌差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