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今天打算去哪?”青儿一边伺候自家小姐穿衣洗漱一边问道。

  “我一会出去一趟,你待在玉雪殿就好了,不用跟我过去了。”暂时还是不要让青儿知道绝刹楼的事,以这丫头单纯的性格,夜天雪怕她接受不了。

  归雁酒楼,同样也是绝刹楼的产业之一,看着招牌上绝刹楼的标志,夜天雪脸上扬起一抹微笑。

  “老李!”老李是这间酒楼的掌柜,是当初夜天雪收购这间酒楼的原老板,因为生意不当,最后无奈要卖掉酒楼,最后让夜天雪买了下来,不过还是让他接着照看酒楼。

  “小姐!”老李看到夜天雪也是一阵欣喜,对于夜天雪的大恩他是铭记在心,虽是激动,但也不忘压低声音,随后招呼了个店小二交代了几句便带夜天雪进了內间:“小姐今儿个怎么有空过来?”

  “闲着无事正好过来看看,最近店里如何?”

  “店里一切都好,小姐放心吧!”老李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那就好,店交给你我放心。”见此夜天雪也是放心不少:“最近可有什么消息?”

  “消息倒没有什么,不过最近发现西落国太子炎少泽偷偷夜潜皇宫数次,不知为何。”

  炎少泽?他去皇宫干什么?夜天雪皱了皱眉头,他最好是对皇宫的人没什么企图,不然.....“我知道了,之前托你找的书你找到了吗?”

  老李转身从书架上将包裹递给夜天雪:“小姐要的书全在这了。”

  “那我就先走了,店里就交给你了!另外叫黄铭跟柳岩跟我走,这几天先跟在我身边。”黄铭和柳岩也是绝刹楼的人,当初为了稳定好据点派了他们跟另外两个人在这边帮忙。

  “小姐放心!我这就去叫。”老李说罢转身进了内阁,将二人都叫了出来。

  “小姐!”黄铭和柳岩一脸恭敬的开口。

  “你们两个这几天先跟在我身边。”

  “是!小姐!”

  刚回到玉雪殿,还没走进去,几道声音就传入夜天雪的耳朵里。

  “你说这废物一夜之间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转变的是不是也太快了点?”还未走到大厅,一位打扫的婢女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哎,你说这人怎么就命就那么不同啊!”一打扫的婢女倚在门边满是羡慕地说。

  “谁让人家是太后身边的红人,有本事你也去啊!”另外一个婢女也附和道。

  “要我说呀,这废物就是废物,当了郡主有什么区别!”另外一道充满不屑的声音插了进来。

  “绿珠,你别这么说,小心郡主听到!”第一个开口的婢女赶忙打住名唤绿珠的话,“这要是被郡主听到小心掉脑袋!”

  “一个废物有什么可怕的,真的是!”绿珠明显一点儿也不怕:“我说翠竹,你还扫什么扫,你就是不扫那个废物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你干嘛还要干苦力!”黄铭和柳岩听了就要出手解决,沐天雪拦了下来,她倒要看看这绿珠有多嚣张。

  “绿珠你话怎么能这么说,越说越没理了,赶紧住口。”第二个开口的婢女见绿珠越说越没大没小,连忙喝到。

  “我说红锦,你怎么也跟翠竹一个样,有什么好怕的。”绿珠显然不把两人的话听进耳朵里。

  “是吗?”夜天雪从门后走出,冷冷地看着那名叫绿珠的婢女:“看来你是认为你的身份比我还要尊贵了?”

  不知为何,绿珠感觉夜天雪冰冷的目光似乎有种看穿一切的感觉,不禁心底颤了颤,随即想起对方不过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罢了,胆子一下就又大了起来:“哼!难道不是吗!不过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罢了,空有一个郡主的身份罢了,有什么好得意的!”

  “那也总比你这个不过是个下作的婢女来的尊贵!”说起狠话来夜天雪也丝毫不留情面,更何况是挑衅她的人。

  “你!”绿珠见说不过,直接甩手一巴掌甩过去,却半路被夜天雪抓住手臂,只听“咔擦”一声,手骨硬是让夜天雪捏断了。

  “小姐!你回来了!”正在这时,青儿从内院跑了出来了,不过真正引起夜天雪注意的是青儿脸上还隐隐约约浮现的巴掌印和红红的眼眶,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夜天雪这回是真正的动怒了,盯着绿珠的眼神阴冷无比:“这是你干的?”

  “就是我干的又如何,你一个废物的丫鬟也是个废物,还不给我松手!”绿珠疼得冷汗淋淋,却又无可奈何。

  “郡主,你饶了绿珠这一次吧,我们会好好说她的!”红锦见状连忙跪倒在地道:“绿珠你还不快认错!”

  “红锦,你干嘛替她求情,她那是咎由自取!”旁边的翠竹明显看不下去:“郡主,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绿珠说的更过分,还对青儿姐姐说更难听的话,更别提对青儿姐姐拳打脚踢了!”

  夜天雪连忙翻开青儿的袖子,果然新添了不少新伤:“很好,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还不知道谁是主子!红锦,去把全部的下人召集到客厅!”她倒要看看还有几个谁如此不把自己当主子!

  大厅内......“红锦,你把我们召集在这里是要干嘛,这不还有活要干呢!”不明白红锦此举的众人抱怨连连。

  ui酷匠!V网G8唯'一a正R版,其p他都是_盗《v版h

  红锦张了张口刚要回话,就看见夜天雪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长相不差的男的,其中一个拖着绿珠一把甩在地上,下人们忙吓得四处退后。

  喝了口青儿递上的茶,夜天雪幽幽地开口:“听说你们很不服我做你们的主子啊,嗯?”拖长的尾音,不知为何众人就是感觉心头一慌。

  “就凭你有什么资格!”最后头的一个男仆也不服气地说道。夜天雪打量了下这人,长得尖嘴猴腮的,一看就是个滑头,一双眼眯地就剩缝了,看向绿珠是眼里滑过一丝流光。

  “说的就是!”绿珠再次不怕死地开口,看向那小厮颇有种撒娇的语气。周围虽也有人有同样的想法,却聪明地没有说出来。看着眼前的闹剧,夜天雪算是明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