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云菲收到母亲的暗意,起身上前,对着太后盈盈一拜:“太后安康,臣女沐云菲,愿为太后献上一曲。”

  琴声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琴音绕丛林,心在颤抖声声犹如松风吼,又似泉水匆匆流淌。如歌的琴声,如春风绿过田野,如雨笋落壳竹林;如蛙声应和,似拍岸涛声;仿佛黑夜里亮出一轮明月,又如孩童们追逐风筝……

  一曲终了,全场爆发出响亮的掌声,即使夜天雪再讨厌这沐云菲,但不得不说这沐云菲的琴艺确实挺好的,虽然比不上她,好吧,原谅她心底小小的自恋了下。

  “好,沐二小姐果然琴艺了得,赏!”太后挥了挥手,身后的婢女将托盘上的银子拿了下去,沐云菲拜谢便俯身退了下去,还不忘朝墨绝尘暗送秋波,可惜神女有梦,襄王无心啊,直接忽略而过,只喝着酒,看都不看一眼,倒是炎少泽媚眼如斯地看了几眼,沐云菲只能暗自咬牙,朝炎少泽客气地笑了笑,不甘心地退下了。

  “臣女林舞,愿为太后献上一舞。”林舞自信的走向高台,还不忘朝夜天雪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

  夜天雪直接瞥过眼无视到底,这些女人到底还有完没完了都,都闲着没事干还是吃饱了撑的,真是有够无聊的。

  越听夜天雪越觉得困,简直就是一首催眠曲,还不如青楼的花魁弹得好,真是浪费她原本还想细细聆听的一番感情,索性扭头四周看看,谁知这一扭头就看到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直直看着自己,夜天雪扶额,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麻烦。

  说是寿宴,实际上也可以说是变相的相亲,看那些个官家小姐的表演索然无味,夜天雪直接干脆地找了个理由溜出大殿透透气,没了大殿的喧嚣声,夜天雪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可惜,没过多久,夜天雪就感觉到有脚步声传来。

  “沐小姐怎么独自一人出来了,莫非觉得宴会无趣?”炎少泽摇了摇手中的玉扇,一双魅人心惑的桃花眼微磕,更加显得流光溢彩。

  “这是哪里的话,那西落太子你来此又是为何呢。”原封不动的将问题扔回去,夜天雪一点也不想和这只骚狐狸扯上半毛钱关系。

  “有沐小姐如此这般美人在此,本太子自然要来认识一番了,更何况如此良辰美景,能与美人共处,是何其有幸。”果然是只有趣的小猫,怎么办,本太子对你的兴趣越来越浓了呢~炎少泽笑的更加魅惑了。

  “既然此处美景如此之好,那西落太子慢慢欣赏,我就先行离开了。”看着炎少泽越发深思的笑容,夜天雪皱了皱眉头,转身就要离去,炎少泽却是大手一挥想要拦住,夜天雪直接一个弯腰闪过,快步离开。

  对夜天雪的身手炎少泽还是惊讶了下,不过一个深闺小姐却能有如此身手,不简单啊,望着夜天雪离去的身影,眼里的势在必得越发坚定,能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就该有这份气魄和身手。炎少泽摇了摇玉扇,嘴角的弧度不禁又扩大几分,片刻后便也抬步离去。

  沐云月从一棵树下走出,脸上却是狰狞万分,在大殿上看到夜天雪离开,本来想来羞辱一番,却看到了紧随夜天雪离开的炎少泽,沐云月再也按耐不住,不顾自己母亲的劝阻,直接跟了上来,没想到这个小贱人居然勾引到了西落太子,沐云月狠狠拽进柚子,冷哼一声离开,无论如何,沐天雪我都不会让你好过的!

  “娘,我们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那小贱人,刚刚我看到她和西落太子在后花园,明天她搬走了就更加整不死她了!”沐云月一落座,急不可待地朝三姨娘林芝说道,话语里充满了不甘。

  “我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呢,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林芝一脸恨铁不成钢,现在沐天雪可谓是今非昔比了,不是那么随便动就能动的,深怕自己的女儿就这么傻傻地跑去送死。

  “可是。。。。。。”沐云月不死心地还想说些什么,林芝一脸沉色地拦下,动了动嘴唇,最终只能狠狠地瞪了沐天雪一眼才罢休。

  “娘,那小贱人都勾搭上西落太子了!我们怎么办啊,等她出去住了,我们就更难下手了!”沐云月一脸的不甘。

  “娘跟你说过什么,现在的沐天雪你千万不要去惹,总有机会的,不急于一时!”三姨娘林芝急忙打住沐云月的话,所谓枪打出头鸟,总会有人忍耐不住的,她可不想自己的女儿傻傻地打前阵。

  “可是。。。。。。”沐云月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见自己娘亲脸色一沉,最后只能动了动嘴唇,不甘地瞪了瞪沐天雪一眼。

  ----------------------------------------------------------------------------------------------------------“哀家乏了,你们自便。”太后朝夜天雪招了招手:“雪儿,丹儿,你们陪哀家回宫吧。”

  G@最◎新D章z》节上9酷Y匠网G》

  “是。”原本昏昏欲睡的夜天雪一听到这句话顿时就精神了,她还巴不得快点离开呢,简直无聊透顶了。

  “恭送母后。”皇上起身道,大臣们也紧接着起身:“恭送太后!”

  太后寝宫内。。。。。。

  “雪儿,你怪皇上今晚下的旨意吗?”皇后将太后扶上座,轻声对夜天雪问道。

  “不怪,雪儿知道你们是为我好。”叹了口气,夜天雪摇了摇头:“放心吧,现在我又自己的打算,你们就不要担心我了。”

  “那就好,哀家就怕你怨皇儿,这是我们三人共同商量的事,希望你不要怨皇上。”太后看着夜天雪平淡的神情,这才松了口气。

  “放心吧,那是以前我还不懂得反抗,现在雪儿想明白了,你们放心吧,不是还有青儿在我身边呢。”

  “太后,皇后娘娘你们放心吧,青儿会一直陪在小姐身边的!”青儿一脸坚定地回答道。

  “好好好,如果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告诉我们,知道吗?”皇后牵起夜天雪的手叮嘱道,夜天雪再次很认真地回答她知道了,又聊了许久,这才从二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下出了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