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掌柜的你觉得这些值多少钱呢?”夜天雪并未着急着回答,反而将问题又踢回给了掌柜的。

  “三百万银票如何?”见夜天雪反问,掌柜的直接理解成了沐天雪还年少不懂得价钱观念,乐的不可开支呢,心想这回逮到了一只肥羊呢!殊不知自己正往夜天雪的圈套里钻呢!

  “不不不~”夜天雪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一千万!”

  “嘶~”掌柜的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千万?公子你是狮子大开口吗?”

  “不行?那没关系,我找别的当铺去!”夜天雪也不着急,反正这当铺多的是,之所以选择这家不过是因为这是全城最大的当铺,不宰他宰谁?夜天雪拿回袋子,假装要离去,果不其然,下一步掌柜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公子留步!”

  掌柜的想了想,最终还是心一狠,牙一咬,:“好,成交!”

  “好!爽快!”搞定了钱的问题,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了!总有一天,她会亲手灭了整个沐府,会把自己所受的所有凌辱千倍奉还!

  拿到钱后,夜天雪进了成衣店买了几套衣服,见时间还早,夜天雪也不急着回去,这古代的夜市比现代的好了太多,以前当杀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过自己的生活,如今有了属于自己的人生,夜天雪自然要好好为自己而活!取下了斗篷,换上了一副男装,夜天雪就朝着夜市出发。

  古代的夜市完全跟现代的不一样,古代的夜市,没有了现代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取而代之的是一盏盏画有精美雕花的花灯,没有了现代汽车的喧吵,有的只是阵阵叫卖声和川流不息的人海,这样的夜市让沐天雪感到了生活的充实。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一个酒楼,抬头看了看名:“欣悦楼”。感觉挺新鲜的,这个时间正好吃个宵夜,顺便给青儿那丫头带份回去吧!想想从小到大因为自己的原因连累那丫头和奶娘都没有过好过,心里就一阵愧疚,虽然那时候不是自己,但是自己现在继承了这具身体,就应该要替原主人承担起这份责任!踏进门槛,只觉得令人眼前一亮。整间酒楼全然没有其他酒楼的奢华气息,反而给人一种宁静文雅的清新之感,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看来这间酒楼的老板很懂经营之道,也让沐天雪很感兴趣。

  “公子,里面请!”夜天雪刚踏入楼内便有一人出来接待:“公子是要住店还是吃饭?”

  “吃饭!你们这边可还有厢房?”踏进里面,几乎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到了夜天雪身上,虽然前世早就已经习惯了被各种目光大量,但是夜天雪心里还是依然很厌恶那种目光,更不喜欢吵闹。

  “有,请公子随我来。”夜天雪注意到了这个店小二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眼里的惊艳只是一闪而过又恢复常态,对待客人的态度也是不卑不亢,这让沐天雪对这酒楼的老板更加有兴趣了。

  “给我上几道你们店里的招牌菜,另外再打包一份我要带走。”

  “好的!请公子稍等,菜一会就上!”小二退了出去,也很自觉的帮沐天雪把房门掩上。

  待小二走后,夜天雪才细细地打量着这间屋子。整间屋子就如同在外面看到的一样,清新优雅,处处散发着书香之气,案边还设有一架古筝,还有一个香炉,应该是给客人消遣等待上菜时间的吧,呵!这主人想的还真周到!

  夜天雪试了试音,琴声清脆清晰,由此可见是把好琴。另一只手随之覆上,十指翻动,动听的旋律流畅而出,让人陶醉。

  “想不居然还有琴技如此之高的人,看来本王这次还真是来值了!”一道磁性的声音自男子口中传出,男子正闭着双眼享受着音律的优美,一双骨骼分明的修长之手搭在桌边,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随着琴音的节奏发出沉闷的敲击声。

  “公子,菜齐了,请慢用!”随着厢房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琴声嘎然而止:“公子的琴艺真绝!”小二衷心地感叹道,这绝对是他至今为止听到的最好听的琴声了!

  “多谢,下去吧!”夜天雪自琴案上起身,缓缓踱步到桌边,一撩衣摆优雅地坐下享受美食。这欣悦楼不仅装潢深的人心,连酒菜都让人赞不绝口!

  “洛翼,去请弹琴之人过来叙叙!”男子饶有兴趣的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确实一滴酒也没有洒出来,慵懒魅惑之极。

  “是!”一直站在男子身后从未动过的藏青色长袍男子应了一声,就往隔壁走去。

  夜天雪原本还想多享受一下美食的,可以天不如人愿。还没有享受够呢门口就传来一阵敲门声:“谁?”

  酷E☆匠r:网唯*-一iF正Q@版,*其la他(B都j是j2盗版…

  “我家公子有请阁下前去一叙,请阁下移步!”

  公子?请我一叙?这个时候?夜天雪眉头一皱:“你家公子又是谁?”

  “这个公子到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了,请公子移步!”洛翼依旧还是原话传达,这让夜天雪一顿郁闷,同事洛翼命令式的口气让夜天雪非常不爽,从来还没有人敢用命令的口气跟她说,也从来没有人敢命令她!“凭什么要我过去,你家公子有手有脚的,他为什么就不会自己过来?”夜天雪依旧自顾自地吃着酒菜,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请人就要有请人的态度,你家公子没教过你么?”

  听到夜天雪的话,洛翼不禁邹了邹眉头:“主子乃千金之躯,怎可亲自移驾,还请阁下移步!”

  听到洛翼的话,夜天雪嘴角钩起一抹冷笑:“哦?那还真是抱歉!我是个粗人,既然你主子贵为千金之躯,那我要一不小心冲撞了他还不得掉脑袋?”话锋陡然一转,变为冰冷的语气:“回去告诉你主子,要么他亲自过来,要么不见,让他自己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