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她…”电话那头的陈大友倒像是个姑娘,扭扭捏捏,坐立难安。

  “行李太多,你可不许抛下我娘俩偷闲。”顾母似是责备的声音愈发温柔,就像是说自己的丈夫那样顺口。顾落依扶着门框,嘴角微微翘起,多么和谐的画面,把母亲交给陈大友,她很放心。

  陈大友开着出租车来到顾妈所在的小区,一路直奔六楼。因为这所小区建立的有些年头了,所以并未安装电梯,窄小简陋的过道里光线昏暗,走廊尽头的白炽灯忽明忽暗。

  “待会陈叔叔来了记得打招呼,别没大没小的。”顾妈趁着他还没来叮嘱道。顾落依只是频频点头,自从父亲去世后,她就很少看到母亲这般朝气蓬勃,也许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只有母亲过的好,她才能安心的去C大读书。

  说曹操,曹操到。顾妈话音刚落,陈大友就一手提着水果,一手拎着零食进门了。初夏的天气并不是很热,但他半旧的汗衫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似得,紧紧的贴在后背。顾妈拿了条毛巾给她擦汗,毕竟是爬了六楼,一个年轻人都会累的气喘吁吁,何况是一位年过五十的中年人。

  似曾相识死的场景,却早已物是人非。

  陈大友憨笑了两声,不好意思的抓了两把头皮,有点僵硬的站住了玄关。顾落依不想持续尴尬的气氛,就主动上前接过了他手中的东西,叫了声叔就回房收拾东西了。“这孩子。”顾妈摇摇头领着他进门开始搬东西。客厅里大包小包的行李摆着,陈大友二话不说就全部独揽下来,手里提着,背上扛着,那是倍有精气神。不一会儿,她们母女二人就上了他的出租车,他们一行三人向车站出发。

  顾落依靠在车窗边,看着马路两旁的梧桐树不断后退,正值初夏的清晨,风景美丽,阳光正好,只可惜是要与母亲分别的场景。短短几十分钟的车程,她的心里翻江倒海,欲言又止。陈大友像个没事人一样,哼着小调,眉飞色舞的,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

  到达A市的长途汽车站时,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宽敞明亮的候车大厅内人流攒动,来来往往的人大多是去外地读书的学生,和来送行的父母。陈大友一下车就忙前忙后的为顾落依办理登记手续,闷热的天气里在人堆里来回数次,顾落依感动不已,心底一股暖流涌出,不自觉的红了眼眶。顾妈看在眼里,不忍女儿落泪,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叹道:“傻孩子,你陈叔叔人很好,以后咱娘俩也有个依靠了。”

  更新G最快上iy酷g匠v.网

  “嘿嘿,办好了。”陈大友老远的跑过来,顾落依挣脱了母亲的怀抱,低下头试干了泪才敢用正脸对着他。对于眼前这个陌生而又亲切的中年人,她不愿露出太多的本性,就像对于当初的父亲,如果不是她的娇柔蛮横的本性,也不会发生那种事,那是谁也不想看到的结局。她很渴望得到父爱,却不想身边的人再受伤害。

  “妈,陈叔叔,你们回去吧。”顾落依坐上开往C市的大巴,向家人挥手告别。

  “依依,到了学校要照顾好自己,饿了就吃饭,不要学别的姑娘减肥,冷了就要多加几件衣裳,不要学别的孩子要风度不要温度。”顾妈拉着女儿的手不肯松开,用哭腔絮絮叨叨的叮嘱。

  “妈,放假我就回家,别弄的就跟永别似得。”顾落依为了能让母亲放心,就安慰了一句。谁知顾妈听到了“永别”二字,就跟打了鸡血,抬手给了她一个暴栗:“傻女儿,说话注意点,也不怕晦气。”

  “哦。”顾落依摸了摸被打的头,无辜的眼神惹人怜爱,她找到了指定位子坐下。大巴沉稳的开出了一段距离,她打开车窗,看到远方母亲和陈叔叔还站在那个路口,向大巴的方向张望…

  顾落依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小说,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她很期待新学期的到来,为了今天,她已经努力了很久,以至于噩梦连连。现在,踏上了新的征程,新的一天正式开始了。

  下午,一丝风也没有,大地像蒸笼一样闷。太阳显得又高又小,炙热的光芒全部射向了大地,柏油马路被晒热了,走在上面都烫脚,温度持续升高,太阳发出白色的光,刺的顾落依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根本睁不开。她拖着沉重的行李箱,看着眼前这座宏伟气派的大学,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欧式风格的建筑在午后骄阳的映衬下泛着点点金光。华丽,静谧,安详。漫步校园,湿润的泥土气息,不住的扑鼻而来,原来前方有条人工湖,湖边清风袭人伴有花香。湖中央是座喷泉,当白光射来的时候,水柱变得晶莹剔透。大喷泉的外围一圈小的低矮的的喷泉从一个地下水管喷出,奔向四方。顾落依徜徉在其中,已然忘记了烈日炎炎。今天入学的新生很多,所以校园要比平常热闹。她眉目清秀,一身白裙,长发飘飘的站在人群中格外抢眼。有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男同学看她一人拎着那么多行李,主动帮忙给她提行李。

  “你是新生吧,我看到你在这附近都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迷路了吧。”四眼仔不紧不慢的说,还不忘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被他点醒,顾落依才意识到自己在这附近转了好几圈了,有点尴尬的咳了两声。四眼仔低头偷偷打量着她的侧脸,柔软的线条勾勒出端正的五官,她望向前方,眼角旁的一颗泪痣衬托出俏皮可爱。这也许并不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孩,但那种如幽兰的气质是别的女孩所不及的。

  “先去分宿舍吧,带着行李去报名不方便。”四眼仔提议道。

  “嗯,学长。”顾落依从他处事之风看出了应该是比他大一届学生,出于礼貌喊了学长。而四眼仔也很受用的一面应了声,一边客道:“我叫顾南,叫我小顾就行了。”顾落依听到他自报家门,而且姓顾,顿时有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弯弯的亲切感,和他也熟络了起来。

  顾南带着顾落依七拐八拐的到了学生宿舍,办理入住手续。今年因为C大招生人数的增多,那栋从未对学生开放的十号楼也住进了新生。“小姑娘,辛亏你来的早啊,不然就连这十栋的最后一个寝室都住满了。”说话的是宿舍管理奶奶,她伸出枯树枝似的手,神色凝重的看了一眼顾落依,把钥匙塞给了她。

  顾落依觉得这位老奶奶很奇怪,可也说不上是哪怪,她也没有多想什么,和顾南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进了十号楼。因为这栋楼以前没住人,学校也没专门打扫。蜘蛛网点缀着各个角落,地上灰蒙蒙的一片,找不到半枚脚印,不像是住满了人,整栋楼安安静静的就跟坟冢没什么区别。顾南带着她找到了那间空着的宿舍,走廊的最后一间。顾落依看那门上的油漆脱落了大半,不安的看向顾南,被女同学依赖,他作为男人的自尊心得到了满足,义不容辞的提她拧开了门。

  顾南打开门,灰尘撒了一地,也没弄到他身上。还没来得及庆幸的他,猝不及防的被宿舍里的四双眼睛盯的头皮发麻。顾落依也吓了一跳,在心里犯嘀咕,有人在也没个声。她走进去放下行李,顾南也帮忙着铺床,擦桌子,搬东西,总之很殷勤。宿舍里的其他人都各自干着自己的事,绷着铁青的脸玩手机的玩手机,看书的看书,谁也没搭理谁。

  顾南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待在女生宿舍不大合适,就对她说:“那个我先走了,有事就打我电话。”

  “嗯。”顾落依对他又多了些好感,人生地不熟的,能被人照顾也是一种幸福。

  “那是你男朋友?”出声的是一位玩手机的短发的女同学。

  “额,不是,。”顾落依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眼短发女生。她想说清楚他们只是普通关系,扭头看到大家都漠不关心此事,也就觉得没必要解释了,省的越说越招人误解,反正她对那个四眼仔也不感兴趣。她继续整理着衣服,不再说话。

  外面烈日当空,热的不行。十栋楼的门窗紧闭,过道里不时有阴风吹来,凉意中夹杂了些许的寒意,让她加快了脚步离开厕所。学校不是人满为患嘛,可这栋似乎没住几个人,整个下午都出奇的安静。

  “你听说了没有,咱们这栋楼闹过鬼。”顾落依正准备洗手,就听见厕所间里两个女生小声的谈话。

  “别瞎说了,尤其在厕所,这种阴气特别重的地方,怕是会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另一个女生就此打住话题,一前一后的出了厕所。顾落依感觉颈子凉嗖嗖的,伸手去摸,竟然是一缕长发。镜子里出现了那位身着烟红色旗袍的女子,她低着头,长发挡住了脸,叫人看不见表情。顾落依猛的一回头,背后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她冒着虚汗胡乱的洗了手就准备离开,只是手龙头里流出来的是鲜红色的血。水池里的血流出来,一直蔓延到脚边,顾落依闻不惯血腥的味,没忍住的冲出去呕吐了起来。胃里翻江倒海,吐的一塌糊涂,勉强扶着墙才能站稳。隐约间,厕所内传来幽幽的歌声,婉转的腔调里吐露着凄凄惨惨的韵味,余音在空无一人的楼道回旋。

  一道闪电划破整个天空,闪电好像一根金线,将乌云密布的天空劈成了两半。雷声在头顶上轰鸣,整个大楼被震的颤抖,顾落依的肩膀被重重的拍了一下。

  “看你在这老半天了,在干呢?”她听见耳旁是熟悉的声音,一看原来是那个短发女生。顾落依二话没说就抓着她的手一路狂奔到了宿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