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破天惊的雷声将我惊醒,之后更是雷声不断,我突然想起这是我飞升上神的日子。睁眼后却发现我正躺在棺材里!

  我顿时知道胥华铸这副棺材的用意,我想淡定也淡定不下来了,只顾着使出吃奶的劲儿努力冲破胥华的封印。

  外面的雷声整整响了十二个时辰,当我发现禁锢我的力量消失时,我发了疯一般地冲了出去,“义父”二字堵在嗓子眼儿里。

  华胥谷里,景色如常。远处是唱歌为了酿他的破酒栽的一片改良版桃树,这几株桃树一年四季都开着桃花,让我从出生到现在盼了几万年也没盼到一个桃子,委实不招人喜欢。

  当我瞧见胥华一袭白衣华服坐在桃树下品茶,而不远处摆了一口青一块黑一块的钟时,尚在我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瞬时被收了回去。

  胥华招手要我过去,递了杯茶:“来喝口茶,刚才借着天雷生火煮的。”

  我手刚接过茶杯,胥华又指着那口钟道:“喝完茶还麻烦你把那口钟给东皇太一扛回去。”

  我呛了一下,咳嗽两声,放下茶杯道:“不麻烦不麻烦,我现在就去。”

  我想了想东皇太一把眉头皱成“川”字的样子,于心不忍,为了不让一大把年纪还辛苦保养的他长皱纹,我还是体谅地将东皇钟洗干净了再还给他的。

  许久不见东皇太一,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自恋。到东皇殿后,他首先表示了对我越长越漂亮的这一事实的赞美,然后自顾自地说起他自百年前起就一直在研究的美颜秘方。然后我惊奇地发现原来他肯借东皇钟是因为这样胥华才肯给他长歌的桃花。最后我还惊奇地发现我还得来回再跑一趟给他送桃花…

  长歌那倾长的身影略显哀怨地立在一片秃桃树林下,久久伫立,然后回首对我凄然一笑:“小汐,我的花呢…”

  我挺了挺背,让自己看上去更理直气壮一些,道:“义父借了太一的东皇钟,然后把桃花送给太一做美容了。”

  “师父借东皇钟干嘛…”

  我自是不会傻到告诉他胥华借东皇钟是用来替我承天雷的,遂拢了拢袖子淡然道:“煮茶。”

  此时长歌的脸色已不能用震惊二字来形容,震惊中还夹杂着丝丝的幽怨,很是生动。我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义父将你养这么大不容易,你既叫他一声师父,该奉献的时候还是得奉献的。虽然这满林子的秃树丫子不太好看,但过个千百年总会长回来的,节哀、节哀…”

  长歌的桃树在他的伺候下没过几年就又开满桃花了,我顿时觉得长歌太小题大做,当初看他那副样子我还以为得等个千儿八百年的。

  时光悠然地又过了万来年,在我将荣升七万岁高龄时,女魃来华胥谷找了我。

  t酷/匠网h正he版@\首3发-\

  看到她的时候,我便知道准是应龙被放出来了。果不其然,女魃的第一句话便是:“虞汐,应龙被我父君放出来了。”

  “所以你来邀我一起去九重天庆祝一下?”

  我本以为有顿饭蹭,结果谁知她不是来请我吃饭的,而是来请我帮她打架的。

  当她说到黄帝大战蚩尤的时候,我不禁有些激动,打群架什么的,最有看头了!激动完又想到胥华曾拍着我的头对我的尊尊教诲:“九九,你天生神女,身赋造物之能,打架什么的,多毁你的女神形象…”

  最后,在凑热闹和女神形象之间,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前者。为了不让自己错过千百年难遇的场面而抱憾终身,我义无反顾地随女魃出了华胥谷。

  轩辕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我到涿鹿时,却看到与蚩尤战在一起的是应龙。

  涿鹿的天阴得几乎成了夜晚,空中时不时划过闪电却不响雷,兵器的碰撞声震耳欲聋。被绚丽的光芒笼罩的空中交战的二人下面,黄帝与蚩尤双方的将士战成一片,打得热血沸腾惊天地泣鬼神,厮杀怒吼声不断。我瞟了眼地上密密麻麻的将士,全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感慨地收回了目光,凝神看向应龙。唔,应龙很帅,还是那种纯爷们儿的帅…我很赞赏女魃的眼光。

  情况不大好的是,蚩尤有些不大对劲,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浓重的浊气。莫非…他使了禁术,去不周山借用了太祖的力量?

  当应龙被蚩尤的长戟刺中肩膀时,我来不及多想,当即飞身过去,退下腕上的玉镯,使之悬浮在空中,双手结起印枷,低吟禁咒。

  我想召唤女娲的神力,驱逐浊气。

  其实一切在胥华没来之前都进行得十分顺利,只是在完成最后一步时,蚩尤拼了全力反抗,那沾染浊气的长戟直直地向我飞来,我侧身去躲,结果刚好看见了赶来的胥华…

  满天的黄沙混着浓浓的血腥气,而他一尘不染,甚至没有乱了一丝发,就好像…盘古开天辟地前混沌中的那朵无上清莲…总之两个字――高冷。

  战场上刀剑如闪电,拼的就是速度。就是因为这一瞬间的愣神,我很不幸地被长戟刺穿了肩胛。长戟破肉而出,我捂住肩闷哼一声,下一刻便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胥华漂亮的双眸此刻似凝了万年的冰霜,百万大军见太上父神临此,无不惊恐凌乱。我靠在胥华怀里,强忍住口中的腥甜。捂住伤口的手微微颤抖,指缝间鲜血汩汩地往外流,滴落到地上,染红了黄沙。

  由于浊气附着的原因,原本不算什么的伤口怎么也止不住血,还隐约逐渐发黑溃烂。我有些担心应龙的伤势,可浊气侵蚀入骨,越发钻心地疼,使我无暇顾及其他,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胥华的脸越来越模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