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忆之初

  当我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战场上看到这样一道清丽的身影时,我愣了一下。再看到那一袭锦绣白衣的人那一张精致容颜时,我终于承认了女魃的观点,唔,义父其实挺高冷的…

  K1最w新章w节上◎☆酷V匠B网%

  我是虞汐,生于洛水,距开天辟地九万九千年。胥华是我毫无血缘关系的名副其实的义父,我自一出生便跟着他,从小把我拉扯大。诚然,我出生得很突兀,无亲无戚无父母,自然更无家族谱系可查。

  而女魃就大为不同了,有身世有家底有庞大的家族亲系,很是幸运。女魃姓轩辕,名青衣,黄帝的幺女,是我鲜有的同性之友,名义上她唤我一声“老师”,真是惭愧惭愧。

  我在华胥谷小日子过得清闲安逸,闲来无事就喜欢找点事做。我不相信我无亲无故一个人,故心血来潮致力于查查和我沾亲带故的远古神族。女魃为了我的心血来潮,不辞劳苦长途跋涉去了三十五天之上的玉清三元宫,趁原始天尊浇花的空挡顺走了传说中的远古神秘族谱。

  我满怀期待地翻来第一本,“盘古开天辟地,经一万八千年,天生伏羲,地生女娲…”又翻几页,“伏羲女娲其属风姓…”再翻几页,“犼与天地同生,万兽之始祖,无魂无性…”

  这…这不是上古史吗?

  我随手往后一摔,还未来得及翻第二本,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不祥的感觉,回头一看,唔…胥华…

  胥华宝相庄严地将砸在头上的书拿下,女魃一向…唔…与胥华有代沟,忙行了礼打了声招呼道:“既然书拿错了,那我得赶紧还回去。”说罢便卷着一堆书闪人了。

  我忙堆了个喇叭花似的笑脸,将胥华手中的书抽过来,笑道:“义父,我也去还书。”

  胥华由着我拿走了书,看了看窗外:“天色晚了,等明天…”

  我立马打断道:“对于元始天尊那样有严重…噢不、轻微强迫症的神,这本书不马上还回去多不好…”我转身闪得飞快,离时听到胥华在身后幽幽地说了句什么,可惜我没听清。直到在去三十五天的途中看到滚滚而来的乌云,我才后悔不已。突如其来的暴雨把我淋了个透湿的同时,也把我来不及撑开仙障遮挡的书也淋了个透湿,我捏了个诀将书烘干,默默地将书放回了元始天尊的书架。

  介日,患有轻微强迫症的元始天尊浮黎拜访了鲜有人神踏足的华胥谷,捏着我的罪证――也就是那本皱巴巴的书气得一张老脸直抽抽,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我已经长大了,他再也不能骂我熊孩子了。

  最后我的结局便是替他重抄一份上古史书,胥华这次在一旁没有搭腔,定是在报我不小心用书砸到他之仇。

  我数了一下,上古史书共有八千六百册,每册四千到六千卷不等。如今距开天辟地不过十来万年,伏羲女娲羽化也就我出生时候的事,我不得不庆幸自己出生得较早。

  头一次抄那么多书,我欲哭无泪。胥华拍拍我的脑袋,安慰道:“你就当重温一遍上古史吧。”

  奈何对于浮黎那样追求完美的强迫症患者,八千九百册上古史一个字儿也不能抄错,我万般辛苦加痛苦。

  我努力抄书的时候,女魃却在谈恋爱。又是鲜明明的对比。女魃爱上了一条长着翅膀的龙。我印象中记得这条龙我是见过的,那时他才从蛋里孵出来没多大点儿。他是黄帝座下的战将应龙,我很少出华胥谷,所以当听说应龙如何英俊威武、骁勇善战时,我怎么也不能将那传说中的形象与那条萌萌哒的龙宝宝联系起来。

  按照所听所闻,我脑补了一下应龙的形象: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背长双翼,鳞身脊棘…我怀揣着心目中应龙的形象,向女魃表达过我的疑惑:“为何你不喜欢我义父这样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却喜欢应龙那种类型的?”女魃撇嘴道:“神尊太过高冷,小女子实在不敢高攀。”

  我了然,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女魃不喜欢高冷的神仙,而喜欢应龙那种接地气的。只是义父很高冷这个观点,我委实不敢苟同。

  后来应龙获罪,被锁于神链之树,女魃忙着以歌声宽慰应龙受伤的心灵,两千年未出现在我面前。抄完了书,我在华胥谷还是一如既往地自在逍遥,噢不,是潜心修炼。胥华不大喜欢哲学,所以我的佛理课一直不受重视,他教给我的大概也只有琴棋书画这些东西,当然,他还会教我打架,不过他似乎更乐意带着我逗逗画眉、养养小花、赏赏月亮什么的,努力培养着我的少女情怀和文艺气息。他这样煞费苦心的直接结果便是我飞升上仙历劫时被天雷劈了个半死不活。我记得胥华蹙着他好看的眉头看着衣衫褴褛鲜血淋漓的我,沉默了良久。我以为胥华在认真地反省自己的教育方式,但之后他依然带着我逗画眉、养小花、赏月亮…我隐隐对自己的未来担忧了一把,这种忧虑随着飞升上神的日子的临近日渐增长。我想死了也就罢了,可若史册上记一笔:“虞汐生来神女,得天隆厚,飞升上神时受八十一道天雷,不幸身亡,享年五万三千岁…”这就确实太过丢脸了。思及此,我也委婉地向胥华提过:“义父,若我在飞升上神时死于非命,义父脸面上也实在过不去啊。”胥华听了,觉得很有道理,遂拾掇了几块紫晶石,按我的身量铸了口棺材。我顿时深刻地认识到:我果真不是义父亲生的。

  飞升上神的前一天晚上,胥华拎了两坛长歌的桃花酿,邀我在月下小酌。我权当他是在为我送行了,于是喝得很豪迈。胥华有些惊奇:“以前竟不知九九这么能喝。”

  很能喝的我豪饮了一坛桃花酿后,晕晕乎乎地倒在了胥华怀里,倒前还不忘嘱咐了句:“如果我明天死了,一定要让君泽那小子把我写好听点。”

  我想如果躺在胥华亲手铸的棺材里长眠,那也算圆满。胥华向来心灵手巧,那棺材上的花雕挺好看的,除了他,四海八荒没有谁能将棺材打造得这么好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