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在游天琳身边的隐患,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就算是威胁到那个不看好我的未来老丈人,我也不能坐视。

  我带着游天琳回到小龙虾店,桌上一片狼藉,黄烨把头埋在了那一堆大龙虾中,鼾声如雷。

  其他三人居然不见了……

  “喂!黄烨!”

  我想要叫醒黄烨,问他怎么回事,但是怎么也叫不醒,只得结了账让老板帮忙照看一下。

  我现在有必须要做的事情,不能在这里久留,我相信游天涯在商界混迹了那么久,对自己的保护绝对有他的底牌,可是我想的是杜绝后患。

  这种俗世的威胁,我现在已经看不上眼了,除了热武器对我还有一些威胁,我可以十分自信的说,其他途径,就算是毒药也对我没有任何效果,天道符文可以轻松的抵抗掉那些不利于我的状态。

  唯一让我感到担心的是游天琳,要是面对的敌人太多,我根本无法照看得过来。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隐约听到俗气的流行歌曲悠扬的传到耳朵里,我便知道那个夜总会已经不远了,我远远的望去,这夜总会门口依然人流攒动,根本没有一点儿冷清下来的感觉。

  要知道,现在已经是凌晨了,依旧有许多人从家里或是夜宵店中往这里赶,来享受午夜的癫狂。

  我对这种地方不是很感冒,奈何为了游天涯,今天第二次光顾了。

  “先生,您又来了……”

  学生模样的服务生朝我迎了过来,我微笑示意,并向她询问游天涯的状况。

  游天涯他们进的是二楼的君子兰包厢,我记得十分清楚,那间屋子门口摆着一盆顶级的君子兰。

  服务生思索了片刻,说:“那个包厢的客人没有下来,应该说从你走之后,就没有二楼的客人离开,所以我能够确定他们没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我叫王小君,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比如再来一箱啤酒带走?”王小君眨了眨眼睛,没有了之前的谨慎。

  我把游天琳推到了前面,说:“啤酒暂时不要了,我想寄存一个大活人在这,需要你帮忙照看一下。”

  我准备硬闯包厢去探个究竟,游天琳跟在旁边总有一些不便。

  “对了,再给我拿一瓶红酒,要好的。”我对王小君道。

  王小君一听,更加开心了,俏皮的说:“两万的行吗?”

  我看得出她其实并没有想让我买着两万的酒,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过我不太介意钱财这东西,直接应了下来,掏出了十二给我留下的银行卡。

  得到了应允,王小君也不矫情,立刻帮我拿来了酒,我也去前台付了账,而游天琳也不认生,和王小君聊了起来,让我去办事。

  cK酷匠V网x唯~@一S正$版《◇,u其(}他都#是;盗6版7

  我几步跨上2楼,迈步走到了君子兰包厢的门外,这一层有保卫守着,我不敢靠近门偷听或者偷看,只得硬着头皮敲了敲包厢门。

  “干什么的?这里是私人包厢。”包厢门没开,隔壁的一个包厢门倒是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彪形大汉,恶狠狠的说道。

  这就不是夜总会自己的人了,很可能是游天涯,或者是游天涯的密会的那人的布置。

  “送酒。”我举了举手上的酒瓶,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开始这彪形大汉还不以为然,斜睨了我两眼,最后一看酒瓶上的标识,立刻咬了咬牙,道:“你等等,我问一问。”彪形大汉一边对我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一个对讲机,他用这个和里面的人联络。

  “老大,有个小子说给你们送酒。”彪形大汉顿了顿,最后又补了一句,“是拉菲的干红……”

  我笑了笑,这彪形大汉显然没太见过世面,这两万的红酒就值得他掂量掂量了,这点钱,对于里面坐着的游天涯,算得了什么?

  这时我可以确定,这人是游天涯会面的那人的布置,可是游天涯和这种小角色见面干嘛?游天涯的跟班可不会因为一瓶拉菲而紧张。

  “让他进来吧。”对讲机里传来一个稳重的声音,但我听出了夹杂在其中的喜悦。

  彪形大汉为我打开了门,我信步走进,迎面就看到了游天涯那张铁青的脸,想必他是被我的突然出现惊得不行。

  不过游天涯并没有说破,反倒是安静的坐在他的位置上,摆出看好戏的架势。

  过来迎接我的,是游天涯会面的人,此时他已经把外套脱下,将脸和结实的肌肉露了出来。

  他的脸有些煞白,身体却极为强健,身上的几个刀疤,像是耀武扬威的展露给我,我故作惊讶的看着他:“请问,你是黄青山先生吗?”

  这人眼珠一转,点了点头:“对的,我就是黄青山,你把酒放下,就可以走了。”

  “哦哦哦,我女朋友说了,如果有黄青山在的话,这酒就不送了。”

  白脸汉子脸上终于有了颜色,那是愤怒引起的气血上涌,导致满脸通红。

  “你他妈的敢玩我?”这白脸汉子攥起一拳就要朝我打来,我用手中的酒瓶去挡,他咬了咬牙,化拳为掌向酒瓶抓来。

  我也懒得躲,让他抓住了酒瓶,佯怒道:“喂,黄青山,你想喝,有话好好说,我也不是不能给你喝两口,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子叫白沙塘,不叫黄青山,你小子是哪个帮派的?敢过来挑衅老子!”白脸汉子捏住酒瓶,使劲往回拉,可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

  “哈哈,白砂糖?怪不得脸这么白,白砂糖吃多了吧!”我这次没有假装,而是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这人名字起得太逗了。

  白砂糖老脸通红,气得说不出话来,因为他此刻正在卯足了力气抢夺我手中的酒瓶,但是无论怎样一点儿进展都没有。

  “小崽子,去死!”

  白砂糖两眼凸起,血红的双眼盯着我,抬起右腿就要向我踢来,我又怎会中招,稍稍侧身避过,曲起左腿以膝盖上顶,白砂糖的右腿直接被生生折断。

  “哎哟!”

  右腿断折,白砂糖哪还有工夫抢夺一瓶酒,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疼得在地上哇哇直叫,双手抱着断折的右腿不断颤抖。

  “吴隘,你干什么!”游天涯终于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朝我吼来。

  我现在对付任何人都自信满满,可是就是这个岳父却难以应付,他吼我一声,也不是什么大事,为了游天琳,我还得忍一忍。

  可是就算忍,也得有自己的风格,不能和游天涯杠上,我还不能欺负白砂糖吗?

  “我来收拾这个家伙,他欠了我钱。”我一脚踢在白砂糖的背上,将他踢得在地上打滚。

  “多少,我给!”

  游天涯咬了咬牙说道,我仔细盯着他的表情,感受到了一种失望与落寞,还有对地上疼得直叫娘的白砂糖的轻视。

  “岳父,借一步说话,刚才都是玩笑。”我收起了玩闹之心,来到这里,终究是为了游天琳,从游天涯的反应来看,这个白砂糖绝对不是正主,很可能是他请来的帮手,要是因为白砂糖把事情闹大了,让那个跟踪者闻风而逃,就得不偿失了。

  “就在这里说就行了,需要多少钱,开出来,还有,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天琳,都把价码开出来吧!我家天琳可不能呆在一个不良青年的身边。”

  游天涯冷哼一声,我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再度降低了,我真他妈天下奇冤,过来帮他的忙才动了手,怎么就成了不良青年了呢?

  而且,我是那种接近游天琳是为了钱的人吗?我真是恨不得上去抽这老家伙两巴掌,以解我心头之恨。

  我这一辈子,不怕别人怨恨,就讨厌别人冤枉我,把一些莫名的罪状加在我的头上,这会让我很不爽。

  “我想谈谈天琳的事情,如果你不希望她有危险,就跟我出来。”我冷冷的说道,颇有一些绑匪的架势。

  游天涯一怔,眉头突然皱起,爆声道:“难道那个人就是你!怪不得我从S市到了Y市,天琳还会感到被人跟踪,恰巧你也出现了,看来这并不是巧合啊!”

  “你到底想要什么,直说吧,不要再打我女儿的主意了,就算是我的产业,我也都可以给你,我已经失去了妻子,不能再失去我的女儿了。”

  我欲言又止,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隐晦的提醒游天涯,居然又被他误会了,还把我当成了那个跟踪者。

  我不仅欲言又止,还欲哭无泪,这游天涯的想象力怎么就这么丰富呢?

  我明明是从三年前回来的好吗?你想象力丰富,怎么猜不到我穿越了几次时空,从现在回到了过去,又从过去回来了呢?

  “跟我来吧。”我知道现在给游天涯解释这些也是于事无补,还不如让他当着游天琳的面说个清楚。

  我要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可以放弃所有,保护天琳,我也一样!

  就算这个世界被殇毁灭了又如何?天琳才是我要保护的人,就像当初的十二一样。

  我从来没有问过他后悔救他的妻子没有,因为我知道答案,按照他的性格,就算他因为那件事情,在时空通道中呆了亿万年,他也不可能后悔。

  为了挚爱,无所惧,无所悔,这才是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