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冷漠的看着山下那些看好戏的人们,再没有车辆上来救援了,我摇了摇头,只能现在就把顾青拉上来。

  “顾青,不要害怕!”

  黄烨的呐喊让顾青稳住了心神,就算下方是悬崖峭壁,有一个一直在你身边默默陪伴你的人和你一起面对,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众人也受到了鼓舞,憋足了劲誓要将人救上来,特别是黄烨,他表现出了惊人的力量,他大喝一声,赛车居然有了向上挪动的趋势。

  我趁着这个机会,猛的一拉,顾青的红色赛车奇迹般的回到了山道上,只有一小部分还悬在空中。

  轮胎已经可以发挥作用,众人齐心协力的精神有了回报,现在拉回赛车就轻松许多了,大家一齐用力,没用几次,赛车就整个回来了。

  顾青获救,许多站在山下冷眼旁观的人们虽然感到羞愧,但是都帮着欢呼了起来,他们大多数都不是不想救,而是抱着一种就算上去了也来不及的心态。

  而此时见到了奇迹的发声,这些心怀愧疚的人只能用呐喊表达自己对英雄们的赞扬。

  是的,这几个见义勇为的人绝对是英雄,他们和黄烨不一样,他们甚至是第一次见到顾青,而黄烨与顾青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他们能够第一时间赶来救援,只是因为他们那颗火热的心。

  事件告一段落,黄烨和泪眼婆娑的顾青热情相拥,互诉衷肠。

  然后,他们都没有忘记其他前来救援的人们,鞠躬道谢,并让他们一定留下联系方式,以后登门道谢。

  有三个小伙子爽快的留下了联系方式,倒不是想要什么报酬,只是为了交一个朋友,这三个小伙每个人身上的穿着都不便宜,比黄烨差不了多少。

  “走,干脆我们今晚一起去吃个夜宵,怎么样?”黄烨提议道,我知道他的这个提议完全是为了自己考虑的。

  就在此时,黄烨开来的黑色商务车启动了,向山上驶去,而驾驶这辆车的就是我。

  我试了试将速度开到极致,我的反应和掌控速度依旧能够跟上,一分钟不到,我就来到了山顶,盯住了一脸惶然的白色西装男子。

  “你叫什么名字?”我一把拎住了他,喝问道。

  他不答,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得意非常:“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只是模仿一下你罢了。”我直接拽住他的衣领,将他从地上举了起来,他的眼里有一些恐惧了。

  这个男人至少也有七十公斤重,被我轻而易举的举了起来,他不是没有反抗,而是想要反抗,但是没有作用。

  “噹……”一声弹簧绷紧的声音响起,这男人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弹簧刀,就要向我刺来。

  D酷√e匠网,正版首发

  “看你衣冠楚楚,没想到禽兽不如,什么事情违法,你就怎么来啊!”我猛的将他摔到地上,他的刀根本没有办法挨到我。

  弹簧刀旋转着从他手中脱落,我懒得再与他周旋,开始在他的身上摸索。

  “胡来?”我翻出了他的身份证,顿时目瞪口呆,这个人不会是为了贯彻他的名字,才干出这些伤天害理,谋财害命的事情的吧。

  “你还真够胡来的。”

  我摇了摇头,准备给他一点儿教训。

  五分钟后……

  “你干什么……”胡来紧张得不敢动弹,他紧紧的抓住我的右臂,手心上开始溢出湿滑的汗珠,降低着摩擦力。

  他悬在空中,下方是万丈深渊,没有半山腰的树丫,也没有深不见底的河流,更没有隐世的人家。

  如果摔下去,他必死无疑!

  “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我问道。

  原本还抓着他衣领,可是他一直不老实,以为我不敢放手,我索性就放开手,留了条胳膊给他,让他自己抓着。

  此刻他完全是靠双手抓住我,以此来保证自己不掉下去,随时都可能力竭。

  就算是胡来能够坚持,他的手也已经开始打滑,他是真的怕了,以前他总是用一些偏门的技巧赛车,不仅能够赢得胜利,更满足了他主宰他人命运的变态心理。

  可是现在他的生命正由别人掌控,他终于体会到了那种恐惧,只要稍有不慎,他就可能与世长辞,而这一切都由我来决定。

  我要拉他上来,他就能活,我不愿意,随时都可以将他的双手摆脱,让他掉下去。

  我现在不是那么怕事,但是我也不至于为了黄烨做到杀人的地步,我只是警示一下这个男人,然后其他事情应该交由警方处理。

  “我错了,我不该贪财,大哥,你赶紧拉我上去吧!”胡来哭了,哭天抢地,哪还有之前的淡然。

  这时,黄烨,游天琳,顾青三人徒步走了上来,看到了这一幕。

  “杀人啊!杀人了啊!”胡来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使劲的呼喝,他已经把我当成了亡命徒,但是其他三人,特别是女人肯定不会这样。

  我暗中使了个眼色,黄烨三人心领神会,并没有慌张,反而黄烨走了上来:“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脚滑掉到山崖下了?哎,我吴哥拼了命想要救你,结果你还是死了,来世要长个心眼啊!”

  胡来哪能不懂黄烨的意思,更加慌张了,敢情这一帮人都是冷血动物,自己今天是踢到铁板上了啊。

  他们要捏造证据,也不是没有可能,特别是黄烨的背景,想要影响到一些调查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胡来想错了,我并没有打算杀掉他,我重新拽住了他的衣领:“掏电话出来报警,就算有人想谋财害命,请警察速来。”

  “大哥,你想自首?”胡来诧异道。

  “自你个大头鬼,是你自首,不是我!知道该怎么说吗?”我使劲晃动了一下手臂,吓得胡来拼命点头。

  最后,胡来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并且详细的阐述了自己的错误,并恳请一定要深夜出警,及时把他捉拿归案。

  因为这里较为偏僻,警察到的时候,胡来已经精疲力尽,吓晕了过去。

  还好证人众多,警察首先取证,然后才把胡来叫醒,让他交代了一切。

  胡来没有敢乱说话,撇清了我们所有人的嫌疑,把罪责全部揽在了身上,本来这种地下赛车,属于违法行为,但是因为有一个警察认出了黄烨的缘故,就没有麻烦我们到警局接受调查。

  不过还是接到了一张简易罚单,胡来哪敢让我们受罚,立刻抢了过去:“我来,我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锅,我来背。”

  警车带着胡来呼啸而去,我们四人站在山顶,迎着令人神清气爽的晚风,眺望着宛如白昼的Y市。

  我搂着游天琳,倾述着思念,而黄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让顾青靠在了他的肩头,根本不是像一对情侣。

  他们自然的散发出一种高雅的气质,这是从小到大,接受优质教育的成果,从骨子里散发出了一种优雅。

  在月光的照耀下,他们似乎闪着银辉,比仙侣还要令人羡慕。

  而我,则像是一头雄狮,没那么优雅,但却十分霸气,享受着如同兔子般乖巧的天琳在我怀中胡闹。

  十分钟后,我们才下山而去,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三个青年还在等着我们,只不过他们也没闲着,在打扑克。

  “走吧,吃夜宵去,我请客!”黄烨大方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