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我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聊了一会儿天,我看黄烨已经蔫得不行,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然后把游天琳也拉了起来。

  “这种感觉真好。”

  走在路上,游天琳依偎在我的怀里,轻声说道。

  “什么感觉?”

  “仰望星空时,有你陪在身边,能够随时随地的看到你,这样的感觉。”天琳说着,露出一种意犹未尽的表情,“可惜,有的东西看不见了。”

  我摸了摸她的头:“傻瓜。”

  我又何尝不是一样呢?三年与十二相伴,有时倒也开心,但是两个男人在一起呆上三年,如果不是性取向有问题,是个男人都会觉得憋闷。

  能够把天琳拥在怀里,与之相伴,这样的感觉最是惬意与幸福。

  “到了!”

  没过多久,我们就来到了保卫室门前,我没有让黄烨开车,因为我带他们吃东西的地方并不远。

  保安大哥晚上的饭是番茄鸡蛋面,此刻他正在保卫室里默默的吃着,我走上前去和他打了个招呼。

  “保安大哥,我来吃饭来了。”

  保安大哥很是诧异的盯着我,刚挑起来的一夹面从筷子缝中滑落了下去,特别是当他看到和我同行的黄烨,还有倚在我怀里的游天琳时,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黄少……”

  保安大哥立刻丢下筷子,朝黄烨迎了过来:“黄少有什么事情吗?”

  黄烨面部有些抽搐,摇了摇头,他并不喜欢这些阿谀奉承,虽然以前出过保安怠慢业主被辞退的事情,但是他觉得也不必这样小心翼翼。

  我则打趣道:“保安大哥,你好像忘了谁才是你的客人了,他们都是我带过来的,你怕是应该先询问我吧?”

  “去你的,小崽子!”保安大哥一脚踏在我的脚边,没好气的说,他已经四五十岁,虽然我叫他保安大哥,但是实际上他是我叔叔辈了,叫我小崽子完全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戏称,是亲昵的体现。

  我在保卫室玩了一下午,早就和他打成了一片。

  小小的保卫室,被我们三个挤得满满当当,我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大方的拿出了三桶泡面,分给游天琳和黄烨一人一桶,我留下一桶,各自放着调料。

  有黄烨压阵,保安大哥也不好说啥,任我们发挥,还专门重新烧了一壶水,以备我们泡面之用。

  我其实是想吃保安大哥家里人带来的饭的,结果保安大哥以为我不会再回来了,让他儿子又把多余的饭带了回去,放在保卫室也不好清理。

  “爽!我第一次觉得方便面这么好吃!”

  黄烨一连吃了两桶,酣畅淋漓的说道,把我都吓了一跳,他都可以和唐嫣然媲美了,两个方便面吃货。

  说起唐嫣然,我突然想到这时应该可以给她打个电话了,虽然她没有手机,但是寝室有座机,孙晨也应该在寝室里,我准备打回去问问。

  借来黄烨的手机,我直接拨通了孙晨的手机。

  “喂……谁啊?”

  电话那头传来孙晨萎靡不振的声音。

  “在寝室吗?”我根本不用叫孙晨的名字,长期的默契,他就算听我说一个字也能分辨出我来。

  果不其然,孙晨听到我声音后,异常兴奋:“吴隘,是你?”

  “对啊,不是我还能有谁?”我揶揄道,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看着Y市的号码段,被吓着了么。

  可是下一秒,电话那头便传来了激烈,但是十分短暂的打闹声,一个颤抖的声音传了出来:“吴……隘?”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头就像被雷击了一般,那个威风凛凛的巾帼英雄,此时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那脆弱的声音哪是唐嫣然能够发出来的?

  我收起了之前的不正经,严肃的说:“是我。”

  “你没事?”

  “嗯,不过我现在在Y市,不太方便多说话,等我回来再说,大概这几天,我就能回去。”

  我认真的说道,必须给唐嫣然一个恳切的答复,告诉她我安然无恙,没有被传送到一千年以后,这也是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

  唐嫣然也似乎察觉到了我身边还有其他人,说了两句关切的话语,就挂断了电话。

  “谁啊?”

  黄烨冲我眨了眨眼睛,他就在我旁边,看他那模样,应该听到了话筒里唐嫣然的声音。

  我本来想说一个姐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游天琳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的时候,我又改了口:“孙晨,一个脑残的室友。”

  我被推进了时流之棺,竟然惹得唐嫣然这么强势的女人伤心,我到底在她心中占据了怎样的位置?

  作为哥哥唐毅然的替代品,一个莫名其妙认识的弟弟?抑或是其他什么?

  我的脑子有些混乱,不知道如何是好,在这一瞬间,我甚至不敢对视游天琳的眼睛,我就像做了亏心事一般。

  我原本以为我和唐嫣然的关系很自然,虽然我从本能上会对她产生反应,但是也仅仅是那种感觉而已,我对她以及肖雨晴的感情都是十分朦胧的,分不清是亲情还是友情。

  我以为我今生只会爱游天琳一人,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酒足饭饱,走吧,我带你们出去散散心!”

  黄烨之前调侃我,也是善意的,看我不太顺心,此刻也出言化解,我没有反对,游天琳似乎也没有觉察到什么,说跟着我就行。

  “有空再来玩!”

  与保安大叔的告别很短暂,也很漫长,这是一个年少时有着追求的大叔,一个心地热忱却被现实压得不得不变得圆滑的大叔。

  这次的一别,不知道何时才会相见,因为我已经决定,就在明天,最迟后天就要回遂安市去,今天的飞机是赶不上了,但是我依旧要早些赶回去。

  遂安市,才是真正的战场,我有一种预感,殇也在遂安市,早就在等着我了。

  现在已经入夜,大概八九点钟了,为了防止带着游天琳去闲逛,让游天涯发火,我们三人先回了一趟黄家。

  现在的我,可以拍着胸脯说,就算有人用枪抵着我,我也能够保护游天琳的安全,但是游天涯不会这么想啊,深夜带着他的女儿出去,能有什么好事?

  我心中忐忑,走进了黄家。

  客厅里只有黄青山一个人,他正戴着眼镜在看报纸。

  “天涯睡了,他似乎有什么心事。”

  黄青山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向黄烨嘱咐了几句,大意是让我们注意安全,晚上别到处乱跑。

  然后我们就飞也似的从黄家跑了出来,坐上黄烨的车,扬长而去。

  因为有三个人,黄烨没有开他的那辆跑车,而是选择了一辆比较低调的商务轿车,这样我和游天琳可以在后排说说悄悄话。

  黄烨准备带我们去那座荒山,晚上暴走族会在那里聚集,他想要在今天去找回场子,让我们帮他加油。

  我毫不迟疑的答应了,今天中午我就已经允诺了他,要帮他对付那些暴走族,虽然我驾驶技巧不怎么样,但是如果发生什么意外情况,我能够帮他应付应付。

  “其实也不是每次都会遇到那些乱来的车手,如果运气好的话……”

  一路上,黄烨向我们介绍了暴走族赛车的规矩,每天晚上十点之前抽签,缴纳报名费一千块,两两捉对赛车,赢家赢得一千。

  当然,不少车手都会在比赛的时候加一些额外的彩头,这种赌约不被主办人员保护,但是一般来说都会履行。

  比如昨天晚上,黄烨就输给那个暴走族整整一万块,这点小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只是输得有点可惜。

  在最后一个弯道的时候,那个暴走族居然直接朝着黄烨的车尾撞了上去,要不是黄烨反应迅速,操作敏捷,很有可能会坠落山崖。

  但是这种野赛,并没有正规裁判,就算死了人,也只能自认倒霉,技不如人,黄烨吃了一个哑巴亏。

  “你为什么要去参加这种没保障的比赛?”我皱了皱眉,这样的比赛太危险了,炫技也不应该在这种地方。

  黄烨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的说:“到了再说。”

  一辆商务轿车,在黄烨的驾驶下,有一种天天飞车的感觉,在车流中横冲直撞,根本停不下来。

  游天琳有时候惊得尖叫,我十分配合的为她遮上眼睛,可是这样的情况多了,她就主动要求欣赏黄烨的技术了。

  黄烨开车的速度快,但车子运行十分稳当,车外的场景飞速的变化着,从无尽的车流,到树影万顷。

  “到了!”

  前方是荒山的山脚,已经有十几辆各色赛车停在了那里,引擎还在轰鸣,那些经过改装的赛车就像暴走的野兽,随时准备出笼。

  8酷8o匠\网}l唯一{w正版,@&其:w他:都是%盗'版Zw

  黄烨将车停在了最末端,抽签已经开始了,我看了看车上电子表的时间,现在已经九点五十五,黄烨将时间算得刚刚好。

  我和天琳在车旁等着,他迅速的冲过去交报名费。

  “为什么!怎么会没有签了?”没过多久,山岭间响起了黄烨的咆哮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