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二的房间中,时间过得很快,因为这生活实在是太惬意了,任何需求都能尽力的满足你,只是有些寂寞而已。

  没有了十二的陪伴,我在这这段时间里已经感受到了寂寞的滋味,真是难以想象十二是如何度过这亿万年时间的。

  而后我也释然了,那个摄像机就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他凭借摄像机收看外界的一切景象,让自己觉得还活在这世界上。

  或许他也没有想到,天道居然死了,对他的束缚也没了,他终于可以重新回到真正与人相处的岁月中去。

  “十二,我来了!”

  我背上行囊——一个蓝色的挎包,里面装着一些换洗衣物和食物,以防不时之需。

  今天,是我三年前被肖雨晴推入时流之棺的日子,也是我可以再度回到新世界的日子,我昂首阔步,走进了朱星阵。

  三年未入人世,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虽然外界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这三年来一直只与十二一人交流,我害怕突兀的进入学园,有些不习惯。

  不过实际上,我还算开心,因为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一直监控着新世界的景象,我经历过的,和没经历过的,都看到了许多。

  我也知道了肖雨晴的苦衷,我原本就不会恨她,如果没有她,我也不会见到十二,知晓师父的死因。

  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了过去的一切,现在,我要用自己的力量改变未来。

  “开!”

  我用手划过朱星阵的黑暗,一道石门骤现,石门散发着曦光,弥漫着神性,这是女娲留下的界门,可以直通外部。

  我踏入门去,眼前是一条虚无的甬道,上面镌刻着像是迷宫一样的图案,和天道符文不同,女娲以图案作为力量载体。

  甬道尽头,金黄的阳光撒播而下,刺得我有些目眩,久违的阳光。

  我奔跑了起来,冲出了甬道,阳光洒在了我的身上,温暖柔和,这是孕育万物的能量,我如今已经能感受到它所带来的力量。

  虽然这是仅供维持生命的能量,但是如果加以炼化,也可以用来修行,只是转化效率奇低,比及朱星的效果差上万倍不止。

  倒不是说一颗太阳的能量比不上朱星,只是因为太阳覆盖的面积太大,他撒播的能量不仅到达地球,还会供给其他星球,让无数生灵孕育而生。

  要是有哪一个人能够独享太阳的威能,要么就爆体而亡,要么就成为神之子,永世不陨。

  地下墓穴位于首都Y市附近的一座深山里,是一个登山客和暴走族喜欢光顾的地方。

  旖旎的风光为登山客们提供了目标,蜿蜒崎岖的山道为暴走族提供了场地,除了他们,没有什么人会到这偏僻的地方来,除非是一些世居深山的土著。

  “喂,兄弟,载我一程。”

  地下古墓不远处就是一条废弃的公路,一驾黑色的跑车从远处缓缓的开来,我立刻打了个招呼。

  “上来吧。”

  驾驶座上戴着墨镜的小伙很是随性,拍了拍旁边的副驾驶座,要不是我现在已经拥有了超越常人许多倍的力量,肯定还要考虑考虑是否上他的车。

  在这深山老林里如果被黑了,不仅钱财丢了,说不定命也要丢在这里,抛尸案在这个地段发生的次数太多了,根本管不过来。

  “谢了。”

  我也随和的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看你愁眉苦脸的,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小伙子开得很慢,表情甚是忧郁,我也是无聊,和他搭搭话,顺便了解一下这里离飞机场还有多远。

  小伙子脸色绯红,有些尴尬的说道:“这……太令人笑话了,还是别提了。”

  /酷匠网(唯@一正(x版,其t他》…都|!是盗版

  “说说吧,或许我可以帮你。”

  最后,在我真挚的眼神和质朴的语言攻击下,小伙子才勉强的说出了自己的经历。

  这小伙和孙晨一样,是个富二代,不过看起来比孙晨可富多了,据他所说,他老爸给他买的豪车至少有十多驾,都被他改装了。

  他喜欢赛车,但不是一个暴走族,算是一个越野爱好者,得过很多场地赛和越野赛的冠军,可是就是这样的他,却输给了一个暴走族,这让他很是不忿。

  “他玩阴招了?”

  我恨恨的说,这些暴走族都是些野路子,要真比起来,肯定比不上这个小伙子。虽然这时候他开的慢,但是我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他过弯十分流畅,习惯性的运用了赛车的过弯技巧,减速进弯,方向盘甩得恰到好处,猛踩油门,一起呵成。

  即便是最简单的动作,在最熟练的人手上展现出来,也会变成一种美。

  “嗯,差点出事情,他们对赛车太粗暴了。”小伙比我还愤懑。

  我没有多问,赛车方面的事情我不太懂,深究也无益,而且他们是正常赛车,就算对方使了阴招,我也帮不上忙。

  “人没事就好,如果他们敢在赛场下用阴招,只要我在Y市,你尽管找我,我能帮上你的忙,绝对帮。不过前提是,不是你在惹事。”

  我许下承诺,也是因为看这小伙子十分率真,值得交个朋友,不过我也知道,今天从首都离去,不知何时才会再来。

  小伙也没太当真,微笑道:“大哥,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可是正经商人,和那个暴走族比赛,也是逼不得已。而且在Y市,谅那些小子也不敢把我怎么样,不过还是谢谢你。”

  小伙渐渐的从阴霾中走了出来,车速也快了不少,我算是领略到了他赛车手的技术,风驰电掣般,像是午后的闪电。

  两个小时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小伙和我天南地北的聊着,倒也不无聊,他特意绕路把我送到了机场,让我很是感激。

  临别前,我和他互换了姓名和联系方式,算是结交了朋友,可惜我的联系方式都不太管用了,只好留下一个QQ号。

  “小烨,有缘再见。”这小伙叫做黄烨,比我还小上一岁,我也就托大叫一声小烨。

  黄烨本就是率直之人,并没有那些富二代公子哥的纨绔习性,笑着冲我挥着手:“吴哥,有空来Y市玩,一定来找我。”

  告别了黄烨,我径直到了机场的售票点,可惜下午的航班都没有票了,最早一班也在晚上十一点,距离现在还有八个小时,这可苦了我了,买下票,只能在机场转悠。

  早知道叫黄烨等等我,我先去Y市城里逛逛,吃顿大餐再说,十二神通广大,给我准备了一张十万储值的银行卡,任我刷,现在我却没地方花。

  机场附近的餐厅,虽然贵,但是并不是那么好吃,我宁愿坐出租去城里。

  “出租!”

  最后无聊的很,我还是下定决心,上了一辆出租,准备打车去Y市里逛逛,反正着急飞机也不会早一点起飞。

  而就在这时,我居然看到了一个朝思暮想的身影,游天琳!

  游天琳正在不远处的另一辆出租车后座上无聊的玩着手机,出租车的副驾驶座旁的车门敞开,像是在等什么人。

  而没过多久,我就见到了那个游天琳等待的人——游天涯。

  怪不得当初我中枪住院时,游天涯到医院来对我说我没有机会了,想不到他居然带着游天琳到了Y市来,真是好算计。

  如果说游天琳我可能是因为相思甚切而认错了人,那么游天涯和游天琳同时出现在一辆出租车上,这可说明了问题。

  在我出神之时,游天琳所坐的出租已经发动,而我这辆车的出租司机也在询问我的去处。

  “跟上那辆出租。”

  我就像电影中的便衣,神叨叨的对出租司机说道。

  “好叻!”

  司机十分敬业,应了一声,迅速的踩下油门,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