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啊……”

  我伸了个懒腰,将一身的疲乏都赶了出去,又是新的一天,我必须以全部精神来面对。

  恍恍惚惚间,我已经在世界通道中呆上了三年之久,新世界中的我,已经和游天琳相遇,和孙晨打闹,忙得不亦乐乎。

  我真是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无忧无虑,虽然有时候会因为某些小事而低落,但是很快就会被冲得烟消云散。

  看{正V版J章}a节c上*,酷q匠G网

  “昨天那阵仗,把老夫都惊住了。”十二倚着通道门,假装惊讶的说道,算是打了个招呼。

  我斜睨了他一眼,淡然的说:“还行吧,还算满意。”

  就在昨天,我吸收了第三颗朱星,这一颗朱星远远比之前两颗强大,第三星境的强度,远远大于之前两个星境的总和,不知第四星境有何更深远的奥妙。

  “可惜啊,可惜,我无法看到你再次突破了,我的工作今天就要开始了。”十二叹息道,这一次倒是真情实意。

  我翻了个白眼:“你能有什么工作?”

  据我所知,十二每天的工作就是吃饭,睡觉,看电影。

  新世界可以看到很多家庭伦理剧,而旧世界,能够看到科幻片,他都乐此不疲。

  被他熏陶了之后,连我都加入到了他的行列中,自从看了真实版的家庭伦理剧和科幻片,我顿时觉得什么韩剧,日剧,美剧都弱爆了。

  艺术源于生活,但是真的能高于生活吗?

  我反正此刻已经对这段话产生了疑问,生活的精彩,哪里是一部电影,一首歌,或是一部小说可以完全描述出来的。

  “你注意看看时间。”十二说着,将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一个新世界的手机,上面显示着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时间。

  “这是……我遇到唐毅然的时间?”我惊叹到,我万万没有想到,时间竟然过得如此之快,再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回到我的世界当中去了。

  虽然可以回去,让我有些许的激动,但是让我更加感慨,我在朱星阵的生活,已经成了我记忆中无法磨灭的一部分,突然间要离开,还有些舍不得。

  “好了,别感伤了,今天要走的是我,又不是你。”十二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感同身受的说道。

  “你为什么要走?”

  十二摆弄了一下摄像机,说:“你看这个。”

  摄像机的画面中,是一片灰暗的天幕,那是旧世界的天,因为是清晨,黯淡无光,带着厚重的雾霾。

  一个中年男人,风尘仆仆的在一片树林间穿梭,最终来到了一个墓穴前面。

  “唐毅然!”我惊得叫出了声来。

  “对,就是他,三年前,我看了你的记忆,就猜到了,你所看到的唐毅然,是从旧世界穿越过去的。”十二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让人不禁想要给他一拳。

  “我现在必须要过去为他指路,然后给他一点暗示,让他按照剧本演出。”十二说完,居然化为了一缕清风,缭绕而去。

  我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十二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我不得不作罢。

  原来一切时这样的,我之前的猜想真是太过于复杂了,唐毅然根本就不是我师父的什么合作伙伴,而是十二大导演手下的一个演员。

  也怪不得唐毅然会出现在我们学校之中,我十分相信十二大导演的能力,他要引导一个人过去,轻松惬意。

  我继续看着摄像机,十二已经化作清风,附在了唐毅然的身上,至于他告诉了唐毅然什么,我并不知晓。

  十二活在这个时间通道中的并不是肉身,而是灵体,他与唐毅然只能进行精神交流,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兜兜转转,唐毅然通过最捷径的方式来到了放置时流之棺的房间,当他触碰到时流之棺的时候,只见一缕难以觉察的青光闪现,那时流之棺突兀的变成了一张牛皮纸,将唐毅然吓了一大跳。

  而后,唐毅然将牛皮纸收拾在了衣服内衬中,继续朝前迈进。

  在十二的指示下,唐毅然一次次化险为夷,但是也负了些伤,不过这些伤绝对不是当时我看到的致命伤。

  那些致命伤痕,一定是在他到达新世界后被人所伤,而伤他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个神秘的机器人。

  我没有再继续看下去,一切因果自然,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

  盘坐在朱星阵中,吐浊气,纳灵精,朱星这种暴躁的能量体,即使在稳定状态下也会溢出能量,被我所吸收。

  这一坐,就是一整天,直到晚上我才修整完毕,昨天吸纳的朱星力量太过庞大,经过这一天的修整,总算是让它平静了下来,彻底的融入了体内。

  “轰”

  我蕴集符文,让三颗朱星浮现,第三颗朱星位于我头顶之上,其余两颗分列左右肩上,全都散发着令人陶醉,但却充满危机的光芒。

  最美丽的事物往往是最危险的,那一笑倾城,二笑倾国并非妄语,与朱星相处不当,它们的力量可以轻易的撕碎你,就像我最初时那样。

  那种五脏六腑快要炸掉的感觉,我记忆犹新,而现在,朱星的力量同样浸入了我的五脏六腑,却是滋养着它们,让它们变得比骨骼还要坚韧。

  稳固了第三星境,我这三年的修行之旅算是告一段落,还有一个月不到,我就必须回归,与其盲目的冲击第四星境,还不如让三颗朱星的力量自然而然的与我融合。

  所以我决定,离开朱星阵,到十二的房间里去度过最后的这一段时间,劳逸结合,在修行之道上,是无可或缺的一步。

  现在已经过了晚餐时间,我随意从冰箱里拿出一些食材,烹饪了两道小菜,酌上一小杯红酒,惬意的坐在了沙发上。

  摄像机还在运作,可是没有人来掌控视角,所以还停留在地下墓穴的出口。

  我心念一动,催动摄像机的运作,画面立刻切换,来到了遂安市师范大学的大门。

  “赶紧找个地方。”

  一个眉头皱成一股的年轻人从大门处飞驰而过,东张西望的看个不停。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笑了起来,原来我也有这么窘迫的时候,只是自己不自知而已。

  画面里的人,不是我还能是谁?这时我刚回学校,突如其来的内急,东张西望的找不到厕所,只好冲进了一片小树林。

  也就是在那里,我看到了唐毅然。

  “等等!”

  我扩大了视野,把视角转到了小树林里,唐毅然在干什么?

  我清楚的看到,唐毅然自己用刀疯狂的插着自己的腹部,胸口和其他部位,像是没有感觉一般,随后将刀丢到了一堵矮墙后面。

  他疯了吗?

  这时,尿急的我也到了小树林里,唐毅然轰然倒地,在我发现他的前一秒。

  难道这一切都是十二做的?只是为了重演我脑海中的记忆?这也太残忍了!

  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寒,如果十二是这样一个人,我岂不是在助纣为虐?

  可是在下一刻,我的心就放松了下来,画面中,我蹲下察看唐毅然的瞬间,一道道难以觉察的细线向我缠绕而来,可是还未缠住,就被一道清风卷走。

  那是十二的灵体,他原本寄宿在唐毅然的体内,可是见我危急,竟然不顾灵体受损,强行离体而出。

  十二的灵体扶摇而上,顺着细线的方向冲去,原本躲在树上的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见状,立刻果断的跳下树枝,想要逃离。

  这男生身体很轻,落地无声,速度也十分迅速,可是奈何他是人身,十二却是灵体,再快也敌不过十二。

  那男生逃到大道上时,终于被十二撵上,侵入大脑,占据了他的身体。

  不过似乎这过程并不容易,男生艰难的挣扎着,额头溢出晶莹的汗珠,甚是痛苦的模样,他还在反抗,想要将十二迫出体外。

  这时,我也差不多接受了牛皮纸,有些莫名的走到了大道上,看到了那个看似正在与电线杆接吻的男生。

  其实那时候是我看错了,那男生实际上是在痛苦的挣扎,抱着电线杆晃动头颅,想要赶走那如恶灵般入侵的十二。

  直到我接近男生,他才有了一些稳定,可是思绪还是十分混乱,既没有被十二控制,也非原主人控制,不过面貌却变成了十二的模样,可见十二已经占了上风。

  之后我回到了寝室,这我已经知道,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奔入小树林的男生。

  “哈哈,还是老子强!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男生到了树林里,就突兀的说了这样一句,完全是十二的口吻。

  十二同样也只知道我的记忆,并不清楚唐毅然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咳咳……”

  十二还没笑上两声,猛然朝旁边的大叔倒去,一手扶在树干上,口中咳出了一抔鲜血。

  “小子,别担心,只是灵体受损了,老子收拾尸体去了,给你擦屁股,真是麻烦。”

  十二转头朝向镜头的方向,说道,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镜头会出现在什么位置。

  我会心一笑,放下心来,但还是看着他处理完唐毅然的尸体,住进了一个旅馆,才关掉了摄像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