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梭,在习得以朱星为基础的修炼法门后,我每天都沉浸在朱星阵中修行,眨眼间已经过了三个月。

  “喝!”

  如同璀璨之匙的降临,天穹中,一颗亮眼的星辰坠落而下,直灌我的头顶。我一声厉喝,猛的出拳,与之对峙。

  朱星的力量并不是统一的,这颗朱星比及璀璨之匙大上了几号,威力更是不可与之相提并论。

  经过三个月的磨练,我已经能够融会贯通的使用背后的天道符文,在符文力量的加持下,我的力量最高能够达到一万八千斤。

  我使劲了全身力气,破风出拳,朱星的周围也同样形成一道光幕,逐渐演变为拳头模样,朝下挤压。

  “熔炼!这一次别打碎了!”十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他这三个月以来,每天都盯着我,给我指导。

  三个月间,我不断地挑战第一星境能够吸纳的朱星,却总是将它们打碎,粗略算来,已有七八颗了,这一颗看起来是其中最大的一颗,所以十二十分紧张。

  我也不是白痴,迅速的运行前世留下的法门,这是一种天道的修炼功法,与其说是一种修炼,倒不如说是粗暴的吞噬。

  我右拳将璀璨之匙抵住,左手呈爪状,指尖闪动天道符文,朝着朱星缓慢的靠近。

  这是一个极其艰难的过程,在实力相近的两大强者对战之时,插足进去,很容易自我毁灭。

  不过天道的力量十分特殊,在接近朱星时,朱星根本不会考虑与之相抗,而是惊慌逃窜,所以十分容易被我的另一只拳头击碎,不能被吸纳。

  左手五指,朝朱星缓慢靠拢,既不能惊动它,也不能太缓慢,否则我一拳之力,根本顶不住朱星的全力倾泻。

  “咔!”

  朱星已经开始燃烧自身,表面裂开了一道口,这和璀璨之匙当初的做法相似,它们就像拥有自身的思考一般,在无法与敌人相抗衡的时候,就会以燃烧自己为代价,散发更加强大的力量。

  我已经无法再忍耐下去,这种巨力即使现在的我调动全身力量也无法抗衡,这颗朱星在这个阶段来说,实在是太大颗了,与我之前打碎的朱星想比,实乃天壤之别。

  我的右臂已经开始发麻,眼看就要支撑不住,携带吞噬符文的左手却离朱星甚远。

  “难道又要失败了吗?”

  我有些不甘心,咬了咬牙,再度发狠,硬生生的将加持在身体其他部位的符文力量全部集中在了右拳之上。

  我的肩头,躯体,符文力量散尽,朱星与我右拳冲击所造成的能量残屑如刀似割,在失去了符文保护的皮肉上留下无数细小的伤痕。

  一时间,我的全身上下,如同被万虫叮咬,又疼又痒,难以忍受。

  “快到碗里来!”

  我大声喊道,右拳略微后撤,以寸劲之力再次击出,朱星被我这一击震退,在虚空中出现了一刻的呆滞。

  成败在此一举,为了对付朱星的力量,我连左臂的符文也完全抽调了过去,只留下了左手上的吞噬符文。

  此刻,我只能完全依靠手掌的力量带动手臂,尽量迅捷的朝朱星抓去。

  呈爪状的手掌,恍惚间如同变成了一张血盆大口,大开大合,携着千钧之力,扑咬向呆滞的朱星。

  这迅猛的力量,仿佛要撕裂空间,符文明灭间,竟然暂时的驱散了朱星阵当中的黑暗,露出了一小角的图画。

  那是一栋破败的大楼,三十多层高的大楼,从中部裂开,倒向一旁,只剩下钢筋混凝土的残骸,周围没有一点儿人气。

  这是旧世界当中的一幕,U在旧世界的行动粗暴而有效,早已占领了许多城市,也破坏了许多城市。

  在这新旧世界的通道中,只要具有打破空间的力量,在任何地方都可能窥测到两个世界的画面。

  十二之前拿出的摄像机,乃是女娲所留下的宝具,原本只是一枚绿叶,被他自己化形成为了现代的器物,却依旧可以打破空间,浏览新旧世界的面貌。

  言归正传,滞留在我左手五指上的吞噬符文,携带的力量竟然暂时吞噬了空间壁障,其神秘的力量可见一斑。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朱星从呆滞中警醒了过来,就要朝天穹上逃窜。

  “哪里走!”

  我大喝一声,全身符文暴涨,朱星被击溃的瞬间,我就将符文重新散布到了全身各处,此刻再度爆发,威势惊人。

  左臂发力,横向一扫,朱星尽管速度奇快,却是刚起步,只飞出不到一米,就被我抓到了手心之中。

  “小东西,看你往哪里跑!”

  被我牢牢抓在手中的朱星,依旧活蹦乱跳着,可是无论如何,它也无法冲出我的左手。

  天道符文运转,我的左手如同变化为了一个熔炉,一个又一个我无法识别的符文像火苗一般,侵入朱星之中,最后贴合在它的表面,不断旋转。

  我定住心神,盘膝而坐,炼化朱星,我只是从理论上学会了而已,这样的实际应用还是头一遭,必须全身灌注。

  天道的吞噬是十分奇特的,并不是将吞噬物化为养料来滋养自己,反而会将自身力量反馈给吞噬物,然后纳入自己的体系当中。

  天道符文就像是一个将军,他仿佛可以容纳任何东西,不论强弱,他都会以自己的力量去锤炼它们,让它们变成他的士卒。

  残暴的吞噬后,是礼贤下士般的拉拢,不得不说天道是一个十分懂得统率的将军。

  或许也正是如此,他才能够化为无形,借助闪电,云雾等大自然的力量为自己征战,只是可惜最终还是陨落了。

  天道,最终逃脱的只有他的符文,在与殇的战斗中,真身早就化为了齑粉,他的灵体与雷电,云雾融为一体,雷电云雾被击散,他的真身也无法存留。

  在我熟悉天道符文的过程中,才发现它们还记载了天道陨落的过程,以及一些零碎的生平,俱往矣,不再赘述。

  锤炼朱星的过程十分缓慢,不过依旧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璀璨的朱星,在符文的锤炼下,开始簌簌的脱着“皮”,它的力量被分解成了一个个繁杂的符文,融入了我的体内。

  原本粗暴,甚至动辄就燃烧自己的朱星力量,化成了稳定的符文,一点一点的融入我的体内,我能够感受到符文力量的增长,透过四肢百骸,让整个骨骼躯体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那是符文力量对骨骼的洗礼,原本的符文只够用与增强肉身,拥有了朱星力量之后,符文力量倍增,完全可以浸入骨骼,对其进行增强。

  不过这也只是权宜之计而已,真正对肉身的锤炼,应该是让血肉重铸,即便不依靠符文,也能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真正属于肉体的力量。

  我现在的身体,和普通人无异,如果没有符文力量的融入,依旧会轻易在朱星阵中崩溃,就如同之前全力出拳时一般。

  符文力量灌注右拳,我的身体其他部分就会受到创伤,直到现在,我的身体还在隐隐发痒,只是暂时被锤炼朱星调离了注意力而已。

  朱星一点一点的化为符文,终于,在五个小时之后,我的左手手掌之中,连灰尘也不见了一粒,符文也尽数消退。

  符文外现,并不是一个好兆头,这是我无法内敛符文的表现,只有爆发过于强大的力量时,隐藏于我身体中的符文才会浮现。

  平时只需要维持正常活动,虽然符文依旧作用着,但是我已经能够控制它们不在出现在体表。

  朱星被炼化,可是这还不算完,星境之所以奥妙和强横,是因为朱星是一个永动机,它会源源不断的提供能量,仅仅化作符文,它将失去永动机的作用。

  所以,我必须把它在体内重铸。

  在体内搜集到了所有朱星幻化的符文,我闭上了眼睛,开始了熔炼。

  熔炼的过程十分枯燥,我再度睁开眼睛时,十二已经靠在门边睡着了。

  “成功了!”

  我感受着脑海中那颗如同星辰般璀璨的朱星,激动的吼了出来。

  化作灵体凝聚而成的朱星,再也不是钻石的外表,而是真正如星辰一般,不但不光洁,反而凹凸不平,沟壑纵横。

  可是在这些凹陷与沟壑之间,不断地有着全新的符文力量迸发而出,虽然速度缓慢,但是却是在创造。

  朱星居然能够达到天道一般的创造力,十二当初可是说过,天道符文不可能锻炼和创造,可是朱星却做到了。

  估计十二也并不明白朱星到底有多么恐怖,为何殇能够凭借朱星之力击倒天道。

  不仅仅是因为天道衰败,也是因为朱星的力量十分恐怖,就这一颗已经让我体会到了无尽的创造力,何况十颗?

  “什么人!”

  十二听到我的吼声,惊慌的站了起来,背朝着我的方向指去,摇头晃脑的警戒着。

  我心中微微一暖,十二就像那个笨手笨脚的师父一样,口头严厉或是装作吊儿郎当的样子,却在我练习的时候始终守护。

  X☆最4新章Y节3Y上酷.匠●网

  “师父!”

  我不禁喊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