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的继承者?我不排斥这个身份,却也并不为此感到高兴,力量越大,责任就越重,我十分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一直以来都只想要当一个普通学生。

  直到现在也是,不过目前我不得不对抗U,这一道挡在我面前的高墙,我必须尽力将它推倒,然后才能让我的前路一片平坦。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又怎能任其欺辱?

  “天道之力?该怎么锻炼?”我凝视着颤抖的双手,向十二问道。

  仅仅是在朱星阵中拿起碗筷,我就已经手足发颤,怎么可能对抗刀枪不入的U的成员?

  “天道之力,没办法锻炼,你继承了多少符文,就只能发挥出这些符文的多少力量,非天道,不可能再制造出此等符文力量。”

  我顿时愣在了当场,刚才十二吹嘘得那么厉害的天道之力,难道就仅限于让我的力量增长一些?

  碗筷的材质与那块重得惊人的石块是相同的,我约摸算下,在朱星阵的重力加成下,至少有五六千斤。

  能够两手端起五六千斤的物件,要是在我没有接触这些秘闻的时候,我一定会震惊得无以复加,可是现在看来,五六千斤的力量,实在太小了,否则十二也不会放置一块三十八万斤的石块在我面前。

  先是用石块来让我知道自己的不足,又用特制的碗筷来大约测量我现在的力量,让我明确的知道自己的斤两,这样才利于锻炼,我怎么会不知道十二的意图。

  可是他现在又所天道之力没办法锻炼,这不是硬生生打自己脸么?他将教我什么办法来举起三十八万斤的石块?

  十二微微一笑,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你是不是在想,这天道之力现在展示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

  我点了点头。

  “并不是天道之力弱,而是你没有将它开发出来,你的体内,蕴含着无尽的天道符文,连我都看不透彻,只是你无法运用罢了。

  不过这也并不能怪你,而是如今世界的整体趋势所致,无论新世界,还是旧世界,大部分人都只有了一种信仰,那就是科学和理性。

  而天道之力,类似于你所在国度的修真之力,神佛之力,都来自于对于天地,诸神的信仰。人们信仰诸神,诸神获得信仰之力,然后反哺他的信徒。丧失了对诸神的信仰,就无法研习古法,这是大势所趋。

  而这片世界,太古年间的真神,如女娲,以及后来的黄帝炎帝协同存活下来的修炼者,都因为信仰的缺失从地球出走,去了更适合他们存在的土地,到了他们的境界,可以随意开辟神土,制造如人类一般的生物,所以地球并不是他们唯一的栖息地。

  说得好听一点,是人类的发展迫使诸神出走,这只是偏向人类而言。实际上,是诸神抛弃了人类,人类将以他们所信仰的科技,应付天地之灾祸。”

  十二娓娓道来,地球上竟有如此的历史,让我惊叹,诸神出走,人类以自身的智慧对抗着天灾,无论洪水,地震,还是火山爆发,我们都凭脆弱的躯体,运用无穷的智慧,与之抗衡。

  这些轶事,不仅让我感受到了远古的神灵文化的精妙,更是让我体会到了人类自身的强大,即使人类是诸神所创造,也可以超越诸神。

  这样的想法就在那个时刻根植在了我的心中,让我在应对以后的考验时,没有了任何的杂念,只有变强一念而已。

  “既然诸神出走,我该怎么变强?”

  “诸神出走,连我的力量也在无尽的岁月中慢慢的流失了,我原本距离神格只差一步,却被仇敌打伤,无意间坠落地球,那时的我依然有机会突破,可是我慢慢的发现,在地球的这个世界环境中,我们赖以变强的信仰之力,稀薄得几乎匿迹。

  就连我体内的力量也在慢慢的消失,就像是被天地间的科技之力蒸发掉了一样,直到现在,我肉身的力量已经不到万斤。

  天道也同样如此,旧世界的天道,是除了我以外,唯一一个坚持留在地球的修炼者,他的境界高得离谱,早就是超越神的存在,可有形,可无形,千变万化。

  可是他的力量也在消散,否则也不会被殇所击杀,在太古时代,他是连女娲都忌惮的对手,他如果拥有最初的实力,甚至可以用意念抹杀掉殇。

  他原本也可以迁徙,却只凭一己执念,留在了地球,他对旧世界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情感,也是这份情感,导致了他的陨落,不可谓悲,也不可谓喜,死得其所而已。”

  我静静的听着十二讲述这些历史,再也没有急切的询问如何提升力量,在十二讲述天道的故事时,我背后的那些符文再度蔓延到了我的全身,散发着莹莹微光,就像是在哀悼,或是追忆。

  这些符文甚至溢出了情感,蔓延到了我的大脑,我似乎看到了当年天道与殇对峙的画面。

  漫天雷鸣,伴随着金色霹雳,一个穿着黑色丧服的男子踏空而行,硬撼九天霹雳,他的背后,十颗光球环绕成圈,弥漫出无限生机,宛如宇宙星辰般耀眼。

  我无法看清男子的相貌,每一次撞击都会发出轰鸣的爆炸声与强烈的闪光,黑丧服男子的脸似乎永远都埋在光中,神秘莫测。

  终于,霹雳也被黑丧服男子震退了,整个天穹变得更加的暴戾,乌云翻滚,雷声如鼓点般响起,连续不绝。

  一道云雾化成的人身,裹着金色的闪电从乌云中踏来,这是一道虚影,持着一柄云中利剑,猛的朝黑丧服男子劈去,宛如用刀在砍杀,完全没有用剑的美感。

  黑丧服男子依旧无惧,正面迎上,疯狂出拳,生生将竖劈下来的剑锋击退,最后一拳打散了虚影。

  一时乌云散去,雷声顿止,涓涓细雨从云朵上滴落,滋养着大地。

  “该死,被他逃了!”

  只听黑丧服男子叹了一声,我的眼前再度出现的画面,已是十二倚在门边对我述说往事,而且正好接着刚才所述,就像我之前观看脑海中的画面没有消耗半点时间似的。

  真是奇妙,全身符文褪去,再度收到了我的后背,我原以为这是璀璨之匙带来的变异,却没想到是天生便有的,只是璀璨之匙的融入,激活了它的存在,让他再度显现了出来。

  天道之力,不可谓不强大,那金色霹雳,虚无幻影,随意一击都可以让屋舍毁灭,大地塌陷,却依旧不敌黑丧服男子。

  黑丧服男子的强大可见一斑,或是说殇的强大在地球上已然无可匹敌,无论新世界,还是旧世界,都是一样。

  十二继续说着,讲到了朱星:“我还在天外故乡时,就听说过朱星,它们是一颗名叫青煌的天外行星所产,这颗星球上的人,不仅信仰科技,也信仰诸神,不过和地球一样,最终科技占了主导地位。

  但是青煌星人的智慧非同凡响,他们将科技和神力结合到了一起,创造了朱星这种能量体,这让他们即使是在信仰之力缺乏的土地上,也能修炼神力,甚至还因此走出过几名震颤宇宙的天才。

  青煌星的修炼者,以星境划分等级,星境总共十级,以吸纳朱星的数量来计算,算是一种简单而直接的修炼方式。

  传言到达十星境以上的人,要么成为了神,要么成为了神的近卫,简单的修炼方式,成果却依然霸道。”

  “我打碎了一颗朱星,是不是说明我到了一星境?”我举一反三的问道,等待十二的认同,谁知道他却给了我一个白眼。

  “你打败了朱星,不过是再度得到了它们的认可,有可能再容纳它们,你虽然有一星境的实力,但并没有到达一星境。

  我这里有一套你的前世留下来的修炼方法,你自己领悟吧。”

  说着,十二从上衣夹层中取出一本现代印刷品,朝我扔了过来。

  我接过书,无语道:“你确定这是我前世留下的?他是多少年前的人?”

  我翻看着这一本崭新的书籍,突然意识到我忽略了我前世到底是哪个时代,发生了什么事件。

  。酷匠网4A永h久}免费nK看C小N说/☆

  “你的前世,是第二文明时代的人,第二文明时代被摧毁,你们这个时代才被建立,被称作第三文明时代。当然,这些都是我的命名,地球亿万年间,无数文明被摧毁,然后又建立,我只是取的较为庞大的文明体系,予以名称。

  说简单一点,你和你的前世,相隔了大概五亿年的时光吧,他们那时的科技,比你们现在要先进得多,至少不会用核弹这样没有威力的东西。”

  十二风轻云淡的说道,就像在说一栋平房被推倒了,然后建立了一座楼房这样常见的事情一般。

  一个文明,可不是建造楼房那么简单。

  地球存在了无数载,许多人都想象着在所知的人类文明之前,或许出现了其他文明,比如亚特兰蒂斯云云,不过这都是比较保守的猜测,时间跨度并不大。

  十二所说的话,如果可以让那些科学家找到一定依据,绝对可以成为一项极其宏大的研究课题。

  核弹都是没有威力的武器,这得让多少物理学家发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