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朴的石质大门发出“孔卡”的响声,缓慢的打开,门中是一片漆黑的天幕,繁星点缀。

  “进去吧。”十二站在门边,向我说道。

  此刻的我,换上了一身白色的纯棉衣裤,精神抖擞,经过一个礼拜的调养,我的身体才恢复到如今这个地步。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朱星阵里的压力有多么强大,我深有体会,即使有璀璨之匙强化我的身体,我也难以抵御那种贯入脏腑的力量。

  “嗯。”我点了点头,迈步走向石门。

  早在七天前我就做出了决定,我想要获得力量,我不想要像个废人一样瘫倒在地,只能呆呆的看着世间的一切。

  我确实还没有做好所谓救世的心理准备,但是我却十分清楚,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走到了门边,我有些犹豫不定,只要再踏入一步,我就将面对那股神秘的力量,这来自天外的朱星,实在是神秘,就像是拥有自我意志一般。

  “走你!”

  身后传来一声笑语,我的臀部再次受击,我不是圣斗士,所以同样的招式在我的身上居然成功了两次。

  我跌跌撞撞的冲进了石门,没有倒下,勉强的稳住了身形。

  “轰!”

  就像是天上有一只隐形的巨掌,狠狠的拍击在我的头上,我的双腿在瞬间变得软绵绵的,酸软得有些可怖。

  仅仅刚进入这朱星阵而已,我就必须咬牙坚持,要知道,我拥有璀璨之匙的时候,在里面呆上一小时才会有所反应。

  十二这一次没有关上石门,我能够感受到他正站在石门边上注视着我,虽然他以一种毫不走心,就像是在打闹般的方式将我一脚踢进了朱星阵,但是我知道他十分在意我的情况。

  因为此时的他像极了一个人——我的师父,吴天弃,这让我更加坚信了他和我的师父是同根而生,那发自灵魂的魅力,可是伪装不出来的。

  在我年幼的时候,师父总是把我丢进一个小黑屋,要我在黑暗中用简陋的道具解开他早已准备好的锁头,然后老不正经的说要到夜店去找几个漂亮妹子,隔天再回来。

  可是每当我解开锁头的瞬间,他都会奇迹般的出现,然后打两个酒嗝,说自己刚好回来了,顺便帮我打开了门,然后一个劲的夸耀着夜店的妹子屁股真大,酒量真好。

  结果他每次都因为着急为我开门,而忘记收拾放在墙脚的酒瓶,这些酒瓶完美的出卖了他。

  师父就是这样一个人,平时看似老不正经,却是一个温柔如水的男人,他会严厉的对我进行训练,也会偷偷的躲在墙脚,透过墙上的小孔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这几天里,我一直向十二询问师父的下落,他只是告诉我,一切自有天意。

  直到今天我决意进入朱星阵,在一番死缠烂打之下,他才告诉我实情,并给我看了一段师父留下的录像。

  录像中,师父大概介绍了当下的情况,和十二所说大同小异。

  十二和师父共同做下决定,就算作出牺牲,也务必要让事件按照当下的情势发展下去,他们不敢改变未来,生怕再度出现劫难。

  旧世界的天道已经被毁灭,没人知道新世界在这亿万年间,是否诞生出了属于它自身的天道,在没有可以与天道相抗的能力之时,十二只能选择妥协,作为天外来人,他隐约感到了新世界也产生了一种排异性。

  那是土生土长的天道,或者说是真神所产生的领域场能,可以排斥一切不属于该世界的物种。

  十二因为没有身处新世界,永世呆在世界通道中,对这种排异性感受得不是那么强烈,所以也无法确定是否有天道降临。

  而后,十二又给我看了一段录像,录像中,师父在狭窄的地下古墓通道中与一个穿着风衣的蒙面男子大战,他的拳头砸在那蒙面男子身上,竟然发出“铿锵”的金属碰撞声。

  师父一惊,就要朝外逃去,那蒙面男子也不追赶,双臂一扬,露出风衣下闪烁着金属光泽的身体,他的胸前,出现了数十个机关发射器。

  这蒙面男子居然是一个机器人!

  机关发射器喷射着慑人的火舌,一道道比子弹还要极速的箭矢从发射器中汹涌而出,师父躲避不能,已然有些佝偻的身躯被箭矢射穿,口吐殷红之血。

  被箭矢穿透的师父,早已成为了我的噩梦,我无数次梦见过这个场景,今天才看到了完整的过程。

  那机器人再度穿好了风衣,走近师父,将一颗闪烁着光芒的钻石放在了他高举的手中。

  那璀璨之匙,竟然是敌人放在师父手中的,那瞬间,我什么都明白了,二十多年无忧无虑的我,为何会在一月之内,突然遭到针对。

  这原本就是敌人布好的局,料到了我会去夺璀璨之匙,然后顺藤摸瓜的找到了我。

  我还天真的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夺取了璀璨之匙,想要就此金盆洗手,过上普通人的生活,真是太无知了。

  师父对我隐藏的世界,实在是不可思议,伟大而神秘,我已经躲了二十多年,不能再躲下去了。

  知道了这一切,我的迷惑全部烟消云散,现在与未来,我所爱的一切,只能够依靠我的努力来保护,我不能让师父的悲剧再次上演。

  我已经成功与朱星融合过一次,即使朱星否认了我,离体而去,我也依旧有机会再次获得朱星的力量。

  只要获得它们的认可,我将有迎战殇与U的力量。

  救世与否我不在乎,打败U,是连唐嫣然都拥有的觉悟,我就是为了实现这个姐姐的愿望,也该奋力一搏,何况还有杀父之仇,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早已把师父当做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坚定的意念就像是一个有力的巨人,将我颤巍巍的身体扶起,对抗着四方如潮水般涌来的压力。

  我置身朱星阵中,呼唤着璀璨之匙的力量。

  朱星有无数,璀璨之匙却只有那一颗,它是最早认可我的朱星,也是救过我一命的朱星,我坚信它能与我产生共鸣。

  “璀璨之匙!”

  #酷◎匠~网N永c久4免X‘费+看M小说Yq

  我大声呼喝着,只见漆黑的天穹之中,一粒银色的星辰划过天幕,向下坠来,我的腿已然麻痹,完全是靠着意志坚挺着,笔直的站了起来。

  我知道那颗划落的星辰就是璀璨之匙,那熟悉的感觉,早已烙印在了我的身体之中。

  我伸出右手,模仿着师父临终前如同朝圣般的模样,迎接着这颗朱星,让它能够重回我的怀抱。

  “啊!”

  我的胸口传来阵痛,璀璨之匙渐渐接近,竟然化作一道流光,轰击在了我的胸口处。

  其势不止,又绕到了我的背后,如一把笨重的铁锤,砸在了我的腰间。

  “再来!”

  我止不住朝前走了几步,就要跌倒,口中却是低喝,我知道这是它对我的考验,我必须要坚持住。

  “喝!”

  我再也受不了被动的挨揍,迎着压力,卯足了全力,一拳轰击而出,看似软绵绵的一拳,和璀璨之匙相撞,一时间光耀不止,我的眼睛被迫闭合。

  我的拳头,居然没有感受到痛处,反而感觉到手臂拥有了蓬勃巨力,沛然不止。

  光芒四射,我的上衣骤然爆裂,我习惯了眼前的光芒,再度睁开眼睛,清晰的看到无尽的符文从我的背后蔓延到我的全身上下,那是璀璨之匙和我融合后产生的符文。

  可是,璀璨之匙不是还在和我对峙吗?这符文怎么又跑出来了?

  我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璀璨之匙,那一颗洁白无瑕的钻石,竟然开始出现血红的纹路,鸽子蛋般大小的璀璨之匙,在我的拳风侵蚀之下,渐渐的磨成齑粉。

  它确实在与我相抗,那充满着天外力量的朱星,竟然被我这疲乏不堪的身躯击溃。

  我已然忘我,体内产生了多大力量,全部都灌输到了拳头之上,璀璨之匙也开始燃烧着自己,发出更加强横的力量,与我对撞。

  “天道符文!”

  空间里响起十二惊讶的声音,我此刻根本没有时间理会他物,全部精气神都灌注在了拳头之上。

  不断涌现的力量被我全部抽调,再也无法产生更多的气力。

  “破!”

  我用尽了全力,我分明是想要夺回璀璨之匙,可是却在此刻用尽全力与它对峙,战意充斥了我的大脑,我如果此刻收手,只会两败俱伤。

  璀璨之匙仿佛也明白了我的心意,光芒更胜,整个化为了齑粉,爆发出无尽的力量,向我迎来。

  虚空中传来阵阵轰鸣声,如同天崩地裂,一颗朱星自爆所产生的力量甚是强大,我的手臂不住的颤抖着,整个人横飞了出去,口中吐出乌血。

  “十二……”

  我只剩下叫出十二名字的力气,他在我倒地之前接住了我,一脸的担忧。

  我冲着他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一张贱贱的笑着的老脸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师父,我丢脸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