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朴的地下墓穴入口,干燥疏松的泥土簌簌掉落,一个老人跌跌撞撞的从墓穴深处冲出,浑身染满了鲜血,痛苦使他面目狰狞,看起来像是一个来自深渊的恶鬼。

  打磨得光滑的银色箭头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无数的窟窿,他的整个身体都被射成了一个筛子。

  冲出墓穴,再见阳光,他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身躯,双膝跪地,一手撑在地面上,一手高举,摊开。

  纯净无瑕的钻石在他干裂的手中熠熠发光,璀璨的光华照耀了过路人的眼睛,一个暴走族用手中的手机记录下了这个瞬间,制成视频,立刻发到了网上。

  视频的最后一秒,老人的嘴角难以觉察的微微翘起,颓然倒地。

  “师父!”

  我惊恐的大声呼喊着,那个噩梦中经常出现的画面太过恐怖,我无法直视。

  “啊……”

  我照惯例的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全身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我无法抵御这种疼痛,整个身子瘫软在了床上。

  唯一能动的脖子,让我能够环视我所处的环境,一张硬板床,一个纯净明亮的空间,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该死,又是那个痘痘男的房间,我不禁全身发颤,晕倒前那种五脏六腑受到压迫,近乎窒息的感觉我记忆犹新,死亡将近的感觉也不过与此。

  可是这个该死的痘痘男又将我从那个漆黑空间里带到了这里,将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大声说,我相信他可以听到我所说的话,他在这两个空间中,就像是神祇,没有他无法看到的图像,无法听到的声音,无法创造的事物。

  “锻炼你,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这是一场锻炼,可是,你没能坚持下来。”

  飘渺的声音传来,他并没有在这间屋子里,而是用传声的方法和我对话。

  “锻炼?我为什么要锻炼?”

  我嗤笑着,反驳着他的谬论,我现在反正是光棍一条,不再忌讳什么言论。

  “因为你的对手很强。你注定要和他相遇,和他对抗,这是你师父的选择,也是我的选择。”痘痘男说。

  “我师父?关我师父什么事?”在这世界上,我无法放下的那么几个人之中,师父是其中一个,关于他的言论,无论何时都可以牵动我的心。

  痘痘男叹了一口气,说:“哎,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听完这个故事,你就一切都明白了,没有询问你的意见,就把你送进朱星阵,是我办事不妥,如果你听完这个故事,依然选择逃避你的对手,我会送你回去,回到三年后。”

  我点了点头,示意让他讲,我这副样子,连把耳朵堵上都没有办法。

  痘痘男娓娓道来:“在太古时代,万物开始萌芽,一个名叫十二的男人从天外来到了地球,这时的地球,虽然生机勃勃,但是却没有人类的存在,十二过了几千年无聊的生活,开始了沉睡。

  直到一个叫做女娲的女人唤醒了十二,女娲和十二一样,十分孤独,想要人陪伴,用泥土塑造了无数与她容貌相似的女人,但是那些只是泥土,无法真正的变成活物陪伴她。

  十二向女娲提出了建议,他会一种灵魂分离之法,女娲是他所见过的,拥有无穷天灵的人,灵魂也异常强大,如果女娲习得这种法门,将灵魂分割成亿万份也不会对她造成致命损害。

  女娲确实天赋异禀,十二耗费一生所习得的法门,她只花了一天便顺利学会,并且熟练的运用此法,将灵魂分割成成千上万份,分给了那些泥人。

  泥人拥有了灵魂,如十二所料想的那样,拥有了思想,学会了思考,更是拥有了形形色色的独立人格。

  有了这一次成功的案例,女娲又将十二作为原型,捏造了和女人同样数量的男人,再次赋予了灵魂。

  从此,地球上出现了人类,开始了不断的进化与创造,开创了地球上最璀璨的人类文明。

  可是女娲也因此受到了灵魂上的创伤,开始了长眠,长眠之前,她将一个匣子交给了十二,并告诉十二匣子的用途。

  十二收下匣子,融入了人类的族群之中,没过多久,就和一位人类女人相恋,开始了一段精彩的人生。

  可是好景不长,十二作为天外来客,他的族群,寿命极长,近乎无穷无尽,可是人类的本源来自泥土,太过脆弱,十二的爱人仅仅活到五十六岁就不幸死亡。

  失去爱人的十二,拿出了女娲交给他的匣子,整个人躺入了匣子中。

  匣子的能力是控制时流,十二通过匣子,幸运的回到了她的爱人还没有死去之时,他决定将自己的一半灵魂力量灌输给他的爱人,让他的爱人能够继续活下去。

  可是这样的举动,惹怒了天道,在十二施法之时,天地间昏暗一片,雷声大作,无数劫雷将目标对准了十二的天灵盖。

  十二正在灵魂分离的关键时刻,被劫雷击中,他的灵魂被生生的劈成了三份,他的灵魂可没有女娲那么强大,两份灵魂离体过久,眼看就要魂飞烟灭,连本体也会受到致命创伤。

  这时,女娲感应到十二的危机,提前从长眠中醒来,为他挡下了第二道劫雷,与天相抗,那女娲竟有通天之能,连天地也为之颤抖,那一场战斗打成了平手。

  天道与女娲订下协议,迫于匣子的逆天功用,天道责令女娲创造一片新世界,女娲给予十二的匣子,只能在新世界产生效用,属于天道的世界,没有任何东西能挑战他的威严。

  而十二,受到忤逆天道的惩罚,将永世住在新旧世界的夹缝中,镇守新旧世界通道。

  此后,十二的爱人在旧世界里孤独终老,女娲利用匣子为十二打造了一个庞大的空间,用来连接新旧世界,十二不得不遵从天道,永生滞于其内,即使他是天外来客,也无法战胜这片世界的天道。

  唯一的好消息是,十二分离出来的灵魂,被女娲放置在了两个全新的泥塑当中,保证了他们的完好,并让他们能够在新世界里生活,十二也因此没有受到创伤。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十二的两个灵魂在新世界里开始了无尽的轮回,十二也老老实实的镇守着两个世界的通道。

  直到有一天,十二的存活在新世界的两个灵魂之一,在新世界中记忆觉醒,获得了比十二更加强大的力量,强行突破了两个世界的界限,想要对旧世界的天道展开报复。

  他的名字,叫做殇。

  他对天道的仇恨,已经到达了疯狂而偏执的地步,以“天道对我不公,我令世人早夭。”为口号,凭借他的超绝实力,召集了许多能人异士,共举逆天大旗。

  他……成功了。

  天道将他无可奈何,九天劫雷,对他没有丝毫用处,他酣畅淋漓的在旧世界肆意屠杀,让旧世界成为了人间地狱。

  看e9正版Q章“√节上p酷匠)l网Q

  十二无法敌过他,也无法从匣子当中走出去,只能痛恨自己的本性如此残暴,却无可奈何。

  当时的女娲,早已飞升,去到了世人无法触及的神界,殇的暴虐,已然没有人可以阻挡。

  殇在旧世界肆虐了三年,力量进一步的提升,连没有形体的天道都被他虐杀致死,匣子的力量从那时开始,重新得到了解放。

  也是在那个时刻,一个只有十多岁的小男孩走到了我的身边,凭借着一己之力,从新世界找到了隐藏在匣子中的我,让我带他去旧世界。

  旧世界的生灵涂炭,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新世界,它们本来就是正反两面,由匣子连接,一方失调,另一方就会失去平衡。

  这个孩子说,他能够平息这一切,他的体内拥有和殇那个魔头一样的力量。

  最后,他真的去了旧世界,斩杀了殇,他归来的时候,全身浴血,像是欲火的凤凰,地狱的魔神。

  他将他的力量来源尽数留在了匣子中,那是数百颗璀璨的石头,它们叫做朱星,也是天外奇物,殇和这个男孩的力量都来自于朱星。

  殇所获得的朱星已经随他一同转世,男孩把朱星留在匣子当中,就是为了防止有一天殇的再临,而他,平淡的过完了一生。”

  痘痘男讲完了,不,现在或许应该叫他十二,他的名字就是十二,这个故事其实就是他的经历,我就是再笨也听出来了。

  “那个男孩是你的另一份灵魂?我就是他的转世?”

  我难以压抑我内心的想法,十二故事中给我的暗示,都指向了这个结果。

  “对了一半。”十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

  “哪一半?”

  “你确实是那个男孩的转世,如果我的另一份灵魂没有看走眼的话……可是我现在也在怀疑了,你怎么可能是当初那个坚毅的孩子。”

  师父……

  “你的师父,前世选择了你,今生也选择了你,前世的你,年少就要面临世界的劫难,我已亏欠你许多,世界已亏欠你许多。

  今生,你的师父让你安然的度过了华美的青春岁月,可是现在,殇的手下已经将他唤醒,世界又将陷于他的魔爪之下,你自己抉择吧,战还是逃?无论哪一条,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因为,你的力量,远远地高于我。”

  战,还是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