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老头,你不是说你对这里很熟悉吗?”

  我大声的叫着,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老头,竟然比被璀璨之匙强化过的我还跑得快。

  “对啊,熟悉归熟悉,不过这些东西,依旧是要对付的。”

  吴天弃头也不回,疯也似的朝着甬道的尽头冲去,这哪里是在对付,根本就是在逃命。

  这是一条宽度大约三米的甬道,长度却无法估量,我们的身后,铺天盖地的甲虫宛如黑色的巨浪携着千钧之力朝我们袭来。

  师傅告诉我,这些小东西不会吃人,不过会毫不留情的将人的躯体当做温暖的巢穴,就算被它们包裹,一般人也能够继续活上十天半个月。

  我听后一阵反胃,当时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我宁愿它们把我吃了。”然后也像疯狗一样,朝着师傅追去。

  “呼……”

  这一条甬道至少有几公里长,我们抵达安全位置时已经累得够呛,站在新的房间里,大口的喘着气。

  看着身后的巨大石门慢慢关闭,汹涌的虫潮依依不舍的退去,我至今心有余悸,要是原来的我,根本无法逃过这场劫难。

  而我的师傅吴天弃,就像没事儿人一样,虽然同样贪婪的呼吸着,但是却显得格外轻松,还从兜里掏出了一支香烟叼在嘴上。

  他是不抽烟的,叼一根烟在嘴上,只是他的习惯,他说这样能够保持头脑的清醒,不过最重要的是,一个叼烟的男人,更加显得沧桑,更加有男人味。

  我虽然不能苟同他的说法,但是也不反对,这是他对人生的领悟,我又怎么可能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他的身上。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看着活生生站在面前的吴天弃,我不由得叹道。

  “当然不是,老子确实活得好好的。”吴天弃一掌向我拍来,被我避过。

  “那么这真的是三年以前了?”我再度问道,在之前的房间里,我已经向他确认了时间,可是因为看到了久别,甚至是永别的师傅,我依然有些难以置信。

  “嗯,你既然乘坐时流之棺而来,应该知道它的作用吧?”吴天弃说着,竟然不紧不慢的摸出一匣火柴,破天荒的点燃了口中叼着的烟。

  “时流之棺,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神器,一个出色的时间调律者,无时无刻不在修复着世界的错误。”

  他并没有给我说话的时间,继续说着,我有问题要问,可是他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的出现,应该就是它修复时间漏洞的一部分工作,可是,有一件事情,自从你出现之后,我一直想不明白……”

  吴天弃终于停顿了下来,给了我说话的机会:“什么事情你想不明白?还有,你为什么知道时流之棺,还有……”

  我想要一口气把所有问题问完,我这个师傅,虽然看似和蔼,但是脾气古怪,他说话的时候,如果你插了嘴,他会十分生气,所以我只能趁他说话的间隙问问题。

  “时流之棺居然会把你这个没用的小偷传过来,我真是想不明白你能有什么用……”吴天弃用惯用的鄙夷目光看着我,我却并不生气。

  自从师傅死后,我才知道,他以前对我的看轻,是让我对这些墓葬感到敬畏,不希望我涉险,所以一直没有让我踏上盗墓的旅途。

  “好了,别装了,你的日记都写着你的心情呢,你可别忘了,今天你就会死,你那些遗产,都被我保留了,包括那些厚厚的笔记本。”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尽量的保持着调侃的心态,可是说着说着,却有些感慨,有些怅然,还有诸多的疑惑。

  过去能够改变吗?师傅还会不会死在今天?我能够轻松的说出这句话,是因为潜意识中已经默认了我的到来能够改变师傅的命运。

  可是,如果我的到来已经是命运所安排的呢?我简直不敢想象。

  “那些笔记你都看了?”吴天弃吐了一口烟雾,问我。

  “没有,关于你记录的地下墓穴的东西,我全部烧给你了,我只看了关于我的生活日记。”我如实回答,我可没有偷窥癖,师傅不想要让我看到的东西,就算他死了,我也会遵从他的指令,不去翻看哪怕一个字。

  “这样啊……我这老头确实早就该死了……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吴天弃很少见的叹了一口气,莫名其妙的言语却难得的有些正经,他将烟屁股随意丢在了地上,再次推开了这间石室的大门。

  我的烂话基本上都是跟着他学的,但是我不能和他一样,不论什么年纪,什么状况,都能说出一些烂话。这一次,连他都正经了,他将带我去见的人该是如何的牛逼?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我们已经经过了很多间石室,每两间石室之间,总会有千奇百怪,异想天开的陷阱。

  诸如甲虫群的生物攻击,巨型铡刀阵,或者是梅花桩……

  据师傅所说,梅花桩是这个地下墓穴的最后一个机关,只要度过梅花桩,我们就能到达地下墓穴的尽头。

  师傅并没有带我回到地面的打算,这也是我不那么担心的原因,他在未来的我的记忆中是死在墓穴口的,就算命运不可逆,他也不会在深入墓穴的途中出现危机。

  布置梅花桩的地方是一片漆黑,看似辽阔无边的空间,站在起点处,只能隐约的看到极远处的一扇石门。

  那扇石门就像是漂浮在空中一般,泛着微微青光,并且整个空间内,也只有石门的周围才有些许亮光,脚下的木桩必须由师傅所携带的火把的光亮才能看清。

  师傅拿着火把,轻车熟路的踏上木桩,如若不是火把的火光照亮了他脚下的木桩,我肯定会认为他是一个轻功卓绝的武林高手。

  当然,那只是小说中的武林高手,现实中的高手,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踏空飞行几公里,轻功确实存在,但只是用来偶尔飞檐走壁,穿越一些难以度过的障碍的。

  “啊!”

  师傅在前面带路,我只需要跟在他的后面,踏上他已经踩踏过的木桩向前行进,简直轻松惬意。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分明十分认真地记下了师傅所踩过的木桩,然后踏了上去,但是脚下居然空了——他之前踩过的木桩,竟然在被我踩踏后消失不见了。

  我可以明确的感觉到,那木桩不是收缩到了某个地方,而是消失在了虚无之中。

  一脚踏空的我这才看清,这个梅花桩的场地是如何的构造而成——数以千计的梅花桩,全部悬浮在空中,我的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之所以我能够了解这一切,是因为我已经掉了下去……

  -酷wB匠F…网$正版首,a发4o

  “妈蛋,我不会死在这里吧……”

  我还在掉落,早已看不清楚师傅的身影,一种名叫绝望的情绪在我的心中不断的生长。

  我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接受着这个令人蛋疼的结局,我越是去想这个深渊的底部有什么,心中就越是恐惧,所以还不如不想。

  所有魔障都是由心而生,战胜了自己的心,周围的一切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