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背叛的滋味,这或许跟我十几年来几乎只与师傅一个人往来有关,自从师傅死后,我才开始融入这个社会,融入学校。

  我觉得我可以信任我关心的每一个人,可是在这一刻,我的想法彻底崩塌了,我在漆黑的棺材中,似乎能够看到肖雨晴阴险的嘲笑。

  她是不可能预料到今天的这次实验的,却在这时候动了手,让我穿越到其他的时空去。

  只有一个可能,她始终是潜伏在我身边的一颗炸弹,她的放置人声控她在此事爆炸,或是给予了她视情况爆炸的权利。

  {.酷,;匠,网、永n久|T免费##看f小|u说u

  我在石棺中已经度过了几个小时,无聊至极我也开始思索肖雨晴到我身边来的一幕幕场景。

  现在想来,除了那个行李箱的巧合,似乎一切都有些不自然。

  首先是肖雨晴编造的身份,既然她隶属秘密组织,为何还会暴露身份来接触我,并且没有要求我做任何事情,如果真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保护我,暗中进行就够了,这样会让她的组织更加隐秘。

  当然,事后知道了这个身份是假的,这个不自然也就说得通了。

  其次,酒店里的那一枪,我虽然一直以来都认为她打偏那一枪是因为没用过枪,以及心理不过硬,但是那时她与面具男的距离不是一般的近,那一枪偏得太过离谱,甚至让我下意识的认为是那个面具男能力惊人。

  这种心理暗示是无法逃脱的,除非你拥有对自己力量绝对的信心,比如说现在的我,就拥有这样的信心,所以才发现了当时的蹊跷。

  与其说是我在肖雨晴危难之际救了她,倒不如说是她利用一切因素配合着面具男给我设下了一个陷阱,让面具男能够更好的狙杀我。

  可是我就算知道了这些,依然无法恨她,我能够看得出来,她平时和我们相处的时候,都很真诚,那一天夜晚的宿醉绝对不是在演戏,她的真情,早已浸透了我的心。

  我现在已然不敢轻易相信她,但是依旧不希望她因为将我推进石棺而被我的师兄或是唐嫣然伤害,我希望有一天能够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如果我能够去到未来,只有她活下来,我才能够问个明白。

  对了,我差点忘记了,按照师兄的推论,我从进入石棺那一刻,就将被他们所遗忘,他们只会记得好像有一个人被推进了石棺,谁能在未来记起我呢?唐嫣然?或者是游天琳?抑或是那理性无比,做什么事都留有后手的师兄?

  如果和唐嫣然一样,我去到了二十年后,那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唐嫣然和游天琳早已婚嫁了吧,师兄的女儿也该到了二十多岁,那景象对我来说,还不如面对森罗地狱要好得多。

  我的女友,和一个从天而降,但是相处甚好的姐姐,都已经嫁人,我哭泣着上去和她们相拥,却被她们的老公打得鸡飞狗跳,最后她们还会朝我吐口水,把我当做一个陌生无比的街头流氓。

  我找到师兄,倾诉我的事迹,他或许会把我的倾诉当成是泡他家妞儿的手段,或是想要在医院谋取职位的策略,他会十分理智的告诉我说:“兄弟,攀亲戚这一招,太老套了,而且我从来就没有一个叫做吴隘的师弟。”

  “那你的师弟是谁?”我肯定会这样问。

  “我师弟?我师弟二十年前就失踪啦!”

  到处碰壁的我,肯定会自杀的。

  这样想着想着,我突然感觉到眼前似乎出现了一道黄色的光芒。

  在石棺中,我一直是闭着眼睛在思考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的,这一道光芒,成为了划破黑暗的第一把尖刀。

  时流之棺终于开启了。

  我有些害怕张开眼睛,我难以想象二十年后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会不会连吃个饭都不知道怎么吃,饭店会不会都开在天上?

  “吴隘!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做梦了吧?怎么会听到这个声音……

  二十年后?他难道复活了?

  还没等我细细思考,一只有力的大手已经扼住了我的手腕。

  “别装死了,赶紧起来,再给我说怎么回事。”

  果然是他,我的师傅,吴天弃,刚才他扼住我手腕的方法是他惯用的把脉手法,主要是用来诊断我晚上是否装睡。

  这一招,还是他费了很大劲去拜访老中医学到的,只是为了防止我晚上装睡,然后跟着他去干一些与盗墓相关的工作。

  “师傅!”我睁开了眼睛,就在睁开的瞬间,我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那张脸,我真是太熟悉不过了。

  他老人家还是穿着一身破烂,一身灰扑扑的中山装,一双黑色的老式布鞋,腰上挎着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挎包,手中拿着一个火把,俨然一个旧时代赶去上夜校的学生。

  这一身衣着,我无数次做梦都会看到,那个被乱箭射死在墓葬门口的师傅,就是穿的这一身。

  “啪!”

  我的脸被狠狠的打了一耳光。

  “老子叫你不要跟着我,你还是跟来了!跟来也就罢了,还给我装死,你说该不该打!”看到师傅装作生气的样子,我感到舒心了很多。

  我连忙应着:“该打,该打。”

  说完,我又立刻补充道:“可是师傅,我也不是想要跟来啊,我也是被逼无奈……”

  “老子当然知道,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能随便进来?”

  师傅一把将我从石棺里拉了出来,借着他手中火把的微弱光芒,我大致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只有大概五十平米的房间,四周墙壁全部都是石质,上面刻满了许多看起来像是象形文字的东西,这样的文字,石棺旁边的一道石碑上也有。

  “这里是……”

  在看到这环境的时候,我的大脑立刻反应出,我似乎来过这里。

  仔细一思索,却知道我并没有来过这里,可是大脑却给我制造了这样的错觉,那么记忆中的这个房间,是从哪里得来的呢?

  等我想到那个来源,心中已是无比惊恐,唐嫣然!我是从唐嫣然的口中,得知了这个地方,并且将她的口述转化为了自我想象的图像记忆到了脑海中。

  所以当我看到这里,才会觉得自己来过。

  绝对没有差错了,这里就是唐嫣然所描述的她发现时流之棺,并且躺进去的那个地方,那个神秘的地下古墓中的一个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