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右拳,完全的嵌入了时流之棺中间的凹槽内,它自动的旋转了一圈,只听到整个石棺发出空卡空卡的响声,下一刹那,棺门轰然洞开。

  我的手臂在那一瞬间恢复了知觉,我能够了解到这个情况,是因为我一直在试图拔出右拳,在石棺打开的那一瞬间,我的手臂失去束缚,我又用力过猛,导致我此刻整个人失去重心四脚朝天的摔在了地上。

  不过结果总归是好的,时流之棺已经打开了,我立刻爬了起来,张文涛和唐嫣然已经守在了石棺旁边,认真的观察着石棺内部。

  我也立刻围了上去,并招呼着拘谨的站在一旁的肖雨晴:“你也过来看看啊!”

  “我就不了,你们弄你们的。”

  肖雨晴拒绝道,她之前私下也表示过她不会参与这件事情,以防她也被张文涛怀疑,毕竟她的身份更加可疑。

  其实这时流之棺,就算看了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正如唐嫣然所说,棺材内部刻满了和我后背上的文字相似的文字,其他地方,完全没有任何奇异之处,和普通的棺材差不了多少。

  那文字张文涛看了半天,也是没能看懂,他跟着师傅学了一些古文字方面的知识,不过完全用不上。

  “这是地底世界的特殊符文,我推断这些符文就是时流之棺的力量来源。”唐嫣然对张文涛解释道。

  “嗯,应该是这样。”张文涛难得的和唐嫣然保持了一致的观点,“不过,看到了这一切,我更加确信你并没有在这个石棺里度过了二十年。”

  “呵呵,可惜,我确实在这石棺里度过了二十年。”唐嫣然嗤笑道。

  张文涛推了推眼镜:“我就算假设你一直呆在石棺里,可是你这二十年在石棺里,难道一直保持着清醒?能够确认时间的流动?”

  “这个……我没有,我在躺入时流之棺后就陷入了沉睡。”唐嫣然说完,默然了。

  “如果你是保持着沉睡状态,你中途甚至可能被人从石棺中取出来,做上一些不太好的事情,然后再放回去。

  你无法在石棺中保持清醒,就不能够断言你在石棺中度过了二十年。”

  张文涛的话虽然有些粗鲁,但是却无懈可击,要是我当时再度触发时流之棺,再把沉睡的唐嫣然放回去,期间我不管对她做了什么,她都不会知道。

  “下面就是证实我的推论的时候。”张文涛继续说着,将摄像头放入了石棺。

  石棺内部的文字在被摄像头触碰的瞬间似乎扭动了一番,就像昆虫的触角,探知到了物体进入,重新开始了运作。

  张文涛带着我们走向了电脑,任凭石棺的发生什么变化都不再观察,只是盯着电脑屏幕。

  棺门渐渐关闭,电脑屏幕上依然能够传来摄像头所摄制的画面,那棺内的文字竟然在扭动,是真的如蠕虫一般扭动着。

  我看到那文字的瞬间,就像看到了浩瀚星河的变迁,每一个文字就像一颗星辰的移动轨迹,代表了一颗星辰从初生到灭亡。

  我完全被这个场面所震惊,久久不能平息。

  “草!”

  张文涛的一声叫骂,把我从震惊中拉了回来,我一直迷醉在之前那扭动的文字之中,竟然没有注意到电脑上的画面已经消失了。

  时流之棺也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变成了一张牛皮纸。

  “快,赶紧,再次打开那口石棺!”

  张文涛一边向我喊道,一边冲向飘落在地上的牛皮纸。

  我也跟了过去,食指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我只得再次划破。

  与之前开启时流之棺的过程没有任何不同,时流之棺打开了,就在打开的瞬间,张文涛笑了,唐嫣然呆了。

  时流之棺和之前开启时一样,空空如也,原本放入时流之棺里的东西彻底消失在了时流之棺中。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所谓的时流之棺,确实能够控制时流,不过不是让时间禁止,而是让事物跳跃时空。”

  张文涛滔滔不绝的说着,神采飞扬,他此刻就像是在做报告的科学家。

  “吴隘能够预知到他室友的危机,是因为时流之棺的外泄的力量影响了他的大脑,让他的思维暂时性的跳跃到了未来。”

  张文涛指向了唐嫣然:“而你也是同样的,进入了时流之棺,整个人进行了时间跳跃。”

  “如果你说的话完全真实,我只能做出一个猜想,你进行了时间跳跃,让原本属于二十年前时空的唐嫣然消失了,所以,那个时间段的人丧失了对你的记忆,然后一直延续到了今天,你的存在并不是被人为抹去的,而是被时流彻底的淹没了。”

  “按照你之前的说法,你放入时流之棺的东西,也有可能是被时流之棺销毁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它跳跃了时空呢?”我讽刺道。

  张文涛笑了起来,笑得很是爽快:“哈哈哈,你还没发现不对劲吗?”

  “怎么了?”张文涛的笑声让我头皮发麻。

  “你都已经忘记了我放进时流之棺里的是什么东西了,你没发现你用‘放进时流之棺的东西’代替了摄像头吗?”张文涛拿起放在桌上的一张纸。

  借助电脑屏幕发出的些微光线,我可以看清楚纸上写的字——我将一个摄像头放进了时流之棺。

  我恍然大悟,就算有了这张纸的提示,我也不能记忆起放入时流之棺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凭此推断是一个摄像头。

  那个摄像头,已经从这个时空消失了……

  “那唐嫣然的身份可以确认了?”我说。

  “不,就算这个假想成立,我也不能判定她就是唐毅然的妹妹啊,或许唐毅然真的没有妹妹呢?”张文涛否定道。

  “那搞这个实验有什么作用?”我无语。

  “至少有了一个足以让唐嫣然的来历说得通的理由,不是吗?”张文涛无所谓的说。

  我不依不饶:“如果这个理由成立,依然有很多疑点无法得到解释,唐嫣然并不认识患心脏病而死的唐毅然,这又怎么解释?”

  “或许是时流出了错误,唐嫣然的穿越产生了蝴蝶效应,时间这个东西,本来就不是凡人可以掌控的。”张文涛说。

  “那我在学校遇到的那个唐毅然呢?”

  “首先,你要确定那个真的是唐毅然,其次,我也不知道,我又不是神,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事情,好了,关上石棺吧,今天的实验到此结束。”

  张文涛拍了拍手,一副满足的样子。

  这个男人,自从大学失恋之后,就痴迷于各种研究,如果他当时不是进入的医学院,还是学的外科,他现在一定是一个科学家。

  “等等,要怎么关上这个石棺呢?”我问道,之前石棺的关闭要么是唐嫣然从里面出来,要么是摄像头被放置进去,都是自动行为,怎么手动关闭它呢?

  “你傻啊?再放一件东西进去不就行了?”张文涛丢了一支圆珠笔给我。

  我无语凝噎,原来这么简单……

  我走到了石棺前面,将笔丢了进去,那些文字又开始了蠕动,或许是我体内拥有璀璨之匙的缘故,那些文字的每次蠕动都牵动着我的神经,让我不禁驻足。

  “对啊,再放一件东西进去不就行了。”在我愣神的刹那,我听到了肖雨晴冰冷的声音。

  紧接着,我感受到了背后传来一股强大的推力,我对我的背后根本没有丝毫防备,这一推,让我一个踉跄跌进了时流之棺。

  “空卡空卡”

  我听到了时流之棺运转的声音,下一秒,我的思维陷入了一片空白。

  ?Q看i正P版章,节◇、上!H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