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师兄张文涛的掌控下,手术依然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顺利结束,沈娟秀在麻醉剂的作用下陷入了沉睡,沈洋护送着她回到了病房。

  而我则和唐嫣然还有肖雨晴一起,跟着张文涛去到了他的办公室。

  “请坐。”张文涛一边从抽屉里翻找着东西,一边对我们说。

  我安排唐嫣然坐在了张文涛的对面,肖雨晴和这件事关系不大,我就让她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我则站在唐嫣然的旁边,等待着结果。

  “这里就是唐毅然的照片和检验报告。”

  张文涛将从抽屉里翻找出来的文件递给了唐嫣然,原本一脸茫然的唐嫣然在听到唐毅然三个字后,立刻接过了那份文件。

  我仔细的观察着唐嫣然的面部表情,出乎意料的,她原本紧张的表情在看到那张照片后就放松了下来,最后在仔细确认过检验报告后更是摇了摇头。

  “他不是我哥哥,我哥哥没有心脏病。”

  “你确定?”我说。

  “嗯。”

  我看向张文涛,张文涛点了点头:“照片中的唐毅然,已经由他的亲生女儿确认完毕,唐毅然的心脏病是从小就有的老毛病,我们医院也存有病历。”

  “不可能!”唐嫣然断言道。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所有科学检验,都能证明死去的就是唐毅然,和唐玥是确实的父女关系。”

  张文涛也确信道。

  一个是与唐毅然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妹妹,一个是坚信科学力量的我的师兄,这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偏向哪边。

  “他患病时间是什么时候?”唐嫣然有些动摇了。

  “十三岁时,这是他就诊时亲自口述的。”张文涛指了指第一页病历,上面明确写着患者所述的症状。

  “而且在昨天我师弟给我说过你的事情后,我再度调查了并且亲自询问了唐玥唐家的情况,确定唐家没有唐嫣然这个人的存在,唐毅然是一个独生子。”

  说完,张文涛竟然掏出一把手枪指向了唐嫣然的额头。

  “你,到底是谁?”

  我紧张的阻止道:“师兄,你干什么!”

  “吴隘,你还年轻,不懂得防人,这样来历不明的女人,必须要弄清楚身份。”张文涛没有丝毫的松懈,隐藏在眼镜背后的双眸比苍鹰的眼睛还要犀利。

  “我是谁?我就是唐嫣然,唐毅然的妹妹,你们用假的尸体和假的死亡报告捏造了我哥哥的死亡证明,现在还来问我是谁?”

  唐嫣然明显怒了,我从来没见到她这么生气过,暴怒的样子就像是一头狮子,不是捕猎的母狮,而是睥睨群兽的雄狮。

  “师兄,她来自二十年前,而且从事的隐秘工作,唐家隐藏她的身份也不是不可能,你为什么能那么确定她不是唐毅然的妹妹?”

  我也帮着唐嫣然争辩道。

  “我不能确定,要彻底消除一个人存在的记录,以唐家的能量确实能够办到。”张文涛居然直截了当的否认了。

  “那你为什么这样做?”我一时气恼,伸手就要去夺枪。

  张文涛摇了摇头,将枪收了起来:“不要那么紧张,我只是怀疑而已,怀疑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我也不会因为怀疑而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我只希望你以后警醒一些,别让人从你背后开了黑枪,下一次你或许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够了,我相信她。”我克制着自己的怒火,张文涛这样的挑拨,就算他是我师兄,我也难以忍受。

  “我们走。”我挥了挥手,招呼着唐嫣然和肖雨晴。

  “等等!”

  就在我们即将走出办公室时,张文涛叫住了我们,他摆出一脸自信的笑容,看向我们:“我突然有一个好办法!”

  半个小时后,当张文涛对我们说完他的想法以后,我立即表示了赞同,他的猜想完全颠覆了我们对时流之棺的认知。

  “首先,我们需要用非生物体来进行实验。”

  张文涛的整间办公室已经变得漆黑一片,他遮蔽了所有可能被别人用来窥视的地方,独自一人站在办公室中央,向我们述说。

  @酷?O匠●9网永Y久:U免费√#看“g小%说

  张文涛的手里拿着一个无线摄像头,摄像头已经和电脑相连,能够稳定的传输信号。

  “下面,打开你们所说的时流之棺吧。”

  我的眼睛渐渐适应了这样的黑暗,能够模糊的看到唐嫣然向我走来,手里拿着最初唐毅然交给我的牛皮纸。

  这是我们首次尝试主动打开时流之棺,之前时流之棺的开启都是璀璨之匙和时流之棺的自主结合,现在璀璨之匙已经破碎,融入我的体内,我不确定是否还能开启它。

  事实表明,我们是幸运的,当我的手即将触碰到牛皮纸的时候,牛皮纸就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可是在入手之后,牛皮纸也只是保持这种光芒,再也没有变动过。

  “怎么会这样?”我不停地揉弄着牛皮纸,可是它一点儿也没有变成那口石质棺材的迹象。

  张文涛皱了皱眉:“你思考一下,当时时流之棺开启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特别的事?”

  我陷入了沉思,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唐嫣然……石质的棺材……我一步步的向记忆深处走去,那里是一片血色……

  对了,是血!

  “刀。”

  我没有多余的话,一把刀已经从张文涛的手中飞了过来,这是一把挂在钥匙环上的水果刀,钥匙环上还挂着一张张文涛女儿的照片。

  “你女儿都这么大了……明年我这个叔叔一定要给她包个大红包。”

  我感叹着,一刀划破了食指,点滴的鲜血顺着我的食指流向了牛皮纸。

  血珠在牛皮纸上滚动,渐渐地被吸收进去,再度构成了那个奇异的图案,无数的血线纵横交错,满布整张牛皮纸。

  就在这时候,我的右手居然兀自的动了起来,我企图控制它,但是它就像是与我的神经断连,紧捏着拳头一拳砸向了牛皮纸。

  一道银色的光芒亮起,古朴的石块渐渐地包裹了我的拳头,石块以恒定的速度朝四周膨胀,最终定格成了一个比我还高的长方体。

  “时流之棺……”

  唐嫣然不禁叹出了声音,那个承载了她二十年的时流之棺,再度重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