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口气跑到了飞虎帮的据点,一看门口,就知道那个服务员没有骗我。

  昨天被我打了的红发混混,正缠着绷带,一个人坐在门口担任着门神的职务,他现在这个样子,也只能用来通风报信了。

  红发混混这个人比看起来还要靠谱许多,我还离他很远他就发现了我,还和我对视了几秒钟。

  在确认我就是昨天那个揍过他一顿的人之后,他立刻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屋里。

  我的理智告诉我应该去拦截住他,打飞虎帮一个措手不及,可是我的身体却告诉我,我能够轻松应对这些混混,不要着急。

  我还没有完全适应璀璨之匙带来的力量,我不知道它的极限在哪里,也不知道它的作用有多强,不过我相信自己。

  我慢慢的踏进据点的第一层,这一层就像是一个空置的车库,里面随意的散放着一些酒瓶,花生壳之类的东西。

  在我踏进这个空置车库的瞬间,已经有六个拿着铁棍的混混在里面等候着我了,随着红发混混“上”的口令传出,他们毫不犹豫的朝我冲了过来。

  而红发混混这次十分机灵,在这时候一溜烟的朝着二楼跑去,眼看就是把这六个混混当炮灰了。

  这六个炮灰混混被人卖了还不自知,一边嚷嚷着,一边朝我冲来,嘴里到底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清楚,我猜大概是要我命的意思,否则也太不够气势了。

  第一个混混率先提着棍子冲了过来,一棍就要朝着我的右臂打去,想要封住我惯用的右手,我正巧想要试一试璀璨之匙的力量,毫不用力的将右臂迎向铁棍。

  “不疼。”我笑着对满脸疑惑的混混说,一把反握住他手中的铁棍,他想要尝试将铁棍从我的手中抽出,却怎么也成功不了。

  “该我了!”

  我一声轻喝,右手一发力回拉,轻松地夺过了铁棍,手握铁棍的混混被我这么一拉,直接脸朝下摔了个狗吃屎。

  这一切说来话长,却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在我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其余五个人共同挥棍直指我的脑门。

  我虽然相信我的脑袋现在应该能扛得住他们的棍击,但是我还没有傻到让人随意敲打我的脑袋,如果打出脑震荡怎么办?

  我朝旁边一闪,用右肩撞飞了一个混混,五个人的合围之势瞬间瓦解。

  被撞倒的混混整个人飞到了墙角,眼看是站不起来了,剩下的四个混混终于知道了害怕,面面相觑,犹豫着要不要上。

  我看他们没有动作,干脆从角落里找了一条独凳坐下:“如果不上的话,就把你们的老大叫来吧。”

  四个混混你推我攘,也不知道在商量什么,没过一会儿,其中一个混混一路小跑从我身边跑过,看样子是想要上楼去通知老大。

  可是我对声音很敏感,就算他背对着我,我也知道他到底是往远处跑,还是朝我的方向过来,那小子刚脱离我的视线,立刻就举着棍子想要从背后袭击我。

  我没学过杂耍,也没学过功夫,实在是表演不出将凳子一滑就能把人击飞的景象,我只能笨拙的站起身来,伸手拿住这个混混举棍的手,完全凭借蛮力把他摔向前方。

  “还剩三个,你们准备一起上?还是再搞点阴谋诡计?”

  我嗤笑着,看着三个满头汗水的混混,要是以前,面对六个拿着武器的混混,满头汗水的应该是我。

  “够了!”

  这时,楼上突兀的传来一声厉喝,紧接着一个接近两米高的魁梧身形从楼梯间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虎哥!”三个站在我对面的混混立刻恭迎道,就连地上痛得叫娘的混混也在这时艰难的招呼着这个魁梧男子。

  “呸,你们这群废物,看我的!”这叫做虎哥的魁梧男子啐了口唾沫,摩拳擦掌,一副要打的架势。

  我赶紧伸出右手,做了一个停的手势:“等等!我们还是谈谈条件吧。”

  我可不想和这个虎哥打,看这些小混混对他尊崇的样子,我有些担心把他打坏了,还没有现身的那些混混会为了报仇,对沈洋不利。

  “谈条件?什么条件?”

  “很简单,我出钱,你放人,昨天我本来也不想动手的,可惜你的手下太过分了,我给钱都不要。”我无奈道,似乎昨天的受害人是我一样。

  虎哥思考了片刻:“二十万,不二价,我立刻放人。”

  “二十万?”我惊讶的说。

  “怎么?觉得太多了?”虎哥不屑的说。

  “不不不,二十万一点问题都没有,你先放人,明天我让沈洋把钱给你送过来,他母亲现在正要做手术,我得赶紧把他带过去。”

  我爽快的说,心中却鄙夷这虎哥也是个愣头青,不知道被手下那些人吃了多少黑钱,昨天那红发混混开口可是要的五十万。

  之后的交接一切顺利,这些放高利贷的,早就摸清了沈洋的底细,也不怕我赖账,直接就放了人。

  只是可怜了沈洋,在我来之前,已经挨了一顿打,不过伤都在身上,脸上还没有明显的痕迹。

  受了伤的沈洋,走起路来没那么顺溜,我现在没办法看到时间,干脆把沈洋背了起来,朝医院跑去。

  “吴哥,这怎么使得。”

  沈洋立刻就不愿意了。

  我却懒得和他争辩,凭他的力量根本无法挣脱下去,我背着他一路狂奔,直到医院电梯才停下。

  “呼,你还真重。”我扶着电梯门大口的喘着气,我体质得到了改变,不代表我力量无穷,负重狂奔五分钟,我也会累,而且是累得够呛。

  看正k版:章h节上酷匠网

  我在进医院的时候看了看大厅的挂钟,现在离十点只有五分钟了,我带着沈洋直接坐电梯去了手术室。

  “表姐,肖老师。”

  手术室有两个,唐嫣然和肖雨晴成了我的指向标。

  “手术开始了?”

  我东张西望也没看到沈娟秀的影子,只看到洞开的手术室大门。

  “还没呢,不过快了,人刚才已经进去,马上就会开始。”

  肖雨晴说。

  “赶紧的,去给你妈报个平安。”我一拍身边傻站着的沈洋的背,说着。

  沈洋立刻如触电般警醒,眼看手术室的大门就要关上了,他疯也似的朝着大门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喊着。

  “妈,我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