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

  一阵沉默后,唐嫣然打破了寂静。

  “你先把衣服脱了,我再告诉你。”

  我也没有多想唐嫣然想要做什么,我对她的信任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我迅速的脱掉了上衣:“说吧,你知道些什么。”

  “转过身去,背对我们。”唐嫣然对我说着,又朝肖雨晴伸出手,“把你的手机拿出来用一用。”

  我看着肖雨晴把手机递给了唐嫣然,然后才转过身去,真不知道唐嫣然在搞什么鬼,却依然配合着她。

  “啊!”

  我刚转过身,就听到了肖雨晴的惊呼。

  “怎么了?”我立刻转过头去。

  “啪!”一个纸团砸在了我的脸上,我还没看清楚肖雨晴的脸,又被迫把头摆正。

  几秒钟后,只听手机照相机“卡擦”一声响起,唐嫣然轻松的说:“可以了。”我才敢回过身,立刻凑到她们身边去看照片。

  神神秘秘的指挥我,结果就是照一张我背过身去的照片,这照片到底能有什么古怪,我还真猜不到,对于未知的东西,我都抱有十分强烈的好奇心。

  “喏,你看。”唐嫣然将手机递到了我面前,我一瞅,震惊了。

  我的背上,写满了稀奇古怪的银色文字,就像是无数条银色的小虫在我的后背攀爬。

  “这是地底世界的文字,时流之棺的内部也有相似的文字,不过我没有办法解析它们。这些文字和日常用字不一样,它们更像是神话中的符文,可以经过排列组合产生神奇的力量。”

  还没等我开口询问,唐嫣然就开始了解释这些文字的来源。

  “比如,时流之棺里的符文赋予时流之棺以控制时间流动的能力,你身上的这些符文给予你超凡的力量,排列组合不同,产生的效果也就不一样。”

  我摆了摆手:“停,我现在更想知道我背上为什么会有这些符文!”

  “别打岔,听我说完,你自然就知道了。”唐嫣然横了我一眼,说,“你被枪击时,那个面具男手中的枪绝对是加以改造过的,这是U特有的技术,他们当中有一位超级枪械师,二十年前那位枪械师才二十四岁,现在应该正值壮年。”

  “二十年前,他改造过的手枪,就能够轻松的贯穿你的身体,现在到达了什么程度,更不好说,为什么这样威力的手枪,射击出来的子弹会滞留在你的体内,而不是直接将你贯穿呢?

  原因很简单,那颗子弹被一件物品阻挡过一次,削减了子弹的威力。”

  “璀璨之匙?”我幡然醒悟,我一直把璀璨之匙放在胸口的内袋里,自从我醒后,璀璨之匙就了无踪迹,唐嫣然却让我不要担心,原来是这样。

  “对的,就是璀璨之匙抵挡住了那颗子弹的大部分冲击力,并且碎裂为粉尘融入了你的体内,你的背后才出现了这些文字。”

  唐嫣然接着说道。

  “那个面具男呢?他到底是什么人?我晕倒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心中的疑问太多,不如一次性问个痛快。

  “他被我打跑了,他并不是一个战斗人员,这一点我可以确认,至于他到底是什么人,这个你就得问雨晴妹子了。”唐嫣然冲着肖雨晴眨了眨眼。

  肖雨晴沉重的点了点头,说:“嗯,我知道了。首先,我必须告诉你们,我之前的身份都是编造的,我只隶属于一个组织——U”

  肖雨晴的开场白让我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我现在似乎已经对U这个组织免疫了,我身边发生的事情几乎都和U脱不了干系,唐嫣然来自二十年前的U,肖雨晴来自现在的U,或许哪个时候,U又会在我的身边安插下人手。

  “那我师傅的事情呢?”我最在意的还是之前肖雨晴对我说的我师傅年轻时的事迹。

  “当然是真的,除非是U的高层骗了我,我也无可奈何。”肖雨晴肯定的说。

  这样的回答真是尴尬,我只得闭上了嘴,听她继续说关于那天的事情。

  肖雨晴告诉我们,面具男是U在遂安市的总负责人,而余伟是面具男和她之间的联络人。

  联络人在U之中处于一个十分特殊的地位,联络人不负责U的任何事物,只负责在管理层和下属之间起到一个传递信息的作用,肖雨晴当时就是准备以余伟为传话筒,以我为诱饵,引出面具男,杀之。

  可是肖雨晴的决心显然不足,又从来没有开枪杀人的经历,在近距离之下还打偏了,不仅仅没有杀掉面具男,还差点招来杀身之祸。

  我问她为什么想要去杀面具男,她只说是因为面具男在近期内要对付我,她想要先下手为强。

  至于她为什么要背叛组织来帮助我,她只字未提,但是我知道,我和她在短时间内酝酿出的模棱两可的情感,就是她帮助我的理由。

  “为什么U对付吴隘,是因为我吗?”唐嫣然紧张的问。

  “原因我不清楚,不过至少给我的指令中,没有一条是和嫣然姐的,如果不是那个行李箱,我甚至都不知道嫣然姐住在吴隘的公寓里。”肖雨晴回答道。

  我没有插话,默默分析着眼下的情况,首先,U因为某种原因想要杀我,这点从面具男毫不犹豫向我开枪就能够知道,其次,唐嫣然的身份还没有暴露,不过我想在上次事件中她和面具男交手后,同样会暴露出来。

  和U对立这件事,从唐嫣然告诉我她的身份之后,我就早已有了准备,既然逃不过,就让他们来出招,我对我现在所拥有的力量有着无与伦比的信心,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这样一想,我反倒是轻松了许多,轻轻拍打了两下唐嫣然和肖雨晴的背,对着她们微微一笑,对着卧室门使了个眼色。

  “好了,一起去吃饭吧,尝尝肖老师的手艺。”我故意说得很大声,让早就站在外面偷听的孙晨听了个明明白白。

  可惜,他也只听到了这一句话而已,之前我们三人都控制了声音的响度,站在屋外是绝对听不到我们的声音的。

  “鱼香茄子,水煮肉片,西红柿炒鸡蛋……”我挨个报了一遍菜名,然后每一种菜都夹了一些装进了碗里。

  直到最后主食上桌,着实亮瞎了我的眼睛。

  当唐嫣然端着一大盆方便面上桌的时候,我和孙晨两人都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只有陈筱和肖雨晴还能违心的说着一些恭维的话。

  “煮的不错,软硬适中。”

  “味道可真好,你是怎么放的调料?”

  半个小时后,方便面还剩下了一半,桌上的其他菜已经被风卷残云的消灭干净。

  唐嫣然瞪我一眼,我才勉强的夹上一些方便面到碗里,而陈筱也劝说着孙晨夹方便面吃,孙晨才会吃一小口。

  “算了,你们别勉强了,我自己吃!”

  看着我们不情不愿的吃着方便面的样子,唐嫣然终于发飙了,直接把盛方便面的汤盆端到了自己的面前,大口的吃了起来。

  可是,她之前已经吃了很多,此时吃了几夹,就不停的打着饱嗝,眼看是吃不下了,还时不时恶狠狠的看我两眼。

  'W看正&版}章¤节h上“*酷匠l网|D

  我知道有些事情躲也是躲不过的。

  “算了,还是我来吧。”

  我抢过至少还剩下两袋那么多的方便面,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我只感觉我的心在流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