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增长后的我,解决三个混混简直轻松惬意,我利落的将他们扔到了门外,走近沈洋察看他的情况。

  沈洋全身上下已经有多处淤青,不过他还是挺精神的。

  “怎么样?”

  “还行,我还扛得住。”沈洋说,“不过要是你动手,我就扛不住了,幸好在面馆里你没有和我动手……”

  沈洋说完,意有所指的看了看门外,自嘲的笑了笑。

  我也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要是我早知道我有这样的力量,我在面馆里绝对揍沈洋了,哪还能和他谈条件。

  不过这样也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还是挺开心能够帮助一下这个孝子的。

  “你怎么不还手?”我好奇的问,这是我刚才就想知道的,沈洋的个头不大,但是看起来很结实,要对付那三个小混混应该是轻而易举。

  “虎哥对我有恩,他就算要把我的命拿去,我也无话可说。”沈洋硬气的说。

  “他是给你下了一个套,让你往里钻,你真是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呢!”我不无嘲讽的说,老实往往会被人利用,我必须给沈洋敲一个警钟。

  沈洋摇了摇头:“可是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拿出钱帮助了我,这是事实,我要不是从他那拿到三万块,我的母亲……”

  沈洋说着说着,哽咽了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知道沈洋想要说什么……

  如果他没有拿到那三万块,他的母亲根本没办法住进医院,或许现在已经化为了一缕青烟。

  “现在没工夫让你哭,赶紧去叫医生过来,看看你母亲的情况。”我一把拽起沈洋,沈娟秀现在的情况可耽误不得,我有什么事情要问,也要等到沈娟秀情况稳定下来再说。

  沈洋被我一言惊醒,立刻冲向了值班医生办公室,紧急的情况下,按呼叫按钮完全就是找死的行为。

  趁着沈洋跑去叫医生的时间,我迅速的将地上散落的钱重新装回了保温饭桶里,放在了床头用来放置杂物的铁柜子上。

  不一会儿,一个有些年纪的医生就跟着沈洋回到了病房,医生一进病房就为沈娟秀检查了一番。

  “患者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外面的三个人是怎么回事?”医生皱着眉头对着沈洋说着,沈洋身上的淤青表明了他参与了一次斗殴。

  沈洋面对医生还是很敬畏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立刻站了出来:“没什么事情,就是几个过来收账的小混混,被我打回去了。”

  “哎……这些高利贷的人可不会善罢甘休,你们自己小心。”医生叹了一口气扬长而去。

  我耸了耸肩,看来借高利贷看病的人还不止沈洋一个……

  医生走后,我和沈洋聊了一会儿,从他口中得知,他原本是一个乡村小学的体育老师,为了母亲的病才辞了工作,来到城里,把积蓄都花光了,却还是没有治好母亲的病。

  直到五个月前,他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只得到处找工作,结果误打误撞借到了高利贷,还因此当了一个收债的小混混。

  没过一会儿,沈娟秀也醒了过来,她是一个农村妇女,也不太会说话,和我寒暄了两句后就没话可说了,我只能单方面的为她介绍我自己,问她一些问题,她就只管回答,这样聊了十多分钟。

  到了晚上饭点,我准备回学校去了,将保温饭桶交给沈洋,他推脱了一番,最后还是收下了,这笔钱他现在有用。

  “哥,手术的事情,真的都安排好了吗?”

  我临走之前,沈洋仍然不放心的问了我一遍,这个问题他已经问了我很多次了。

  “你比我还要大一些,就别叫我哥了,听起来别扭,叫我吴隘吧。至于手术的事情,明天就会安排你母亲进手术室,到时候我会过来的。”

  我交代了一番,再度走出了医院。

  这时天空已经开始昏黄,遂安市中心医院离学校还有一段路程,我赶紧招了一辆出租车赶到了学校。

  “我回来了!开门!”

  我控制着力道敲打着公寓门,生怕就门给敲坏了。

  “吴隘!你怎么回来了!”

  打开门的孙晨一脸惊奇的看着我,就像是在看一尊兵马俑。

  “怎么?这是我的公寓,我还不能回来了?”

  我一把捏在孙晨的肩胛骨上,说道。

  “哎哟,哎哟……别别别,我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孙晨哭丧着脸说,我现在的力量大得可怕,轻轻一捏就能让孙晨苦不堪言。

  我放开了手,笑道“那还不让我进去?”

  $最!W新-;章q节上2酷匠‘~网

  孙晨赶紧让开一条路,先让我进了门,然后自己才跟了上来。

  客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不堪,相反,变得比以前更加井然有序,虽然茶几上多了许多零食,不过摆放得十分整齐。

  右手边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陈筱正坐在餐桌边上朝我微笑,我礼貌的点头示意,准备回卧室看看。

  “吴隘?”正当我准备回卧室,一个温柔的声音叫住了我,那声音是从厨房传来的。

  我回头看去,厨房门口,站着一个围着围裙,拿着沾满油水的锅铲的美女,这时的她,不仅拥有知性美,而且散发着贤妻良母的气质。

  “肖雨晴?你怎么在这?”

  “我叫她来的,怎么着,不欢迎啊?”

  与肖雨晴的声音相反,一个听上去冷冰冰的声音从卧室方向传来,这人我不用确认也知道了是谁了,没有人拥有唐嫣然那么具有特色的声音。

  听上去冷冽如冰山,但实际上温柔如玉,沁人心脾,这就是唐嫣然的声音。

  “正好,你们俩都过来一下!”

  听到唐嫣然的声音,我二话不说,立刻朝卧室冲了过去,一手拉着肖雨晴,一手拉着唐嫣然走进了卧室,锁上了卧室门。

  我有太多的疑惑搞不清楚,我想要从唐嫣然和肖雨晴这里知道一些事情,立刻,马上。

  “干什么你!”唐嫣然挣脱了我的手,说。

  肖雨晴没有挣脱的意思,不过也显得有些不适。

  “你们看看这个……”

  我让唐嫣然和肖雨晴坐在床上,然后用右手轻轻地托着床底,发力,整个床加上唐嫣然和肖雨晴稳稳的升到了半空,我举起右手,她们的头都快要抵到天花板。

  “告诉我,你们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放下了床,盯着两双目光惊惧的眼睛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