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张文涛的办公室出来,我已经解决了沈洋母亲的事情,张文涛将在明天,亲自为沈娟秀动手术,他是全市刀最稳的外科医生,这也跟他之前的职业有关,我们这一行当,手不稳,可盗不了东西。

  给沈洋解决了问题,可是留给我的问题又多了起来。

  我分明见证了唐毅然的死亡,那个浑身是伤,躺在地上,话都说不清楚的老头,那不是唐毅然是谁?

  或许是因为我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唐毅然,所以认错了人,那个浑身是伤的人其实是和唐毅然长得很像的人,可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手中的牛皮纸又该作何解释?

  现在的我,简直是一头雾水,变成了丈二的和尚,完全摸不着头脑。

  我已经托张文涛给我办理了出院手续,我哪还有心思在医院里安心调养,我必须要去向唐嫣然确认一些事情。

  而在那之前,我还是要把医院内的事情处理完毕,我回到了我自己的病房,带上了游天涯送过来的“金钱便当”,往沈洋母亲的病房走去。

  在张文涛的办公室内耽误了很长时间,现在都快到黄昏,沈洋应该也等得着急了。

  “你他妈的,钱不用还了?说不做就不做了?”

  还没走进沈娟秀的病房,我在外面就已经听到了病房内的声音,让我很是不舒服。

  我悄悄地靠近病房门,朝里面看去,三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混混正揪着沈洋的衣服,作势要打。

  “我没说不还,不过我不想再跟着虎哥混了,我想干些正经职业。”沈洋辩解道,“各位兄弟也和我在一起混了几个月了,还不知道我沈洋的为人吗?我绝对不会拖欠虎哥一分一毫,知恩图报,我还是懂的。”

  “这……”一个红发的混混迟疑了一番,揪着沈洋的手也松了开来,“洋哥,我倒是相信你,可是虎哥是干什么的,你也应该清楚,你欠的三万块钱,到现在已经过了几个月了,可不止三万那么简单了。”

  “什么意思?”沈洋傻傻的问。

  我听到那红发混混的说法都知道了那什么虎哥是个放高利贷的,沈洋却还一脸茫然,看来他之前根本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

  红发混混也愣了愣:“洋哥,你别跟我装傻,这事情,可不是装傻就能解决的,我可以回去向虎哥求求情,你可以不干这行了,不过扣除你几个月的红利,你还得还这个数。”

  红发混混说完,摊开了五指。

  “五千?”沈洋喜道,我却一拍额头,这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在关键时候这么犯傻。

  “什么?五千?”红发混混也难以置信沈洋的回答。

  沈洋倒是爽快:“当初说好的,五千一个月的红利,到现在,我也跟了虎哥五个月了,三万扣除我赢得的二万五千红利,不是就差五千了么?”

  “去你妈的!玩我呢!是五万!”红发混混终于忍不住了,一拳打在了沈洋的脸上。

  “啊!”沈娟秀惊呼一声,晕了过去,她一直默默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直到儿子被打,才终于忍不住出了声。

  红发混混吐了一口口水,指挥着剩下的两个混混:“给我打,打到半死带回去给虎哥发落。”

  沈洋没有还手,他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打他,但是他依然硬扛着,不是不能还手,而是不想还手。

  我不知道他现在心中想的什么,但是我知道我马上就会知道了。

  “等等!”我推开了病房门,喝止了混混的行动,“我带钱来了。”

  如果我手上提的不是一个保温饭桶,而是一个公文包,或是皮箱,应该更加的有气势,三个混混看着就像是来送饭的我,根本没有在意,继续的打着沈洋。

  我这样被无视,心中有些小小的失落,和无名的火气。

  “叫你们停!”我卯足了劲将手中的饭桶丢了出去,砸在了红发混混的头上,保温饭桶的盖子受力脱落,里面的百元大钞倾泻而下。

  “草……”红发混混刚想开口大骂,他的手下却已经开始了捡钱行动,他也在看见漫天钱雨之后愣住了。

  满满的一个保温饭桶的钱,怎么也超过了五万,加上飞舞起来的效果,足以让这些平时靠讨要高利贷为生的狗腿子心动的了。

  “这些钱,五万块拿去还给你们口中的虎哥,剩下的你们三个分。”我淡淡的说。

  “大哥?你在说什么?五万?这小子可是欠我们五十万!”

  红发混混眼珠一转,迎到了我的面前。

  =6酷√L匠N网正A!版Z{首M发

  “哼!五十万?三万块,几个月就翻到五十万了?”我冷哼道。

  “大哥,或许你不了解我们这一行,但是这小子可是押得有字据在我们手上的,上面的利息条款说的很清楚,我们都是按章办事,绝对不会乱来。”红发混混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尊财神的塑像。

  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心中那点弯弯绕,看到我能够轻松的拿出五万块钱,就想要多榨取一些油脂,人就是这样,贪得无厌,最后贪无可贪。

  “去你妈的五十万!”我突然暴起,一拳打在红发混混的鼻梁上,他本来就挺瘦弱,我这一拳的力道出乎意料的重,竟然一拳把他打飞了起来,擦着墙壁摔倒在地上,眼看是爬不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

  我一时也愣了神,看向自己的拳头,难以相信的挥舞了一番,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

  剩下的两个混混看到红发混混受伤,立刻挥舞着拳头朝我冲来,我这一次尝试减小了力道,一巴掌拍在其中一个混混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那个混混竟然旋转了两圈,晕乎乎的站在了原地,正试图稳住身形。

  看着这不可思议的情形,我都完全忽略了另外一个混混,那个混混正一拳一拳的奋力击打着我的胸口,可是那感觉就像是挠痒痒一般。

  我可以看出那个混混绝对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在打我,可是我只能够感受到微小的痛感。

  我尝试着伸手拽起混混,那感觉就像是以前去提一只公鸡一样。

  一百多斤的人,在我的手中就像是一只几斤重的公鸡,如果不是混混体内是真空的,那么只有一个解释——我的力量增长了百倍不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