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师兄

  “我可以帮你,不过我不希望你继续做混混了,欺压那些弱小之人,根本不是血性男儿的做法,而是懦夫的行径。”

  我将沈洋拉到了阳台,训斥道。

  沈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只是点头称是。

  A7酷=匠◎网唯!一正-c版a),Tw其2他F都是盗!版9…

  “我不希望你敷衍我,你母亲做了这次手术如果能够顺利痊愈,你就要尽到照顾她的责任,如果你在帮派斗争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难道还要让你母亲去照顾你吗?”

  我见沈洋只是点头,似乎没有将我的话听进去,将声音提高了一档。

  “哥,我没有敷衍,真没有!”沈洋有些激动,“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绝对不会再做那些事情了,如果你能救我妈,我做牛做马报答你,给你当小弟。”

  “别别别,我还是个学生而已,你见过哪个学生带着小弟去上学的?你照顾好你的母亲就行了,最好去找一个正当职业。”

  我赶紧摆手,一是我确实想当一个正经学生,二是对付我的人如果出现,就算有他这个小弟也没用。

  那个面具男,在枪击我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他着实杀了余伟,竟然没有引起任何关注,甚至我和唐嫣然,以及肖雨晴三个涉案人员,都没有被警方叫去谈话。

  警方就像是不知道这件事发生了一样,只是草草的收拾了余伟的尸体,通知了学校,应该还通知了家属,也就仅此而已。

  拥有将这样的枪击事件完美压制下来的能量,面具男究竟是什么身份,我根本无法想象。

  “你母亲叫什么名字?我去缴费。”

  我的银行卡还放在学校公寓里,不过我依然有办法解决沈洋的危机。

  “沈娟秀。”

  很普通的名字,像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我再度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沈洋母亲,那煞白的脸上还是能够看出黝黑,是常年暴晒导致的。

  在这瞬间,我却还发现了一件事情,沈娟秀的眼皮动了,脸颊上滚落了几滴泪珠,尽管她极力的在掩饰,不过仍然逃不过我的眼睛。

  沈娟秀或许在我们进屋以后就醒了,她知道了她儿子现在在做什么事情,也知道了我是来干什么的。

  “大娘,安心养病,别想太多。”

  我记下了病房号和病床号,临出门的时候顺带说了一句,沈洋很不解的看了我一眼,我没有对他解释什么。

  “你就在这里陪陪你妈妈吧,有的事情我不希望你看到。”

  我走到电梯口,沈洋仍是惴惴不安的跟着我,似乎害怕我逃跑,我知道我说这样的话更加让他起疑,可是我不想暴露一些东西。

  沈洋也没有死缠烂打的跟着我,而是一脸颓丧的回病房去了,或许他此刻心中百感交集,我应该给他留下了值得信任的印象,可是人心隔肚皮,谁能相信一个陌生人可以无偿的拿出三十万去帮助自己呢?

  我扪心自问,如果他没有遇到我,我也不可能找上门去帮助,医院里可不止他一个人家庭困难,而家人患有重疾的。

  我无法帮助每一个人,我只能帮助那些在我的世界里出现,和我有缘的人,他们给我带来感动,我才会给他以回报。

  兜兜转转,在医院里走了好久,我终于来到了一间房门外。

  “咚咚咚。”

  我敲响了房门。

  “请进。”

  我推开了门,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正在看报纸的张文涛,他还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留着平头。

  “师兄。”

  我进门喊道。

  “吴隘?你怎么来了?”

  张文涛放下报纸,一脸惊喜的说。

  “我来看看师兄你,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可是,你来看我,哪一次不是带着目的来的?”

  我这师兄张文涛,是师傅的第一任弟子,他在十多年前,爱上了一个女孩,执意要和那女孩去上同一所医科大学,远离梁上君子的生活。

  可滑稽的是,那个女孩并不喜欢他,他没有追求到那个女孩,自己却爱上了学习,苦心钻研,才三十多岁,就混到了遂安市中心医院院长的职位。

  十多年前的他,就是现在的我,我们俩同样的敬重师傅,但是我们同样的想要过一种安定的生活。

  “我拿回了师傅的璀璨之匙,准备和你一样,归隐了。”我轻松的说,这一刻,我真的无与伦比的轻松。

  “真的?!”张文涛比我还激动,一下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完全不顾他院长的形象,“真是太好了,妈的,现在就差那个合作伙伴没找到了,你师兄真是没用,到现在还没找到那个人。”

  三年前师傅死的那天,我和张文涛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我们一致认为师傅的死和那个合作伙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从视频上看,师傅的箭伤根本不足以在短时间内致命,是那个合作伙伴,没有尽到接应的责任。

  于是张文涛说一定要找到那个师傅的合作伙伴,找他问个清楚,也仅仅是问个清楚而已。

  张文涛现在的事业很平顺,也娶了妻,生了子,如果是十多年前的他,或许会闹着嚷着说给师傅报仇,可是现在,他成熟了,有了许多顾虑,再也回不去往日的生活。

  “师傅的合作伙伴我或许也找到了……”

  我不好意思的说,就像当年那个抢了师兄风头的毛头小子。

  “啊?”张文涛讶然。

  我将唐毅然和唐嫣然的事情全然讲给张文涛听了,虽然其中有很多超乎科学的事情,但是我仍然不避讳的讲述给他听了。

  我没有亲人,师兄就是我的亲哥哥,我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向他隐瞒。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张文涛若有所思,接着说,“那么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你或许会比我听到你所说的更惊讶。”

  “什么事情?”我问。

  “唐毅然在被佣人发现后,是在送到我们医院后抢救失败而死的,而那个主治医生,就是我……”张文涛说。

  “那又怎样?”

  张文涛推了推眼镜:“你刚才说唐毅然全身都是外伤是吗?”

  我点了点头。

  “很抱歉,据我观察,唐毅然身上没有任何伤口,确实是死于心脏病。”张文涛坚定的说。

  “什么?”

  我此刻的心情难以言表,惊讶,惊惧,或是惊恐?那个身受重伤的唐毅然去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