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海中还是那样天旋地转,不过些微能够感觉到身体能够为自己掌控了,手背上的异物,那是针头吗?

  我艰难的睁开了眼睛,还没等我仔细的观察周围的环境,游天琳已经激动地喊了出来:“吴隘!你怎么这么傻!你个笨蛋!”

  她想要拥抱我,但是碍于我胸前的绷带,又不敢太过亲近,只能拍打着床沿,发泄她压抑的情绪。

  我转动了几下脖子,大致的看了看周遭的环境,我此时躺在一间豪华的病房中,墙上的壁挂电视正在播放着我和游天琳确立关系那一天所看的电影。

  我寻找着唐嫣然和肖雨晴的踪影,但是她们似乎并没有在这间病房中,是在家里?抑或是其他地方?

  我有些不敢想象我倒下之后所发生的事情,难道唐嫣然也出事了?还有在那种崩溃状态下的肖雨晴,她是最危险的一个人。

  “她……们……呢?”我张开了嘴巴,发出的声音有些古怪,嘴唇干裂,喉咙嘶哑,即使现在挂着点滴,也丝毫改变不了这个情况。

  “他们?”游天琳重复了一遍。

  我这才意识到,我躺在这里,而游天琳坐在我旁边就是一个很不合理的事情,到底是谁将我送进了医院,谁叫了游天琳过来?

  “就是昨天和我在一起的人。”我解释道。

  “昨天?”游天琳摸了摸我的额头,“烧得不轻,你受伤已经是一个礼拜前的事情了,还昨天……”

  是么?我已经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一个礼拜了?我对这一段时间完全没有概念,这一次醒来和每天睡觉后再睡醒的感觉是一样的,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在睡梦中,我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又怎么可能分辨得出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那一个礼拜前和我在一起的人呢?”我继续问,我迫切的想要得到唐嫣然和肖雨晴的消息。

  “死了。”游天琳瘪了瘪嘴。

  死了?我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但是游天琳并不是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我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我痴痴地看着游天琳,眼角有些湿润,虽然和唐嫣然和肖雨晴相识并不久,但是我依然将她们看做十分重要的人,我无力保护她们,还要让游天琳来照顾受伤的我,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这么无力。

  我的师傅总是教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打不过就跑,可是只知道跑的话,如何去守护重要的人呢?

  “怎么了?你哭什么?余伟那个人,死了活该,差点把你也害了,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居然和他一起去吃饭!真是个笨蛋!”游天琳一边帮我擦拭着眼泪,一边埋怨着余伟。

  “余伟?我不是问余伟,是另外两个人。”我此刻的心情真是大起大落,我从游天琳的描述中看到了星火般的希望。

  游天琳恍然大悟的说:“那个可恶的犯人逃掉了,警方正在全力调查,把你送上救护车的那个服务生也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我想要上门感谢也找不到。”

  还是没有提到肖雨晴和唐嫣然,她们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应该是被她们交托给了服务生,可是她们到哪去了?

  酷、:匠:网首O(发:

  “哦,对了!”游天琳一拍大腿,似乎想起了什么,“我都忘了打电话告诉你表姐你醒过来了!”

  “我表姐?”我哪来什么表姐,从小就是孤儿一个,今天是4月1日吗?

  “喂,嫣然姐吗?对,我是天琳,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游天琳冲着电话那头高兴的说着,我的心却跟着扑通扑通的狂跳。

  嫣然姐?我大概知道游天琳口中的那个表姐是谁了,悬在天上的一颗心也稍稍的降下了一些。

  游天琳之后说了什么,我也没仔细听,没有什么比身边的人平安更重要的了,肖雨晴的事情我可以找机会再问唐嫣然。

  之后的半小时内,游天琳下楼去给我买了一碗粥,我原本还感受不到饥饿,但一看到泛着油光的皮蛋瘦肉粥,就忍不住一股脑的喝了个精光,却也因为喝得太急,反胃吐出来不少。

  “真臭!”

  这样的字眼游天琳是绝对说不出的,她没有这么毒舌,游天琳只会给我递来垃圾袋,然后等我吐完,将垃圾袋丢进垃圾站。

  唐嫣然提着一大筐水果,扇着鼻子走了进来,也是毫不客气的坐到了床边,差一点压着我插着针头的手。

  “进来吧!”唐嫣然刚坐下,就朝着外面招呼道。

  门外应声出现了一道人影,游天琳比我反应还快,立刻站了起来:“肖老师,您怎么来了?”

  “你的肖老师早就想来看你了,可是一直不好意思,一直拖到了现在。”趁着游天琳接待肖雨晴的工夫,唐嫣然凑到我耳边说。

  “你是谁?”我面无表情的对唐嫣然说。

  “我是你表姐啊!你忘了我会读心术了?还想戏弄姐姐我?”唐嫣然不屑道。

  我翻了个白眼,读心术真是个不好对付的技能,本来还想装装失忆,打死不认这个“表姐”,结果一下就被看穿了。

  “当然被看穿了,你是被打穿了胸腔,又不是脑袋。”唐嫣然说。

  “遭了,璀璨之匙呢?”我被唐嫣然一提醒,才发觉我一直放在胸口内袋的璀璨之匙不见了踪影,我现在穿的是病患服,之前的衣服都不知道换去了哪里。

  这时,游天琳和肖雨晴也寒暄完毕,找了两根凳子坐在了床尾,唐嫣然没办法再接下我的话题,只是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然后给我交代着家里一切安好,让我放心云云。

  她越是这样交代,我还真是越不放心,也不知道她把家里弄乱成什么样子了。而且这时候,孙晨应该已经出院了,他们俩合不来的话,孙晨就完蛋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和唐嫣然聊完,又迎来了肖雨晴的嘘寒问暖,肖雨晴的问候全都是官方发言,代表学校,代表同学,表示歉意和问候。

  如果不是学校用人不慎,也不会让学生陷入如此危险的境界,身为老师的她也该自责,没有起到监督帮助学生的作用。

  我能感受到肖雨晴的自责是真心实意的,在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终将找机会问个明白,现在看到她一切安好,我也没有心思再去追究什么。

  至少,我现在,并不孤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