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里剩下的最后一人居然就是让我们点菜的那个服务生,我一个箭步冲进了电梯,伸手按住开门按钮。

  “你刚才下来的时候,看到余伟了吗?就是给我们订下包厢的那个人。”我急问。

  “看到了啊,我上电梯的时候刚好和他撞上,怎么了?”服务生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我没时间给一个服务生解释什么,直接问:“第几层?”

  “第十层。”这服务生这次也没有多嘴了,回答简单明了。

  我得到服务生的回答后,立刻冲出了电梯,朝着楼梯奔去,我虽然不会什么搏斗技巧,但是速度绝不逊于出色的短跑运动员,走楼梯肯定比等电梯下去一楼后再上来更快。

  “我走楼梯,你等电梯,第十层!”我从唐嫣然身边掠过时说。

  唐嫣然会意的点了点头,却直接走进了还未关闭的电梯。

  我想要提醒唐嫣然弄错了,这样进去还会下到一楼,然后才能上楼,但是我现在的心情很糟糕,两条腿几乎是下意识的交替着,根本停不下来。

  余伟的心理状况实在耐人寻味,肖雨晴的状态也极不寻常,就在昨天,肖雨晴从下午喝到晚上,才些微有些醉酒,今天怎么可能在一个酒席上就醉得要人搀扶。

  不对!我心中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我一直忽略了一件事情,肖雨晴昨天为什么要醉酒呢?我一直认为是她遭遇了什么痛苦的事情,借酒消愁。

  可我却忽略了酒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壮胆!或许今天的酒宴根本就不是她所说的还人情那么简单。

  还有下车时那一个吻,现在想起来,肖雨晴所做的一切就像是在诀别。

  我加快了步伐,疯狂的冲上了第十层,这时电梯还在一楼停着,一楼会上很多人,停留的时间是最长的。

  第十层全部都是套房,每个房间的房门都长得一模一样,没有哪一个房间门是打开的,我完全无法辨认余伟和肖雨晴到底进入了哪个房间。

  我只能来回在这一层走动,企图看到或是听到一些能够判断他们去向的东西,这时候,电梯也开始了运作,但我知道,就算唐嫣然上来了,也对事情的发展没有任何帮助,她会读心,但是不会透视。

  “砰!”

  突然,我听到了一声闷响,是房门与墙体碰撞发出的声音,我赶紧朝声源方向看去,敞开的房门外,横摆着一具肥胖的身体,或者说……尸体。

  “跟我谈条件?这肥猪还不够资格。”我靠拢过去,听到了房间里的对话声,这声音十分尖锐,但明显能够分辨出是男人的声音。

  “他不是你的重要棋子吗?你……你疯了!你难道不想调查那个人了吗?”

  肖雨晴?在我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刻,我已经难以自制的冲进了房间,肖雨晴正站在玄关和一个在房间内坐着的戴着金属面具的男人对峙着。

  他们的手中都拿着手枪,不过面具男的气势似乎更胜一筹,即使坐着都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我看到肖雨晴的手都在发抖。

  “雨晴!”我争取以一种温和的语气喊道,我想要稳住肖雨晴的心态,不知不觉间把她的姓氏去掉了,叫了她的名。

  谁知肖雨晴在听到我的声音之后变得愈发的激动,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别过来,快跑!”

  我慢慢的朝肖雨晴靠近,我知道在两个人对峙的时候插足是不明智的决定,但是我更加了解,以肖雨晴现在的状态,是无法全身而退的,我必须要去帮助她。

  “吴隘,你果然是那个人的弟子,和那个人太像了,魅力十足。”面具男缓缓地移动枪口,将枪口对准了我,“是吗?你认识我的师傅?”面具男将枪口移向我,我反而不那么紧张,放心的和他聊了起来,争取着时间。

  我不指望我能够躲过手枪射击出来的子弹,我只是希望唐嫣然能及时赶到,救走肖雨晴。

  但是我又不太希望唐嫣然赶到,如果唐嫣然无法对付这个男人,那么我们极有可能全军覆没,所以必须尽快的了解到这个男人的目的。

  面具男桀桀一笑:“当然认识,他可是我们的头领,最有号召力的人物,当然,也是最有女人缘的男人。”

  最有女人缘?我可不认为那个糟老头有女人缘,他整天都想着怎么钻到地下去,哪有什么女人愿意和他一起像是一个矿工一样灰头土脸的。

  或许他真的像肖雨晴所说的那样,在年轻时代是个盗墓集团的头领,可是他人已经死了,所有的成就也化为了泡影。

  “既然你是我师傅曾经的手下,那能不能看在我师傅的份上,放我们走呢?”我试探道,虽然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想看看面具男的反应。

  “嗯?”面具男的瞳孔骤然收缩,陷入了呆滞,五秒后,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哈哈,你和你的头领真的很像,幼稚,实在是幼稚!”

  2q更新~最☆g快上酷‘匠%u网g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肖雨晴的手枪虽然装有消声器,但是依然发出了响声,她竟然开枪了!

  我万万没想到精神状态如此之差的她会在此时开枪,这个时机当然是最好的,面具男正在颤抖,不可能迅速的反击,只要命中要害,就可以一击毙命。

  可是肖雨晴失败了……她显然和我一样,根本没怎么用过手枪,子弹射在了墙壁上,留下了一个黑印。

  射击失败,肖雨晴彻底崩溃了,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呈现出一种无力的状态。

  面具男在这时暴怒了,我仿佛能够看到他涨红的脸,他脖子上的血脉已然喷张,像是一头怒极的狮子。

  枪声再次响起,我根本来不及思考,猛的扑向肖雨晴,那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我能够看到子弹穿进我的胸膛,然后我仰面倒地。

  肖雨晴的哀嚎,世界的天旋地转,唐嫣然急促的脚步声与声嘶力竭的呼喊,可是我已经无法站起身来,甚至无法思考,我能够做到的只是记录下这些东西。

  我已然感受不到疼痛,我闭上了眼睛,就像进入了沉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