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怎样才是搞定?

  我没有草率的回答这个问题,思考了几分钟,后来也觉得没什么好想的,直接把我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觉得搞定一个女人,就是拥有她的一切,分担她的一切,让她真正的成为我的女人。

  “不是趁醉推倒?”唐嫣然假装惊讶的说。

  我哪能不知道唐嫣然在调侃我还行李箱一夜未归的事,连忙解释说:“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乱来好不好!”

  “没乱来,没乱来就这样了?”唐嫣然说着,一口亲在了我的脸上。

  在那柔软的嘴唇接触到我的脸颊的时候,我完全是出自本能的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唐嫣然离我这么近的红润的脸,我十分想要回吻一次。

  不过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包厢门,我不得不放弃这个大胆的行动,转而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的服务生,脸上还长着青春痘,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但是他总是低着头,我无法看清他的脸。

  “先生,现在开始点菜吗?”服务生的声音十分厚重,我可以保证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而且这样的声音是从年轻人的口中发出的。

  看来只是我多心了,或许这人只是和我以前见到过的某个人长得挺像,我接过服务生手中的菜单,随意挑了几个菜,还给了他。

  “先生,您确定?”服务生有些质疑我的菜单。

  “我确定啊!隔壁的余伟校长付账,你还怕我给不起这个钱?”我说。

  服务生摇了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点的都是我们的招牌菜,也就是第一页的,但招牌菜不是最贵的,你难道不考虑一下其他的菜式或是酒水?”

  “那就把你提成最高的菜和酒水上一些,也不要太夸张了。”我被服务生的机智深深打动,看来他已经看出我是来混吃混喝,顺便敲余伟一笔的了,我怎么能不帮他一把。

  服务生嘴角一弯,退了出去,我也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座位上。

  不一会儿,第一道菜就上了上来,是内地人不太常吃的大龙虾,至于是苏格兰大龙虾,还是澳洲大龙虾,或是本国的山寨龙虾,我就不得而知了,我只知道一点,这样的东西,很贵。

  我原本只是想点个上万元的菜式,好好的奢侈一次,就算余伟赖账,我自己也消费得起,现在看来绝对不止了。

  因为龙虾不算什么,跟着龙虾而来的送酒水的服务员手中的拉菲就超出了万元这个数字,我也懒得计较,反正一道道珍馐往桌上送,我就使劲吃。

  而唐嫣然对现在的金钱也没有什么明确的概念,也不会说因为这些东西贵,就省着吃,也是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这些东西总比方便面要强上许多。

  那服务生小子也算聪明,上的菜式刚好够我和唐嫣然两个人吃,总价也就在两到三万,估计刚好在余伟的承受范围之内。

  酒足饭饱后,我又开始惦记起隔壁房间,也不知道他们进行到什么阶段了,一般的公务酒宴肯定不可能像我和唐嫣然这样海吃海喝迅速解决战斗,都是推杯换盏,你侬我侬,拉近感情。

  我也不着急,直接把包厢门大敞开,这样随时都能看到隔壁的动向。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和唐嫣然都开始无聊了,隔壁才有了动静,里面的人接连走了出来,朝电梯走去,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全部忽略。

  余伟是最后从包厢里出来的,他扶着醉酒的肖雨晴,东张西望的朝着另外一个电梯走去,那是通往楼上套房的电梯。

  “他在想什么?”我问旁边的唐嫣然,那小子不是想要趁机占肖雨晴便宜,我绝对不相信。

  唐嫣然露出极为古怪的表情,说:“我看不到……他现在很惊慌,心里很乱,乱得脑海里已经一片空白。”

  什么?难道不是应该是想着那些龌龊的画面吗?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肖雨晴从他的手中夺回来,唐嫣然的话一出,我却不得不谨慎的作出决定。

  “肖雨晴又在想什么?”我不认为肖雨晴这么容易就醉了,如果知道肖雨晴怎么想的,那就好办了。

  唐嫣然摇了摇头:“我看不到肖雨晴的思想,我的读心术也是有限制的,对一些人我无法读心。”

  “你怎么不早说?”我急道。

  看@●正版章JF节NK上cp酷)x匠网S

  “你也没问啊……”唐嫣然一副无辜的样子。

  算了,跟上去再说,我无法猜到这一顿饭后余伟的心态为何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但是我知道,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跟着他,总没有错。

  跟踪是也是一个盗贼必须学习的基本功,要是你跟踪一个目标的时候被发现了,你的职业生涯虽然有可能继续,但是你那一次的行动绝对会失败。

  唐嫣然本来就是特殊机构的人员,跟着我,连我都发现不了她的踪迹,我和她各自分开,从不同的方向跟着余伟,这样可以减小被发现的可能性。

  可是我们立刻面临了一个很巨大的问题,他们上电梯了,我们无法和他们一起坐电梯上去,但不上电梯的话,又无法知道他们会在第几层下电梯。

  电梯飞速的上升,我们却无奈的站在原地,看着它停留的层数,电梯总共停了5次,分别在四楼,六楼,十楼,十五楼,十八楼,然后电梯开始下降。

  如果我们挨着找一遍的话,恐怕等我们找到了,肖雨晴已经被非礼了,她虽然是异端独立调查团的,但是这个组织不像U,U如果要求是文武双全,那么异端独立调查团就分文理科,肖雨晴偏偏还是文科生。

  根据我的经验……就算是肖雨晴还是清醒的,但是醉酒后,身体依然会很疲乏,否则她也不会在和我激吻之后就陷入了沉睡,这样的她可抵御不了一个成年男人的侵犯。

  怎么办才好?我和唐嫣然大眼瞪小眼,都想不到任何办法,两个大活人,居然会让目的从眼皮底下,光明正大的溜走。

  叮咚……

  正在这时,电梯回到了我们所在的楼层,一个中年妇女从里面走了出来,里面只有一个服务生一手端着一个空盘子,一手准备按下关门键。

  “等等!”我迅速的冲了过去,将手伸进了即将关闭的电梯门的缝隙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