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伟在得到肖雨晴肯定赴会的答复后,交代了时间,地点,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学校,让我们自己打车过去。

  现在才十点,饭局十二点才开始,我们也不急,在学校附近找了个水吧坐了下来,喝点饮料,打发点时间。

  我对余伟又担心肖雨晴不去饭局,又放心的让我们自己赴会的行为感到莫名其妙,坐下后立刻问道:“他怎么不直接开车送我们过去?”

  肖雨晴咯咯笑了两声:“他做贼心虚呗,他一个有老婆的人,和一个年轻女教师出入酒店,你觉得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我对余伟的私人生活倒是没有什么研究,只是知道学校里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我靠,他难不成想发展你做小三?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惦记着家里的母青蛙。”我义愤填膺道。

  肖雨晴两手一摊说:“那有什么办法?我都二十九岁的人了,连男朋友都没有,马上就成剩斗士了,当个小三也不错。”

  “当剩斗士也比当小三强啊,再说,就算当小三,也不能当那个癞蛤蟆的小三!”我肯定的说。

  “那当谁的?当你的么?”肖雨晴盯着我的眼睛,将脸朝我凑了过来,让我莫名的感到了强大的压力,似乎一旦说谎就会被这压力撕成碎片。

  “当然,除了我,还有谁配吃天鹅肉?”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也将脸向她一凑,闭上眼,狠狠的吻在了她的唇上。

  肖雨晴没有拒绝,也没有迎合,任由我施为,良久,我感到脸上似乎有些湿润温热的感觉,我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发现肖雨晴竟然哭了。

  “怎么了?”我也不敢再吻了,一边擦着肖雨晴的眼泪,一边问。

  “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肖雨晴推开了我,自己抹着脸上的眼泪。

  我沉默了片刻,说:“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讲给我听一听?”

  肖雨晴已经擦干了眼泪,抽泣了两下,终于缓过劲来说:“可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肖雨晴喝了一口奶茶,陷入了回忆,我静静的等待着她的述说,我觉得这酝酿了丰富感情的回忆,一定很悲伤,但是很珍贵。

  我想要分享她过去的悲伤,就像想要拥有她美好的现在一样。

  大约过了五分钟,肖雨晴开始了她的述说:“那时候我和你差不多大,还是个大学生,不过已经大三了。

  当时我和一个比我大一级的学长已经谈了两年的恋爱,不算长,也不算太短,不过我觉得我们已经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可是就在那一年,他毕业了,他告诉我,他来自农村,早就在家里娶了老婆,才来念的大学。

  你知道当时我的世界观崩塌得有多严重吗?他居然告诉我,他父母一定要他回去和那个女的领证,还说是算命先生算过的,那个女人才能旺夫,我是克夫命。”

  “他也这样想?”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禁问道。

  肖雨晴点了点头:“是啊,他当时就是来通知我一声,也是在这样一个小的咖啡店。我祈求他不要离开我,就算他要和那个女人结婚也好,我不要名分也好,我希望和他在一起。

  有人说年轻人不懂得什么事爱,年轻时的爱不过是盲目的冲动。我现在也快三十了,如今想起来,我那时确实很冲动,不过我可以肯定自己是爱过他的,爱到可以不惜一切。

  不过他和你不一样,他连最后吻我一次的勇气都没有,在我最后的挽留之后,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看我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那他现在呢?飞黄腾达了没?”我嘲讽道。我从来不相信算命先生的说法,他们能知天命,还摆地摊干嘛?

  肖雨晴耸了耸肩:“谁知道呢,从那以后我们就没了交集,我还算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落荒而逃,我只能一个人坚强的站立在人生的战场,我如果再逃避,只能伤得更重。

  不过他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疯狂的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易经,八卦,我真的很好奇那些算命先生是怎么算出来我克夫的。

  直到最后我也没弄明白,不过却意外的进入了现在的组织——异端独立调查团,他们容纳我的理由就是我对这些奇怪东西的狂热。

  怎么样,我的经历还算有趣吧?”

  “那你到底克夫么?”我打趣道。

  “反正这个问题连组织里那些高人也说不明白,或许他爸妈真请到了神仙大能也说不定,真正可以窥天命的人是有,不过那些打着旗号算命的人大多都是骗子。”

  肖雨晴说完,我立刻想到了我之前做的那个梦,那个梦不就是一个预言么?要什么神仙大能,我不就是么?

  不过自从将牛皮纸交给唐嫣然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类似的梦,或许真如唐嫣然所说,那是牛皮纸控制时流产生的作用,离开了牛皮纸,我就丧失了在梦里预言未来的能力。

  “想什么呢?你还真以为你亲了我两次,我就要给你当小三呢?”肖雨晴拍了拍桌子,故作轻松的说,“走咯!时间差不多了,去赴鸿门宴。”

  我可以看出肖雨晴有些失望,她起身的时候甚至还无力的坐回去一次,我也不愿意在此刻解释什么,跟着走出了水吧。

  肖雨晴想要打车,我阻止了她,我决定用孙晨的车送她过去,顺便去接一个人,我相信那个人对这次饭局一定很有帮助。

  再次进入学校,我告诉了肖雨晴孙晨的车牌号,让她先拿着车钥匙去停车场把车开出来,而我则要上公寓楼去请大神来助阵。

  我没有询问肖雨晴为什么参加这次饭局,因为很显然这不是她的个人意愿,而是组织上的行动,任何组织都有他们的保密协议,我问了也没用。

  但是我必须保证肖雨晴不被余伟占便宜,只要有唐嫣然这位大神在,余伟想干什么,我都了如指掌,还怕他不老实?

  其次,如果余伟真的很老实,那也无妨,肖雨晴不是说了她要帮着朋友照看弟弟吗?我这个弟弟,有好吃的东西,怎么能不叫上“姐姐”一起?

  回到公寓里,我直接走进了卧室,她居然奇迹般的没有在我的卧室里玩电脑。

  我只能每个屋挨着找了一遍,可是都没有见到她的踪影,最后只剩下厕所没看,我轻轻地敲着厕所门,叫了两声唐嫣然的名字,没有任何反应。

  该不会是出去了吧?我这样想着,推开了厕所门,想要断绝我最后的希望,心中不禁腹诽着唐嫣然的不靠谱。

  “唐嫣然?你怎么了?”我打开厕所门,立刻就看到了坐在马桶上瑟瑟发抖的唐嫣然,我匆忙走上前去,察看着她的情况。

  …看正版5章节。+上酷Iz匠网☆

  她的身体状况没有太大的问题,看起来就像是受了惊吓,这让我无所适从,我叫着她的名字,她也不理会。

  “吴隘!你没事?”唐嫣然突然一下抓住我的手臂,激动地说。

  “我没事啊!”我有些茫然。

  “呼……还好,吓我一跳。”唐嫣然怕打着胸口,紧张的喘着气,看样子已经稍稍有些好转。

  我赶紧扶她起来,让她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喝下,她才恢复了往日的状态,看起来精神多了。

  “发生什么事了?”待她情况稳定,我才询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