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照射在我的脸上,即使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光线的晃动。

  我揉了揉眼睛,眼角的余光瞥到身边的肖雨晴,肖雨晴睡在我的身边,睡梦中慵懒的样子很是好看。

  我坐怀不乱的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肖雨晴在那一场激吻后很快就睡着了。

  她本来就已经醉了,之后不论身体还是心理都太过疲惫,进入睡眠自然很快。

  看正¤版k章0节上k酷匠网

  而我,竟然在她的家里呆了一个晚上,我明明可以在她睡着后就离开的,我到底为什么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呢?

  或许是因为肖雨晴哭了吧,放下一个流泪的女生独自离去,可不是我的风格。

  我此刻的身体依然有些疲惫,坐着睡觉可不是一件值得尝试的事情,我撑着床头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才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气力。

  虽然有些纠结到底要不要等着肖雨晴醒来,但是上午我是有课的,不得不走了,昨天的激吻我总会找一个时间给她一个交代。

  回到公寓,唐嫣然已经起床了,正在厨房里煮着方便面。

  “要不要来一碗?”看到我进屋,唐嫣然一脸坏笑的问我。

  我当然知道唐嫣然在笑什么,去见一个喝醉酒的寂寞女网友,一宿未归,我无法阻止唐嫣然胡思乱想,自己心中清净就行了。

  我拉开冰箱,拿了一盒牛奶:“算了吧,你也少吃一点那东西,偶尔吃一些可以,吃多了对身体没有好处。”

  唐嫣然还想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不过我没有给她机会,上午的课就要开始了,我匆匆地冲进房间拿了课本就走了,和唐嫣然解释昨晚的事情,一两分钟是绝对不够的。

  上午上的是高数,说实话,我对这个没多大兴趣,基本上就是发呆一节课,当然,大多数同学也都是这样,不过有的更加离谱,玩游戏,睡觉,斗地主,看小电影,似乎没有什么事情他们偷偷做不了的。

  中午的时间,游天琳要和文媛以及一帮室友出去吃饭,我和她碰了个面就分头行动了,期间和罗天来了一次擦肩而过,今天罗天倒是十分老实,低着头从我旁边默默地走了过去。

  我也没别的事情,准备回公寓呆着,我虽然没有孙晨那么宅,但是有时候也可以呆在家里玩一整天的网络游戏。

  我正要走出教学楼,身后却传来肖雨晴的声音:“吴隘,能到办公室来一趟吗?”

  肖雨晴的语气比昨天要温柔许多,昨天完全是命令,今天却像是在祈求,我又怎有不去的道理?

  关上办公室门,我和肖雨晴相对而坐在她的办公室里,我觉得这样的事情还是男生先开口比较好。

  “昨天睡得好吗?”我问。

  只见肖雨晴微微一愣,双颊泛起了红晕:“还不错。”

  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些暧昧,我明明昨天在她的床边坐了一天,她到底睡得好不好,我自己也该知道。

  “你呢?”肖雨晴反问道。

  我摇了摇头:“很不好,不过现在还算精神,没有什么困意,可是早上刚醒的时候,就像有时候陪孙晨通宵玩游戏的那种感觉,又困又累,还发冷。”

  肖雨晴说不好意思,我说我也没有责怪她,只是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而已,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渐渐地,我们俩一人一句,话题却越跑越偏,我明明是想说昨天晚上那一吻的,怎么慢慢的要开始谈人生谈理想了?

  可是我总不可能因为那一个吻说让她嫁给我吧?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很多人就算真的上了床,第二天起来也可以像是没发生任何事一样。

  可是我两方面都做不到,我既不能当做昨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也不能因为一个吻让她做我女朋友,更何况,我就算想要她做我女朋友,她愿意吗?

  此刻我才发觉,想要解决这个事情,还真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

  聊着聊着,我们已经不知道侃到天南还是海北了,只听到门外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我立刻站起身来,凑到门边,透过猫眼向外看去。

  这也算是一个职业习惯,如果一个贼失去了警惕心,还算是贼么?那就是一个随时落网的囚犯了。

  余伟?怎么是他?

  余伟是学校的副校长,平时在学校里也很难见到他,是一个大腹便便,看起来就知道是一个酒囊饭袋的家伙。

  他来找一个大一的科任老师能有什么事情?我冲肖雨晴比了一个口型,告知她来人是余伟,问她开不开门。

  肖雨晴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我打开门,正想着要不要打个招呼,毕竟这人也算是学校领导,我虽然不图他什么,但是礼节还是要的。

  谁知这货竟然直接无视我朝着肖雨晴走去,色眯眯的眼睛完全出卖了他的内心。

  “晴儿,今天中午的饭局,你说好要陪我去的哦?”余伟一屁股坐在了我之前坐的位置上,伸手就想要去摸肖雨晴的手。

  肖雨晴微微后退,躲过了余伟的咸猪手,强笑道:“去,一定去,不过我也答应了照顾一个朋友的弟弟,不知道能不能一起?”

  “就是他?”余伟指了指我说,看来他并不是没有看见我,而是选择性的无视,我操他妈的,要是在学校外面看到这样厚颜无耻之徒,我绝对拿砖拍他了。

  肖雨晴点头确认,余伟却显得不太自在了:“不太好吧?你也知道今天的饭局,全是教育界的高层,我带你去,你让你混个脸熟,以后能有个好的发展,你带个小屁孩儿去,算是什么事呢?”

  你他妈才小屁儿呢,我真的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可是看到肖雨晴似乎有什么计划,我又不太好去搅局,只能乖乖地扮演一个朋友的弟弟。

  肖雨晴遗憾的叹了口气:“哎,既然这样,那只能下次了,我本来对那些饭局就不太感兴趣。对不起了,余校长。”

  肖雨晴作势起身就要朝外走,我也很识趣的朝她靠拢,护在她的身边,怎么也不能让她被那个猪一般的校长碰到。

  被我吻过的女人,岂是别人能够随便染指的?虽然这样的大男子主义有些偏执,但是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想改也改不掉了。

  “余校长,你今天是准备呆在我的办公室里吗?”我和肖雨晴已经走到门口,余伟却还坐在椅子上,在那里纠结。

  被肖雨晴提醒,余伟才反应过来,立刻走了出来,肖雨晴锁上了门,二话不说就带着我朝教学楼外走去。

  一路上我们俩在前面随意说着一些学校里的事情,而余伟就一直跟在后面,似乎想要偷听我们谈论的话题。

  直到快要走出教学楼了,如果一个副校长依然跟在我们的身后就有些太显眼了,路上的学生可不会错过这样的新闻。

  学校副校长尾行师生,不知意欲何为,这样的标题发在学校贴吧里,肯定点击率奇高无比。

  “好吧,就让你带他去吧。”余伟眼看着我们就要走远,终于妥协了。

  肖雨晴露出胜利的微笑,我也会心一笑,她去参加这个饭局肯定有她的目的,我目前和她是统一战线的战友,帮个小忙也无可厚非。

  而且昨天那件事发生后,我发现对肖雨晴的感觉也变了,我对她产生了一种占有欲,更加不放心她独自去参加有这个余伟的饭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