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学校,我和游天琳直奔医院而去,这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值得述说的事情,几乎都是游天琳一直埋怨我做事太鲁莽了,惹怒了罗天,还是互不招惹为好。

  我其实何尝不想与罗天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他自己没事找事,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又怎么能忍?

  我只能一路上嗯嗯哦哦的敷衍着,直到到了病房门口。

  “嘘……”我站在病房门外,对着游天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时候如果弄出了声音,就坏了大事了。

  高级病房的门和其他病房的门是一样的,都有一个小的玻璃窗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病房里,陈筱正趴在病床边上熟睡,孙晨却十分清醒,小心翼翼的想要用手去触碰她的头发。

  “摸啊,摸啊!”我在心中呐喊,游天琳却已经低声的喊了出来,病房的隔音效果还算不错,这点声音并没有影响到孙晨的动作。

  眼看着孙晨的手就要拂上陈筱的头发了,一只大手却从我们的身后探出,推开了病房门。

  我们愤怒的回头看去,孙斌站在我们身后,无辜而疑惑的看着我们:“你们怎么不进去啊?”

  你他妈不是想要你儿子早日给你找个儿媳妇吗?本来你儿子都有些觉悟,对现实中的女性有些兴趣了,都想要偷偷摸摸的动手动脚的,你这么一弄,还不给他弄出心理阴影来?

  要是其他人,我早就骂出来了,可是这孙斌无意间坏了儿子好事,也是毁了自己的梦想,说到底,他们两人都是受害者,再加上孙斌是长辈,我还真没办法说什么。

  “我们刚到,刚到……”我只能说着瞎话,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的孙晨早就被刚才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吓得把手缩了回去,现在额头上还在冒着冷汗,做贼心虚,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了。

  我真是为这个好室友而拜倒,你就是想要摸一下头发,就像做贼一样,要是以后想要干一些岛国动作片里的事情,那还不得心跳过快导致猝死啊?

  一个毛手毛脚的老爸,一个胆小如鼠的儿子,真是一对奇葩父子。

  而本来在休息的陈筱也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惊醒,对刚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的她忙给孙斌让坐,陪我们坐到了另一张看护人员用的床上。

  看望病人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无非就是把病人住院的时候外面发生的事情讲给他听一听,让他过把干瘾。

  我和孙斌负责和孙晨聊,游天琳刚好和陈筱凑在一起,避开我们去聊她们女生的话题去了。

  男人之间的对话一般都很直接,先是孙斌给孙晨说了一些家里的事情,大概是说孙晨远在国外的母亲也对他表示了关心和问候,以及他的母亲斥责孙斌的不负责任,没有照顾好孙晨云云。

  而我当然就说了一些学校的事情,比如今天下午发生的开除事件,我自然要多多少少描述一番。

  孙晨听后,第一反应是叫好,第二反应却和游天琳一样,担忧的问我,会不会再次惹得罗天搞出些猫腻来。

  我耸了耸肩,说:“谁知道呢,你难道怕他又误伤到你?”

  孙晨很是硬气的拍了拍胸脯,说自己有肉,罗天那点小劲头还伤不了他,就算他拿了武器也一样,只是担心我会不会真的让罗天再找些借口给开除了。

  说实话,当时我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如果孙晨不说下一句话的话。

  “如果你被开除了,我一个人在公寓里多没意思啊!”孙晨感慨着,似乎我被开除只是他少了一个玩伴这样的小事。

  在医院一呆就是半个下午的时间,眼看窗外的天已是昏黄一片,我和游天琳便准备回学校了,这一次陈筱也终于答应跟着一起回去,她在医院这两天太累了,同意让孙斌和她换换班。

  其实如果不是公寓里有个同样需要照看的唐嫣然的话,我是一定要在这看护孙晨几天的,怎么着也不能让陈筱这一个女孩子这么熬,这两天下来,我也是看出来陈筱是真的很善良了,以前受到罗天蛊惑,也只是因为太单纯,太善良。

  和孙斌孙晨父子俩告了别,陈筱和游天琳手挽着手走出了病房,而我,尴尬的走在了后面,我虽然想上去牵游天琳的手,不过那样显得太不伦不类了,只得跟着她们屁股后面。

  然后不论是吃晚餐还是坐车,她们俩都在疯狂的细声聊着天,我好奇得心痒痒,但是一旦我想要靠近,游天琳就会瞪眼示意我后退。

  直到回到公寓楼下,我也没有机会再接近游天琳,临别时她却给了我一个飞吻,让我心中更加的火烧火燎,调皮起来的游天琳可爱得让人想要把她吃掉。

  再想到公寓里的那一位大神,调皮起来可没我好受的,心情好一点,当个内衣小偷,我还能够给她擦擦屁股,如果她心情差了,对我使用一些花式吊打技巧,我该怎么安慰我自己?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了楼,我真的十分害怕一进门发现整个屋子里都是零食的残骸或者靓丽的女装,无论是哪一样,我都是把持不住的。

  打开门,客厅里一切正常,倒是许久不用的饭厅里飘出了香味,我打开饭厅的灯,眼前的景象却让我大跌眼镜,桌子上就一个碗,碗里还剩有一些方便面的油汤。

  我将碗泡在洗槽里,走进了卧室,此时唐嫣然正穿着一件新买的粉红色吊打睡衣坐在床上玩着电脑,双手不断的在键盘上敲击着。

  w酷‘U匠(网+'正K版首“3发1/

  “在干嘛呢?”我问。

  唐嫣然冲着屏幕努了努嘴:“自己看呗。”

  我凑近一看,她居然正在用我的号和一个叫夜雨天晴的人聊QQ,而且言语极度暧昧。

  无爱:反正你就在学校里,来我的公寓呗,晚上我们还可以探讨一下内衣的搭配。

  夜雨天晴:你讨厌,晚上去你的公寓,你是不是想要做什么坏事呀?

  无爱:你没看到我的名字吗?我只是对服装保持着极高的热情,对女人本身没什么兴趣,不信你过来,把你的这些内衣穿给我看。

  夜雨天晴:呵呵,我才不会上当呢!

  ……

  我看得瞠目结舌,这唐嫣然泡妞技术也太高了吧,而且为什么能这么猥琐呢?难道这才是她的本性么?

  “这是谁啊?你们怎么认识的?”我好奇的问道,这个夜雨天晴绝对不是我的好友,我可以确认,唐嫣然居然能和一个新加的好友在短时间内聊到这种程度,堪称千千万宅男的梦想导师。

  “你不是说要把我拿回来的行李箱还回去么?我反正无聊,就在你们学校贴吧发了个帖子,让人来认领我带回来的行李箱,后来这女的就加了我QQ,然后我们就聊起来了。”唐嫣然一边回复我,一边敲着字。

  无爱:那我给你把行李箱送过去吧,给我你的地址。

  夜雨天晴:好啊,锦绣金城小区,三栋二单元一号。

  无爱: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唐嫣然关闭了QQ,看向我:“知道锦绣金城在哪吗?可以干活了。”

  “干我什么事?你既然能找到她,自己的烂摊子自己收拾,你去,我不去。”

  “她可是一个寂寞的少女哦!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或许有机可乘哦,你这个小色魔。”唐嫣然眨巴了两下眼睛,鼓动着我。

  我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去。”

  要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眼前不就是么,我除了饱了饱眼福,似乎也没有其他的福利了。

  再说了,我还行李箱的初衷是怕失主的男友会闹得满城风雨,让我成为学校里的名人,现在唐嫣然和她聊得这么好,我相信也不会出什么岔子。

  遭到了我的拒绝,唐嫣然无奈的再度打开了QQ:“哎,好心当成驴肝肺。既然这样,我只好在贴吧随便找个人去送了,要是那个人对那个女孩子做出点什么事情,我可管不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