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吴隘,等等。”当我将要走出办公室大门的时候,肖雨晴焦急的叫住了我。

  “怎么着?还有什么处分?”我没好气的说,既然都被开除了,我也没必要给这些走狗好脸色看。

  偏偏就是今天,以前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生病去疗养了,偏偏就是今天,新任老师宣布了我的开除声明,我如果相信这是偶然,那么我二十几年也就白活了。

  “没有。”

  “那好,拜拜。”

  “等等!能坐下来谈一谈吗?”

  “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我这次没有停下,拉开办公室的门就要出去,游天琳还在等我,我是真没什么耐心再和肖雨晴磨叽了。

  “吴天弃,原泣天盗墓集团头领,后因内部矛盾脱离组织,仍以一己之力独霸盗墓界鳌头,三年前死于一次盗墓事件,而你吴隘,是他唯一弟子。就凭我掌握的这些东西,你还是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吗?”

  肖雨晴看着我的眼里充满了笑意,就像一个老猎手看着愚笨的小白兔一般,这让我很不舒服。

  有那么几秒钟我是想要冲出办公室去找游天琳的,我十分想要撇去从前的生活,只要我跨出这道门,我就能真正的告别过去。

  可是我做不到,吴天弃是我的师父,既是老师,又是父亲,我怎么可能抛下对他的记忆?

  我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这间办公室是肖雨晴的私人办公室,我可以在这里放心的与她说一些事情,如果她知道的话。

  十分钟后,我终于走出了办公室,游天琳已经守在不远处等着我出来了,我的心中一暖,走上前去。

  游天琳紧张的问我:“怎么回事呢?进去这么久,肯定不是好事吧?”

  我挠了挠头发,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都不能对游天琳说,只能遮遮掩掩的回道:“不算好,也不算坏,本来是要开除我的,现在又说不开除我了,你说好事还是坏事?”

  “开除?到底怎么回事啊,吴隘,你把我都搞懵了。”游天琳跺了跺脚,好像要抓狂了。

  “别着急,我慢慢给你说。”

  我牵起游天琳的手,在校园里一边散步,一边讲刚才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她,包括罗天的连环计,还有我被开除的事情。

  游天琳听完之后,脸色稍显沉重:“那为什么又不开除你了?”

  我顿时就愣了,我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真正的理由是不能对游天琳说的,我此刻的尴尬是难以想象的。

  不过还好我的思维敏捷,聪明伶俐,瞬间就想到了应对策略:“当然是因为我平时表现得很好,将功补过,学校决定帮我压下这件事咯,而且就算真的要查起来,遭殃的也是罗天,那两张照片可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对啊,我们当时立刻报了警的,警察能帮我们作证。”游天琳恍然大悟般,然后嘿嘿的笑了起来。

  我虽然知道警察是不可能帮我们作证的,但还是夸着游天琳聪明。不过这样的聪明或许在电视剧里才会用到。

  电影院里的小打小闹,其实也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就算小混混打了孙晨,我以暴制暴也是不对,学校要用这个来做文章,我也无可奈何。

  而罗天这个幕后主使是绝对不会被抖出来的,像那两个小混混,挨一顿打,罗天只要舍得花钱,他们就算多进几次派出所也不会说出关于罗天的一丁点事情。

  打孙晨的理由也很好编,什么看他不顺眼啊,因为影院的座位起了冲突,甚至鬼迷心窍看上了孙晨身边的陈筱,这些理由对于一场意外的斗殴事件来说,是十分常见的。

  现实就是这样,只要你掌握了一丁点关键的权利,就可以将一个平头百姓击倒,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我就是要整你,罪名莫须有。

  如果我真是一个穷苦的孤儿,拼死拼活才上了大学,以为可以依靠学习在人生中逆袭,那么我肯定早就在罗天的逼迫下流浪街头了。

  可是我不是,我他妈现在也有后台了,从现在开始,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至少在学校里,还有肖雨晴可以给我做后盾。

  我和游天琳相伴走出校门,让我很是意外的是,罗天带着一众学生会的狗腿子分成两列站在了校门的两旁,就像迎接重要来宾的仪仗,当然,用在此刻,就是欢送的仪式。

  “怎么样?吴隘同学,走出校园的感觉如何?”罗天站在仪仗队的中心,关切的向我问候。

  我怎么能不接受他的良苦用心呢?我朝着一众学生会的小弟们挥了挥手,口中念叨着同学们好,同学们辛苦了。

  他们之中,有些人脸色变得很难看,也有个别人或许是这样的仪仗训练太多次了,习惯性的回答了一句,领导好,领导慢走。

  而脸色最难看的莫过于罗天了,我大概也理解到了他这样做的良苦用心,他估计是怕我瞒着游天琳我被开除的事情,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游天琳,并且再次羞辱我一番。

  果不其然,他忍了半天,再次强装出笑颜:“吴隘同学,听说你被开除了,我们同学一场,特地来为你送别,我们都知道你肯定是无辜的,不过校规无情,也希望你不要怨恨学校的领导,毕竟我们学生会的成员和领导走得近,知道他们绝不是无情的人。”

  学校的领导当然不是无情的人,他们可不得卖你爸的人情么?你爸发一句话,多得是人来发这一纸敕令让我滚蛋。

  不过有些人的话,比你爸的话管用得多,那是你无法接触的层面。这也是我刚才才了解到的,我师父的能量,远比我想象中的强大,他一直没有让我接触盗墓,没有告诉我关于他的事情,只是怕我卷进那个庞大的漩涡。

  “送别仪式完成了吗?我可以走了吧?”我现在看罗天,完全就像是看一个跳梁小丑,都懒得和他争斗,没有等他回话,就牵着游天琳从他身边走过。

  “等等!你他妈给我回来!”罗天终于怒了,恼羞成怒,他从后面拽着我的衣领,使劲的向下压。

  FS酷=,匠uz网eF永g'久V‘免%费看《S小说Uo

  或许在他的计划中,现在的我应该是低着头,像旧时代的下等人一样从他的身边走过,而且还要畏惧得瑟瑟发抖。

  可是事情的一切发展显然没有按照他的剧本进行,我昂首挺胸,大步向前,他这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力气也就比孙晨那宅男要大上一些,我轻松的挣脱了他的手,没有回头看一眼,和游天琳说着笑着朝校外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