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钥匙插入锁孔,我转动了三圈才把门打开,顿时松了一口气,除非睡美人会穿墙术或者瞬间移动之类的超能力,否则应该不可能出去。

  刚进房间,我就听到了哗啦啦的流水声,声音是从浴室传来的,难道出门的时候没有关水?我记得我昨天出门前确实洗了一次澡。

  我打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莲蓬头哗啦啦的放着水,果然没有关上,水幕下垂,笼罩在一具完美的胴体上,水雾弥漫,让胴体的主人看起来仿若来自仙境。

  除了睡美人,谁还有这样的胴体?白嫩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胸前的玉兔长着一张樱桃小嘴,说不出的迷人,我还想往下看时,一件暗器突如其来的袭向我的正脸。

  我迅速的伸手挡住了暗器,这暗器的投掷力道很大,震得我手臂都有些发麻,暗器跌落在我的脚边,我定睛看去,居然是一块香皂,捡还是不捡?

  “看够了没有?!”我还在犹豫着是不是要送还香皂,睡美人一声娇喝让我意识到留在这里似乎有些不妥。

  我迅速的退了出去,将浴室门牢牢的关上,走出浴室后顿时感觉心跳加快,靠在门上急促的呼吸了几次才缓解过来。

  真爽!

  我说过,我不是小人,但也不是君子,这样香艳的场面足够我垂涎的了,我甚至幻想着揉捏她玉兔的感觉。

  当然,幻想归幻想,我绝对不会冲进去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睡美人好好地呆在公寓里,而且已经醒来,这对我来说已然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我匆匆的回到房间,关上了房门,避免听到流水声和一些香味而想入非非。

  “尼玛!”我进入房间的瞬间,感觉世界都崩塌了,所有柜子被翻了个遍,屋里堆满了零食和饮料,还有许多时尚的女装,都是散乱的放着,有的在地上,有的在床上。而我的许多带有夹层的衣服,比如羽绒服无一幸免的被割开了N条触目惊心的口子。

  唯一尚好的笔记本电脑被扔在了床上,还开着机,我立刻盘腿坐到了电脑前,屏幕上正显示着一个网页新闻界面,新闻大概是介绍唐毅然的,标题是“餐饮界巨头心脏病猝死,回望唐毅然的一生”。

  “遂安市著名企业家,慈善家唐毅然,于三月十五日被女佣发现死于卧室,死因为心脏病突发猝死,唐毅然先生作为……”

  心脏病?我将网页拉到了第一页,关于唐毅然的死,居然一点都没有提到我所在的遂安师范大学以及那个有些心理变态的学生,而是用假的事实掩盖了真相,怪不得这几天学校里的学生也没有任何躁动,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学校里死过人。

  难道压下事实就是为了保护学生?我暂时只能想到这个理由,毕竟如果在学校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轻则会对学生们的心理造成很大的冲击,重则影响学校的声誉。

  对于省内名列前茅的重点师范大学——遂安师范大学来说,要压下这样一条新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卡擦”

  酷F匠}y网69正版{&首发E

  房门被打开,我转头看去,睡美人只穿着一件紫色的文胸和一条同色内裤站在门口,用盯贼一般的眼睛看着我,不过我本来就是贼,所以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眼神,回看着她。

  “他两天前死了?”睡美人开口问道,声音很轻,但是能够听出强烈的情绪波动。

  “嗯,死了,不过死因不是新闻里说的这样。”

  “这个我知道,他可没有心脏病。”睡美人得到我的确认,反而释怀了一般,随意从地上散乱的女装中挑出了一条黑色的连衣裙当着我的面穿了起来。

  “你认识他?”我的猜想如果成立的话,眼前的睡美人应该是沉睡了无数载的远古时代的人啊,怎么会认识唐毅然?

  “我叫唐嫣然,你说我认识他吗?”睡美人已经穿好了连衣裙,一身黑色,华贵而不失性感,她坐到了我的身边,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吹到我耳边,就像是在挑衅抑或是挑逗。

  唐嫣然……唐毅然……名字这么相近,肯定是亲人关系,我记得不久前看到唐毅然上电视,主持人介绍过他的年龄,好像是五十岁左右,而睡美人唐嫣然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又稍显成熟,像是接近三十的少妇,按年龄推算,应该是唐毅然的女儿。

  “你是他女儿?”我将我的推断说了出来。

  “嗯?……哈哈哈……”谁知唐嫣然在我说出推断的瞬间迟疑了一秒,接下来放声大笑,笑起来的样子妩媚至极,胸前的丰硕不断起伏着,让我产生了立刻推倒她的冲动。

  “不要乱想那些龌龊的画面哦!”谁知我刚幻想出将唐嫣然压在身下的景象,唐嫣然就像看到了一般说道。

  “什么?”我下意识问道。

  “我会读心术,可以看到你所想的事情,你是不是想这样?”唐嫣然将我推倒在了床上,熟稔的将我的上衣解开,脱掉,然后一颗一颗的解掉我内衬的扣子。

  “等等……你要干什么?”我就像一个将要被凌辱的少女,慌张道。

  “当然是收回时流之棺和璀璨之匙,不然你以为我想怎样?”唐嫣然从我的衬衣内袋里掏出了牛皮纸和用绸布包裹的璀璨之匙,在我眼前晃了晃,得意非常。

  作为一个大盗,我居然让人在眼皮底下从我身上摸走东西,真是叔可忍,嫂子也不可忍,我猛的用力坐起身来,伸手向唐嫣然手中的璀璨之匙抓去,那张牛皮纸本来就不是我的东西,但是璀璨之匙无论如何也不能丢。

  那唐嫣然反应也是极快,迅速将手藏到了背后,我想要站起身来去拿,可是唐嫣然坐在我的大腿上让我只能保持坐姿,双手根本够不到她的身后。

  妈的!我一怒之下,双手同时伸出,袭向她胸前的两只玉兔,只要她伸手来挡,我就有信心夺回璀璨之匙。

  如我所料,唐嫣然确实慌忙的伸手来挡,可是我却失误了,有些恼怒的我用了平时的偷窃手法,伸手的速度太快,唐嫣然根本来不及挡住。

   “流氓!”唐嫣然原本准备用来阻挡的手,现在已然没了用武之地,半途变招,一记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而另一只手依然紧紧的抓住牛皮纸和璀璨之匙。

  我可不能白白的挨这一耳光,这样丰满的胸部,我完全不能一手掌控。

  “把璀璨之匙给我!否则我继续揉了!”我一边揉捏,一边提着条件,我虽然十分享受现在的时光,但是璀璨之匙才是最重要的。

  “嗯~啊~”唐嫣然一开口,竟然是不自禁的嘤咛一声,然后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说:“揉吧,挺舒服的。”

  我分明已经冉冉升起的欲火就在她说出这句话的瞬间被浇灭了,这就像一个强奸犯好不容易尾随一个美丽女人将她压在胯下,女人却掏出避孕套催促着进行一般,完全没有了刺激的感觉,反倒像是被强奸的一方。

  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胸部按摩师,客人说用力点,我就用力点,向上一点,我就向上一点,哪里还有享受的感觉?

  “舒服是吗?”我咬牙切齿的说着,松开了抓住她胸部的双手,右手转向她的裙底探去,“你不是能看到我想的事情吗?你看看我现在在想什么?”

  “啊!”唐嫣然一声惊叫,吓得从我身上退了下去,缩到了床头,哪里还有一点之前的淡然模样,“我警告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又怎样?”我化被动为主动,再度靠近唐嫣然,右手抓住她的左脚脚踝,左手继续朝着她的裙底探去。

  唐嫣然疯狂的踢着腿,踢在我身上就像在按摩一般,我的左手根本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就摸到了她的大腿内侧。

  “我……投降!你可以停下了!”她终于脸色绯红的喊了出来。

  “我为什么要停下来?我现在不要那两件东西了,我就要你。”我将嘴凑到她的耳根,充满挑逗意味的说着,手中的动作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

  “你……你别骗我了,赶紧住手,你不是这么想的啊!你们男人怎么这样!”唐嫣然手脚并用的挣扎着。

  “那你说说我是怎么想的?”我其实并不太相信她会读心术,毕竟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太受用唯心主义那一套,可人总是对未知的事情感到好奇,我也不例外。

  “你不就是想用强暴我来威胁我,让我交回璀璨之匙吗?我知道了它是你师傅的遗物了,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