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晨的父亲很快就赶到了医院,我得空将游天琳送回学校后,再次回到了医院,孙晨的父亲孙斌在病房里气得来回踱步,他已经知道孙晨是谁打的,但是无可奈何。

  从孙斌口中得知,罗天的后台不止是他的父亲,还有一个经商的外公在省会益都市很是说得上话,罗天的父亲就是被他的外公包装上位的。

  而孙斌只是一个连锁火锅店的老板,虽然在遂安市有些名气,但是在益都市又算不上什么了,实力的差距让平时对儿子大包大揽的他没了主意。

  报警吧,一次打架斗殴事件,罗天根本不会被怎么样,反而在明面上和罗天背后的势力结下了仇。私下再打罗天一顿?傻子都知道是谁干的,孙斌父子将受到更加猛烈的报复。

  所以孙斌只能选择隐忍,可是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明明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心中却不是滋味,只得干着急。

  “孙叔叔,您坐下休息一会儿吧。”极度自责不愿离开的陈筱将一把椅子搬到了孙斌旁边,劝说道。

  孙斌看到陈筱,脸色顿时好了许多:“好,有你这样好的姑娘陪我家的小子,也算他因祸得福了!”

  “叔叔,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害的。”这时的陈筱恨不得孙斌打她骂她,还以为孙斌夸她是在说反话,一个劲的道歉。

  “哈哈,这事真的不怪你,我来的时候吴隘已经告诉了我全部情况,你只不过是被利用了而已,孙晨帮兄弟挨一顿打,这是他继承了我孙家的优良传统,算他有骨气!要说怪,也只能怪吴隘。”

  我苦涩的笑了笑,知道孙斌并不是真的怪我,只是为了安慰陈筱,转移注意力而已。

  “不过,陈姑娘,我有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叔叔您说。”陈筱巴不得孙斌骂她两句呢,还有什么不当讲的?

  “那个……”孙斌挠了挠头,孙晨紧张的时候也喜欢做这个动作,真是亲生的,“你家里的情况我大概也知道了,所以有些事情我就直接问你了。你觉得我儿子怎么样?愿意当我儿媳妇吗?”

  “啊?”陈筱猛然一惊,她怎么也想不到孙斌会问这样的问题,在她的世界观里,这绝不是一个大一学生的家长应该说的话,况且哪有老子帮儿子表白的?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孙晨人很好,第二个问题……我应该对他没有喜欢的感觉。”

  陈筱不知道,我现在却终于知道了,游天琳生日晚宴时孙斌的话绝不是戏言,只要孙晨看上的女孩,他就会亲自上门提亲,真是说到做到。

  “哈哈!我就喜欢诚实的女孩子,你们俩还年轻,平时多交流交流,有那个缘分你孙叔叔绝对支持你们。”孙斌哈哈大笑道,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爽快。

  陈筱小脸通红,一个劲的玩弄着指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之后孙斌也没有提私人问题,我们天南地北的聊了一会儿,期间,孙斌接到一个电话,赶回了公司,我让陈筱在旁边的家属床上休息,而我最近的作息都很乱,决定守个通宵。

  大约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孙晨醒了,醒来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哈哈,真爽。”

  我问他爽个什么劲,他说他一个打三个,还打得罗天叫娘,罗天应该也被打出了皮外伤,破了相。

  “你当时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我不解的问道。

  ¤酷L!匠网?J正_U版r首:》发|

  “哪有那工夫啊,我在厕所门口听到罗天那傻逼在威胁陈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老大你做梦都梦到我和陈筱在一起,那陈筱不就是我的女人了么?我一想到我的女人被威胁,这怎么能忍?我就直接冲了进去,看到罗天那傻逼对陈筱动手动脚的,一拳就给他打翻在了地上,真是爽!”孙晨口沫飞溅,好像住院的不是他而是罗天一样。

  “可惜你把他打怕了,我到厕所来找你的时候,直接吓得跳窗跑了”

  “是么?我当时迷迷糊糊的,什么都记不得了,哎!那真是可惜了……早知道拼命也多打两拳了。”孙晨还在贫嘴,当时他那情况,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孙晨醒了后,或许是太活跃了,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和我聊了会儿天,又睡了过去,这时我也放下心来,转头看了看家属床,陈筱正睁着眼睛看着我,敢情她一晚上也没怎么睡。

  “刚才我和孙晨说的话你都听到了?”我问道。

  “嗯。”陈筱点了点头,“听着挺舒心的,其实我和孙晨也挺聊得来,对他也有好感,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欢。”

  “你也喜欢动漫和那啥?”我诧异非常,没想到他们还真有共同爱好。

  “他喜欢动漫吗?他昨天只和我聊一些他们家公司的事情,还有他上中学时自己拿着压岁钱做生意的事情,他对经营方面有很多奇特但是很合理的见解……对了,那啥是什么?”陈筱真切的说道。

  原来如此,孙晨还懂得投其所好,看来他并不是没有泡妞的办法,只是他心有所属,所以也只是偶尔看看岛国动作片过过干瘾。

  “呵呵,没什么……”我一笑带过,这种事情还是等孙晨自己和陈筱交代吧,“你今天上午有课吗?我准备回学校一趟,可以送你回去,孙晨没什么大碍了,有护士看着就行。”

  “有,不过我不想去,我想在这里陪着孙晨,毕竟他也是为了我才这样的,你有事就先走吧。”陈筱下了床,走到我旁边,示意让我把椅子让给她,一副扎根在沙漠的决绝模样。

  现在的孙晨就像沙漠中的植物,只要有一种名叫爱情的水珠给予他那么一点点滋润,我相信今天他就能活蹦乱跳了。

  不过看起来陈筱目前对孙晨的愧疚心理占了绝大部分,也不知道有没有因为这次事件和孙晨摩擦出一点火花。

  哎,管他的,我带上孙晨的车钥匙,急匆匆赶往停车场,孙晨醒了,公寓里可还有一个睡美人呢,这都一天一夜了,如果她醒了,在公寓里呆得无聊,跳个楼什么的,牛皮纸的线索就全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