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筱和孙晨呢?”当我和游天琳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孙晨和陈筱不见了踪影。

  “我记得好像孙晨说去厕所找陈筱去了,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游天琳回忆道。

  “管他多久,先去厕所看看再说。”我隐约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个梦里的画面。

  “这电影院有两个厕所,你去东面的,我去西面的,不管找到没找到,出口集合。”游天琳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影院,给我指了路,她去了另一面的厕所。

  我拿着手机一路疾跑,孙晨的电话关了机,根本打不通。来到厕所门口,我习惯性的冲进男厕所,这时观众基本都走完了,厕所里一个人也没有,孙晨的影子都看不着。

  另一面的女厕所门紧紧的关闭着,上面挂着施工中的牌子,我先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然后用力推了推,没能推开,里面似乎有人抵住了门。

  “砰!”我没有任何多余的思考,几乎下意识的退后两步,猛地一脚踹在门上,门内传出啊呀的一声嚎叫,门也应声而开。

  还没等我进门,一个拿着钢棍的黄毛少年就从里面冲了出来,举起钢棍毫不迟疑的照我脑袋击来,我一个闪身避开,俯下身来拿住他的腰间朝厕所里撞去,直接把他推进了便池。

  这时我看到厕所里还有另一个杀马特风格的少年已经晕倒在了门后,想必就是刚才抵住厕所门的人。

  被推进便池的黄毛少年还想挣扎爬起,我一脚踏下,他一个踉跄再度摔倒在便池里,左腿卡在了下水道。

  “吴隘!”我听到了陈筱的声音,在最里侧的隔间内,我连忙走去,那熟悉的一幕再度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陈筱瘫坐着靠在墙壁上,孙晨满头鲜血的躺在她的怀里,看着我微微一笑:“老大,你来了……”

  “别说话,我马上叫救护车。”我也没有时间思考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立刻拿出电话拨打了120。

  五分钟后,北郊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赶到了,电影院的负责人一个劲的给游天琳道歉,可我们根本没有功夫理会,跟着救护车火速奔赴医院。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手术室外面,陈筱低垂着脑袋,脸上的妆也哭花了,自顾自的说着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是孙晨,等他平安出来,你再解释吧,我现在没工夫听。”我此刻的心情很糟糕,这段时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太多了,每一件事都非比寻常,我现在只想听到孙晨平安的消息。

  “医生,医生,孙晨怎么样了?”一个多小时后,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叹着气走了出来,我紧张的上前问道。

  “哎,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年轻气盛,整天打打杀杀的,他没什么大碍,都是皮外伤,只是头上伤口有些严重,缝了八针,不过毕竟是头部的伤,他还是需要住院观察几天,你们谁去办手续?”

  “我去。”游天琳站了出来,转头又向我说,“你还是留在这里吧,这里就你和他关系最好,你需要留在这里。”

  我点了点头,孙晨的老爸正在赶来的路上,我确实是这里唯一和孙晨关系最好的人。

  游天琳走后不久,孙晨就被转移到了高级病房,他还没有醒来,我和陈筱静静的看着他,谁也没说话。

  “说吧,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率先打破了沉默。

  {3更√9新2h最快k上☆V酷匠2网S

  陈筱仿若如释重负一般,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我还是从去年夏天入学的时候说起吧,当时我偷走了家里赌鬼父亲的钱,来学校报了名,结果被父亲发现,在路上被父亲的混混朋友截住了。后来孙晨出现了,他坐在一辆出租车上从我旁边经过,把我推上车后,却被那些混混拉走了……”

  陈筱一边诉说,一边又哭了起来,后面的事情我也知道,孙晨被几个混混拖走,一边挨打,还能找机会还手,我当时觉得这个家伙有些血性,就出手帮了他一把,结果混混被打跑了,但我和孙晨都被打得鼻青脸肿,我是个大盗,自保是有些本事,但是也抵不过被人群殴。

  我们从那时开始就称兄道弟,一起吃饭,喝酒,一起住高级公寓……

  “后来我和孙晨居然分到了一个班,我原本想去向孙晨道谢,可是孙晨好像总是躲着我,我就不敢再去麻烦他了。再之后,我的父亲又找到了学校来找我要钱,那时我刚拿到兼职挣来的六百块工资,全被他拿走了,我坐在学校后门哭,十分无助,是那个人发现了我,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慢慢还,还说可以找关系免了我的学杂费……”

  “那个人是谁?”

  “罗天……当时我觉得他是我见过的心地最好的人,甚至在那晚爱上了他。但第二天他找到我,给我说,他帮我的条件就是让我为他搜集天琳的信息,帮助他得到天琳,那时我真的很难过,可是他毕竟帮过我,我没办法拒绝他……”

  “要钱,孙晨有的是,你他妈因为一点钱让他成了这样?”我一时气愤,爆了粗口,我实在是为孙晨不平,早知道一点钱就能搞定这女人,我绝对不会让孙晨接近她。

  “不……不是这样的,罗天只是说让我在电影开场后去厕所听他的安排,他说他有话想对你说,让我把你带过去,可是后来孙晨闯了进来,刚进门就给了罗天一拳,和罗天打了起来,后来罗天埋伏在厕所隔间里的两个小弟跑了出来,才把孙晨打成那样……”

  该死!我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我在舞会上太过招摇,那时我就知道罗天这小子嫉恨上了我,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干出这样下三滥的事情。

  “后来罗天跑哪去了?”

  “你撞开厕所门的时候,好像他被吓到了,跳窗户跑了。”

  “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主要责任在罗天,但是你也有责任,这几天多来看看孙晨吧。”我叹了口气,这事都怪我!如果我在舞会时不要那么招摇,罗天也不会嫉恨我,要是我重视那个梦,或许能更早的发现事情的不妥。

  我的脑海中不断闪现出那个梦中的画面,电影院……受伤的孙晨和慌乱的陈筱,那个梦绝不是巧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