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不得不嗟叹人生的离奇,三年前师傅为了璀璨之匙一去不复返,而今天我连精心准备的行动计划和逃跑线路都没有用上,就摘得了璀璨之匙,就像在公交车上偷钱包的小贼一样,完全没有技术含量。

  打车回到公寓,已经是凌晨1点时分,我拉上了所有窗帘,检查了一遍屋内的情况,确定没有外人进来过,才放心的拿出了璀璨之匙。

  对我而言,这颗石头和一般的高品质裸钻没有太大区别,唯一的区别只是在于它的纪念意义,如果这颗石头不是师傅用生命换来的,我也不会夺人所爱。

  师傅和我不一样,他是个盗墓贼,三年前的一天,他兴奋的告诉我他和他的合作伙伴找到了一处古代墓葬,是他平生见过的最神秘的墓葬。

  于是,他带上他的工具和行囊出发了,再次得到他的消息是在一个月后,网上传出了一段视频,他浑身插满了箭矢倒在墓穴门口,手中紧紧的攥住一颗裸钻,仅仅只差一步,他就能逃出生天……

  拿回了璀璨之匙,也算是了结了师傅的心愿,从此我安心当一个学生也挺好。

  “呼……”松了一口气,我躺在床上,觉得有很多东西需要思考,以后的生活,学业,还有爱情。

  可是一时间我又了无头绪,望着天花板,只能够傻傻的发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觉得有些困意的时候,一张纸飘到了我的眼前,我都快忘了它了,抗磨抗揉的牛皮纸。

  “这……是什么?”当我举起牛皮纸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昨天染上的血迹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牛皮纸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血色的图案。

  图案很诡异,有些类似于八卦图的模样,中间是一个空心的圆圈,向四周放射出纤细而繁密的血线。

  异变还不仅如此,血线还在蠕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满布了整张牛皮纸,在这一切完成的瞬间,牛皮纸脱手而去,骤然发出刺眼的血光,让我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的我,能够感到血光还在继续闪耀,片刻后,血光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无色的晶莹光芒,这光芒直刺血阵……

  (¤酷gW匠网%永'久免…费》‘看小j说~

  爆破!

  仿若星空诞生的爆破,然后一切归于寂静,我猛的睁开眼睛,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副石棺,石棺上布满了和牛皮纸上同样的纹路。

  石棺发出轰隆隆的响声,棺门洞开。

  “好美的女子……”当石棺内的“尸体”展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不禁叹道。

  女子身着一身黑色紧身衣,飘飘长发束成马尾,眉宇间透露出逼人的英然之气,最令人赞叹的是紧身衣也收不住她的傲挺,束缚反而使她的曲线更加美妙,浑然天成。完全不是简单的罩杯的大小就能简单概括的。

  “啊!”下一秒,石棺消失,重新变成了一张牛皮纸,悬浮在空中的女子却没有消失,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她变成了一颗下坠的炮弹轰击在了我的身上,同时还有一个不明物体打在了我的额头上。

  “嗯~”女子在反作用力下轻吟了一声,我轻轻的抱住女子——只是为了转身将她放在床上,绝对没有其他想法!不过感觉确实很棒。

  让女子平躺在床上,我翻身而起,她慵懒的摆动了一下手臂,显然是有意识的。

  “喂,喂!”我试图叫醒她,可是她一直没有反应,只是一个劲的摆手,好像是在驱逐蚊子一般驱逐我。

  呼唤无效,难道需要一个吻?我吞咽了一口口水,倒不是我好色,而是一种本能反应,我直到现在都没做出任何过激举动,我已经给我的自控能力跪了。

  算了……我打消了吻她的念头,除非她明天早上还不能苏醒,否则我绝对不会用这样童话的手段,我决定让她在这里睡一晚。

  在我给她盖上薄被,枕上枕头之后,我很轻易的发现了刚才打在我额头的东西,居然是璀璨之匙。

  璀璨之匙和牛皮纸居然巧合的有着联系,而且是以一种超出科学解释的方式从我准备的盒子里跳了出来与牛皮纸产生了默契。

  我隐隐有一种预感,这两样东西和师傅挖掘的墓葬有关,而棺中的女子是解释一切的关键,这个女子或许就是那个墓葬的主人——一个千年甚至万年都没有腐化的古人。

  可是这女子身上的所着衣服的看起来却是现代产物,这让我又陷入了迷茫,难道地球在亿万年前还有我们未能探知到的文明?这石棺是那个时代的科技产物?

  越思考,我的想法就越多,层出不穷的从脑海里冒了出来,我想我如果再继续胡乱猜测下去,我的大脑内存该满了,然后女子醒来,我却死机了,完美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情节。

  所以我强迫自己不再思考,不是怕真的死机了,而是完全没有必要,我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睡觉。

  明天下午孙晨就会回公寓,如果我又一觉睡到下午,让孙晨看到公寓里住了个睡美人,以孙晨的思维,我就是没做什么,呸呸呸!我本来就没做什么,他也会脑补出一些淫荡的画面的。

  将牛皮纸和璀璨之匙贴身放好,再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新的枕头和棉被,我利落的上了床,她睡里边,我睡外面。一是为了监视她,二是我可不是什么君子,明明床这么宽,我为什么要打地铺或者睡沙发?我有病啊?我又不做什么下流的事情,我问心无愧就行了,哪需要做那些做作的事情?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阳光透过窗帘晒到我的脸上,我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说不出的舒爽。

  “早啊。”耳边传来孙晨的早安声,我……彻底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