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吊灯闪耀着,游天琳和罗天占据了舞池的中央,一个是穿着白裙的公主,一个是穿着燕尾服的王子,共同完成着一支华丽的圆舞曲,而我,静静的坐在角落,听着旁边女生的惊叹,回味着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之前的断电被认为是一场不合时宜的意外,时间只持续了一分钟不到,当隐藏在舞厅各处的便衣警卫一拥而上,护在游天涯身边的时候,整个舞厅的灯光便都亮了起来,璀璨之匙也完好无损的送到了游天琳的手中。

  除了我以外,没有人意识到钻石已经被掉了包,掉包这颗钻石,本是我昨天筹划了一整天的事情,但是却被同行捷足先登了,而且时机和我选的一模一样。

  用品质相同,甚至做工都契合得十分完美的仿制品替换掉这枚古物,不得不说这位同行肯下血本,我准备用来掉包璀璨之匙的仅仅是一块心形石头,完全是恶趣味,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而下血本用这颗假钻算是做足了工夫,回报也是十分巨大的,没有专业鉴定,凭肉眼根本无法识别两颗钻石的真伪,这位同行有足够的时间逃脱。

  真是好算计!

  不过可惜的是,这位同行并没有逃脱,还兢兢业业的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只是现在的他正在不断的用双手在身上乱摸,就像一个饥渴的浪女,不太像是一个警卫了。

  没有灯光,并不意味着绝对黑暗,只需要一副简易的夜视眼镜,就可以在那一分钟内看到钻石被掉包的全过程,这样的工具我从来都是贴身携带。

  而这个笨贼,显然是个不入流的家伙,跌跌撞撞地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竟然没有注意到好不容易掉包成功的钻石已经不在他的兜里了。

  就这样的笨贼能够谋划出这一出偷天换日的戏码?根本不可能。他的背后是什么人,这才是我在意的。

  “吴隘!”孙晨的呼喊打断了我的思路,他从晚宴结束,舞会开始之后便一个人坐着喝闷酒,也不知道有什么苦闷的事情,既然他呼叫我这台僚机了,我也不准备沉浸在我的事情当中,站起身来,朝临时吧台走去。

  “怎么了?”我端起一杯鸡尾酒,晃了晃,呷了一口。

  “我不会跳舞……”孙晨满脸哀怨的看着我,活像一个寡妇。

  “想要和谁跳?要不我帮你和她跳?”我打笑道。

  孙晨摇了摇头,又是一杯酒下肚:“要是你和她跳,我还能够接受,罗天那个王八蛋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真他妈憋屈。”

  “哦?”我看向舞池,罗天还在和游天琳共舞,不知怎地,我心中涌出一阵酸意,“你不是喜欢游天琳吧?”

  “怎么会!游天琳是老大你的女人,我怎么会……嗝……会抢兄弟的女人呢?”孙晨不知哪根筋被碰到了,豪气顿生,猛的将手中的玻璃杯摔在了地上,说话声音比常人加了喇叭还大。

  游天琳本身相貌不凡,加上家境殷实,看上她的男生可不止一两个,孙晨的这句话可谓撼天神雷,一炸即响。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这时想要捂住他的嘴巴已经来不及了,我能够感觉到无数冰冷的目光正注视着我的后背。

  猪一般的室友!我再次见证了孙晨的跳脱,可是无可奈何。

  “呵呵,喝醉了,说胡话呢!”我搂着半醉半醒的孙晨,朝着周围投来目光的同学们赔笑着。

  再转眼看看当事人,她也停下了舞步朝我看来,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反倒是她先脸红着扭过头去,跑向女生的阵地。

  被扔在舞池中央的罗天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也回到了他的圈子里。我不禁对游天琳一阵腹诽,和你跳舞的人是罗天,你看着我脸红算怎么回事?我他妈又莫名其妙的惹到了一个官二代,真是倒霉。

  !看bk正:◇版章5k节Y上√酷j匠"网…

  这罗天不仅是班上的班长还是学生会主席的预定接班人,仗着自己的老爹是市教育局的副局长,平时很是得瑟,惹到这种人,实在是麻烦,不过也仅仅是麻烦而已。

  妈蛋!一不做二不休,我快步走进舞池,径直朝游天琳追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抓住她的右手,轻轻的抬起,在她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美女?”

  “荣幸之至。”

  此时碰巧播放的是著名的圆舞曲,蓝色多瑙河,曲音悠扬婉转,如同波浪粼粼,轻快而富有层次感。

  我轻握游天琳的双手,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有些冰凉,但是十分舒适,就像阿尔卑斯山流下的雪水浸过了指尖。

  我不知道穿着一套休闲服跳华尔兹是什么模样,或许有些不伦不类,但至少我十分享受这一刻的舞蹈,游天琳的舞蹈技巧甚至比我在欧洲学舞时的舞伴还要娴熟,而之前与她搭舞的罗天完全就是从遂安市少年宫毕业的水平。

  “跳得不错,真是难为你刚才领着一个少年宫舞者还跳得那么优雅。”

  “你也是。”游天琳旋转着进入我的怀中,在我耳边轻语后又迅速逃离。

  “刚才的少年宫舞者和你跳舞之前还和谁跳过?”

  “好像就只有陈筱了,他们俩是一个社团的,交谊舞社团。”

  陈筱?我突然想到了那个不是很好的梦,梦里陈筱的惊慌模样和孙晨的狼狈模样我至今还记得十分清楚。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我那个死党正借酒消愁,我想开解一下他。”

  “哦!”游天琳故意带着我换了一个角度,这样她能刚好看到坐在吧台角落的孙晨,“真是有趣。”

  舞蹈的节奏渐渐加快,我们再也没有功夫闲谈,完全沉浸在蓝色的波涛中,踩着轻快的舞步徜徉着。

  舞罢,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时我才发现,我们跳的是今晚最后一支舞曲,其他人都已经准备散场了,所以当了我们的观众。

  “吴隘老大!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佩服……佩服……”我还没回到吧台,孙晨就已经迎上来拍着我的肩膀一个劲的说着佩服。

  “你喜欢陈筱?”我冷不丁的问道。

  “啊?你怎么知道。”孙晨被我打了个措不及防,在几番扭捏之后,老老实实的交代了情况,“其实,从大一开学那天我就喜欢上她了……”

  “你被几个混混堵在学校后门外的巷子里,是因为她?”

  “嗯,不过老大,你怎么看出来的?”

  “刚才问了游天琳,她说之前罗天就和陈筱跳过舞,还有……”我思考了一番,还是决定告诉孙晨昨天的梦,“我昨天梦到你和陈筱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老大,我没听错吧?”孙晨激动的连声问道,好像我说的话就是圣旨似的。

  我原本还想继续说出整个梦境,可是看到孙晨的反应,也不好败了他的兴,如果这时告诉他,他在我的梦里其实是鲜血淋漓的倒在陈筱怀里的,他一定会一晚上都睡不着。

  “嗯,你爸还在楼上没有下来吗?”我换了个话题,免得孙晨追问梦中的细节。

  “谁知道呢,可能是在打麻将吧,我呆会儿上去找他。今天周六,老规矩,我还是得回家住一天,真郁闷啊!”孙晨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似乎回家住一天是受罪一样。

  “那我先走了,对了!以后不许乱说了,我和游天琳真的没什么,只是普通同学关系,给我记住!”我虽然对游天琳有说不出的好感,甚至是喜欢她,但是始终不愿意承认。

  我是隐藏在阴影中的猎手,而她是站在阳光下的公主,我们俩,到底能跳出怎样的双人舞?我实在难以想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