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睁开眼睛,发现我正独自一人坐在一个阶梯式大厅中央的一张孤零零的真皮沙发上,大厅的最前端有一块巨型荧幕,整体看来有些像阶梯教室或者一个电影院。

  为我一个人放映的电影?有点意思。

  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响指,荧幕应声发出荧荧星光,接着慢慢地变得明亮,我朝后方看去,并没有放映机在运作,只是这块荧幕自顾自的发出光芒,显现出图案。

  “孙晨!”幕布上首先出现的是一张惊慌失措的女生的脸,我能够认出她是班上的同学,好像是叫做陈筱。

  等等!她怎么会叫孙晨的名字?他们俩能有什么交集?

  还没等我细细思忖,荧幕上的影片又切换了镜头,满头鲜血的孙晨强颜欢笑,仿佛想说点什么,却没了力气,倒在了陈筱的怀中。

  “孙晨!”我大声叫着,再次睁开了眼睛,这一次我苏醒在一个熟悉的小房间里,温暖的床,和煦的阳光,一切都那么美好。

  “什么事儿?”门外传来孙晨的声音,精神得很。

  原来是一场梦,我暗自庆幸孙晨并没有出事,却又有些担忧,我居然梦到了一个男人,还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醒来!

  “几点了?”我胡诌了一个问题应付孙晨,以此来掩盖我内心的不安。

  “都下午四点半了,晚上的舞会你到底能不能去啊,我的老大?。”孙晨拍着门,似乎比我更加不安。

  “你不是说你是被你爸逼着去的么?我怎么觉得你对今天的舞会很上心啊?”

  “还不是为了陈……成全我爸的愿望。”

  孙晨这个人在外虽然有些富二代的嚣张模样,也很有商业头脑,不过脱下那些外壳后,他也仅仅是个普普通通的宅男罢了,这样的他可没有兴趣去参加什么舞会,吞吞吐吐的回答却表明他这一次是想要去的,他说了谎。

  不过既然他不愿意说实话,作为朋友,我也没必要深究,何况我也有必须去舞会而不能告诉他的理由。

  “得了吧你,赶紧收拾收拾,我们出去吃饭,然后就去信天游酒店。”

  “好嘞!”门外传来孙晨兴奋的声音。

  在食堂随意吃了些东西,孙晨就急不可耐的掏出他的宝马3系钥匙,带着我直奔停车场,一身正装的他急匆匆的在前面带路,活像一个司机,而我这个穿休闲装的陪衬慢悠悠的走在后面,倒像是低调的富少。

  信天游酒店在市中心,而学校在北郊,当我们俩赶到信天游酒店时,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正值黄昏盛时,夜幕将至。

  “妈的,游家就是有钱,一个酒店都这么高,以后我家一定也弄一个。”从地下停车场走到正门,孙晨仰望着一百多米高的信天游酒店,唏嘘不已。

  我也作势附和了两声,不过昨天我已经来过一次了,实在是对这栋制造光污染的玻璃大楼没有什么新鲜感,催促着还想驻足观摩的孙晨进了酒店。

  舞会就在一层的舞厅举办,舞会之前,还会举行一个晚宴,虽然晚宴和舞会的安排浑然一体,但是性质完全不一样。

  晚宴表面上是游家的掌门人游天涯为女儿游天琳组织的生日宴会,实际上却是一个上层名流的聚会,而之后的舞会完全是由游天琳个人举办,邀请的是一些同学朋友。

  宴会还没开始,舞厅外已经有许多商界的名流陆陆续续的进场,其中我认识的就有好几个,全都是我以前光顾过的客人。

  “儿子,你终于来了!”人群中,一个西装笔挺的方脸壮汉朝着我们迎了过来,兴奋的给了孙晨一个熊抱,然后又朝着我笑了笑,“吴隘也来了,不错,今天有你把关,我更放心了。”

  我也笑了笑,当做是回应。

  “儿子,等会儿进去,你千万要仔细观察,除了游家大小姐,其他姑娘你看上哪个,只要给老爸说,老爸给你去提亲,咱家都配得上。”孙晨的父亲一边带着我们朝里走,一边小心的叮嘱着孙晨,硬是将一场名流聚会当成了相亲大会。

  “孙斌!你够了你,我还在上大学呢,提哪门子亲!”孙晨不耐烦的道。

  说实话,我十分羡慕这样打打闹闹的亲子关系,毕竟我连自己的父母是谁,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就连教会我一身本事的老头也在三年前驾鹤西去,如今的我是真正的孑然一身。

  渐渐地,舞厅里的人多了起来,服务生从偏门推出了两个摆满了食物和饮料的长桌,这意味着宴会就要开始了。

  孙晨和父亲孙斌也开始了和其他商界好友的交际,而我并不用跟着,我的任务只是陪孙晨参加接下来的舞会而已,现在的我完全自由。

  “咦,是吴隘吗?”身后传来一个惊疑的女声,我回头看去,那是一个身着白色长裙,蓝色镶钻高跟鞋的漂亮女生,她正好站在水晶吊灯的正下方,整个人变得格外的闪耀。

  “游天琳?”我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盛装打扮的游天琳,现在的她就像一块精致的翡翠遗落在了一堆碎石之间,出类拔萃。不过,如果没有这样的气势,如何称得上这场宴会的主角呢?

  “怎么了?认不出我了?是不是太美了啊?”游天琳眨着大眼睛,轻笑着说。

  {酷匠网,首发

  我耸了耸肩:“无法否认。”

  “嘻嘻……”她听到我的答案似乎很高兴,突然神秘的将嘴凑到我的耳边,“等会儿的我会更闪亮哦!”

  我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她话中所指我已然猜到了七八分,那也是我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璀璨之匙,一颗估价在千万之上的裸钻,它将成为游天琳20岁的生日礼物。

  “对了,你怎么来了?我爸难道邀请你来晚宴了?”

  “陪孙晨来的,反正答应你参加之后的舞会的,早来一会儿也没什么。”我无所谓的说。

  游天琳点了点头,还想说什么……

  “天琳!”远处一个浑厚而带有怒意的声音响起,游天涯正站在主席台上,愤怒的盯着我。

  “我爸叫我了,舞会见。”游天琳摆了摆手,左手托着长裙,向主席台跑去。

  游天涯还在盯着我,脸上好像写着六个大字——离我女儿远点!

  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转身走到了角落,这里还站着几个其他客人的跟班,我一一点头示意,像个将军一样站到了中间。

  “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参加小女生日宴会,天涯我不甚荣幸,接下来我宣布,宴会正式开始!”虽然实际上宴会早就开始了,但游天涯还是走了开幕的流程,一时间香槟与彩带齐飞,巴掌与炮仗齐鼓。

  在这火热的氛围中,游天涯满意的点了点头,台下的司仪小姐见机捧着一个精美的礼盒走到了游天涯身边,刹那间,全场的灯光都黯淡了下去,唯一的灯光给了礼盒。

  游天涯豪气的打开盒子,柔滑的锦缎上面静静的躺着一颗精光流转的裸钻,纯粹剔透,完美无瑕,更具价值的是它并不是现代的产物,而是一枚古物,但切割工艺完全能够媲美现代的大师级作品。

  全场寂静,每个人都惊叹于璀璨之匙的美,这些上流人士,特别是女性,对于高品质的钻石有着独特的敏锐嗅觉,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恨不得将它收为己有。

  当然,一切皆有例外,比如说孙晨,这颗钻石的吸引力对他来说,还不如一部经典的少女动漫来得大。

  “女儿,送给你。”游天涯单膝下跪,极其绅士的单手托着礼盒递到游天琳的面前,我清楚的看到前排的一位女看客流下了哈喇子。

  游天琳露出微笑,小心翼翼的准备拿起礼盒,却不料灯光骤然熄灭,整个舞厅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