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职业大盗,兼职大一学生,我本应该毫不客气的剥开他的西装,掏出钱夹,然后潇洒的扬长而去的。

  但是……人生中总有那么多扯淡的但是,当他表情凝重的看着我,好像看着希望的曙光一样,我感觉我瞬间变得高大了起来。

  “说吧,你也活不长了。”

  我放开了捂住他的嘴的手,决定让他留一点遗言,遂安市餐饮巨头在临死之前还是有留遗言的必要的。

  “我……我要……”

  靠,这老东西,都被人捅得浑身是血了,居然还想这么龌龊的事情,我心中不忿,却没有鄙视,谁知道我死的时候会不会想要一个女人陪在身边呢?

  2酷Ks匠-j网唯,z一$p正版.d,其他D都是盗m!版9

  “我……要……给你一个东西。”

  当老东西一口气说出后面的话时,我瞬间觉得无地自容,我怎么会有那么龌龊的想法呢?

  “什么东西?不要说给钱让我帮你报仇什么的,我不杀人的。”

  在羞愧之余,我突然紧张了起来,想起电视剧中那些小弟临危受命,血洗仇家的狗血剧情,我就有些吃不消,更别提真切的发生在我身上了。

  老东西不知为何咳嗽了两声,嘴角都溢出了鲜血,右手颤巍巍的探入胸口的内袋,摸出了一张像是牛皮纸一样的东西。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我拿过牛皮纸,揉了两下,又在地上磨了磨,企图发现上面的隐藏字符,最后我惊奇的发现,这张牛皮纸除了耐磨耐揉之外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喂,老头,行了,我不要你的东西,送你去医院吧,到时候别讹我就行。”

  “喂,别装死了……”

  “喂……”

  混蛋,一个亿万富翁最后连遗嘱都没留下,不,或许是留在了律师那里,但是他最看重的东西居然是一张牛皮纸?

  估计明天各大新闻就会报道,餐饮巨头血染校园,是自杀还是谋杀?餐饮巨人唐毅然终于倒下了,如此云云。

  目击者会告诉记者,他最后只说了一句话,留下了一张牛皮纸,谁特么会相信这样的胡扯?我自己都不信。

  或者我直接去警局,兴冲冲地去告诉警察,我发现了唐毅然的尸体,然后警察给我发一朵小红花,告诉我“好样的”“真棒”“你是人民的好朋友”,不,根据我多年来与警察们斗智斗勇的经验来看,他们会将我当做第一嫌疑人,然后一顿吊打。

  所以我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跑。

  趁着夜色朦胧,我还能从这片树丛里跑回寝室,舒舒服服的睡个好觉,唯一我来过这里的线索也会被风干——早知道我就不图省事来这里撒尿了……

  我拿着牛皮纸,拨开扰人的枝枝叶叶,走到了满是光亮的小道上,路灯下,一个二货居然正在和路灯杆子接吻。

  我尽力的平复着心绪,深呼吸了两次,朝着他走了过去:“嘿,同学,在这路灯昭昭之下和你的情人幽会,有些不雅吧?”

  “讨厌……那你说应该在哪里幽会呢?大家不都是这样吗?”满脸痘痘的男生转过头来,满脸娇羞的表情,敢情还是个受……

  “你不觉得那边的小树林更适合幽会吗?”我不自觉的就指着我刚才出来的地方,为了加强感情,还挑了挑眉毛。

  男生嘟了嘟嘴,仿佛深思熟虑了很久似的,一跺脚,恍然大悟道:“我怎么没想到呢!”于是下一秒就冲向了树林。

  明知道这个男生就要去进行一场真正的幽会——和幽灵约会,我却一点愧疚的感觉都没有,谁叫他这么恶心来着?

  “吴隘,你怎么满手是血啊?”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寝室——一个两室一厅的豪华公寓,我唯一的室友孙晨站在客厅里,惊讶的看着我的手,几乎同时,我也惊讶的看向我的手——右手大拇指被划破了皮,几滴血顺着手上的牛皮纸滴在了虎口处。

  真是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室友,害得我心惊肉跳了一番,我还以为我无意间染上了唐毅然的血。

  “我的手大姨妈了,这个回答你满意吗?”我都佩服自己此刻还有心情说烂话,分明我累得想睡觉。

  “那可千万不能马虎,创可贴牌卫生巾,超强吸收,防侧漏,你值得拥有。”孙晨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张创可贴,以他肥胖的身躯模仿模特的站姿向我推荐道。

  从我遇到孙晨开始,他就像是哆啦A梦,不仅身材像,能力也十分雷同,只要身边的人有需要,他就能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任何东西。

  大到一串宝马钥匙,这是他家里目前能给他配的最好的车了,小到一个转笔刀,这个富二代的兴趣爱好就是收藏各种小玩意,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拿不出。

  “谢啦。”不知何时我已经和他培养出兄弟般的感情,对于我这个孤儿来说,这样的感情是弥足珍贵的,为了隐藏眼角的泪光,我匆忙从他的手中夺过创可贴,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刚进卧室我就扑在了床上,打开床头的日光灯开关,小心翼翼的缠上创可贴,然后决定再次研究手中的牛皮纸。

  首先,我弄了一些水滴在了牛皮纸上,片刻后,耳边就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嗯……嗯……啊……哦……雅蠛蝶……”

  “小点声!”

  “哦,知道了。”

  我真不懂为什么一个月零花在万元以上的富二代会喜欢看岛国动作片而不愿意亲身实战,我坚信只要他提出要求,不管是人类最强身体,还是宇宙最强身体,他的父亲都会尽心尽力的给他找来,泪流满面的对他说:“我儿终于懂事了,知道给我们孙家续香火了。”

  不过目前的孙晨是显然没有这个觉悟了,依然孜孜不倦的看着片,美其名曰艺术鉴赏。

  跑题了……牛皮纸用水浸湿后没有任何反应,我也不打算再用其他办法尝试了,或许它就是普通的牛皮纸,只是我想太多而已。

  唐毅然的死对我而言只是一个插曲而已,明天的计划才是最重要的,我这样想着,进入了梦乡……

  那不是一个好梦,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