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算和妻子出去玩。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我赶紧出去看看。司机司爱卿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跪在我身边说:“女王陛下!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了?”

  “王后娘娘坐在车里等你,我正好下车买瓶水。车子就爆炸。王后娘娘被炸死了。”

  “不会的!你先起来。”我快步走着。

  “真的,车子还在燃烧着呢。”她累的跟不上我,就弯着腰扶着墙喘着气。

  妻子跑到我身边哭着说:“夫君!我被烧糊了。”

  你们谁听过这个词,‘我被烧糊了’。新鲜吧,呵呵!这样的词只有不死不变的人才能说的出口哦。你不信,那你也烧一个看看。你还能说话就算不错了,烧糊了是绝对没话可说了。

  我笑着说:“哈哈!没事!回家吧。”

  “你看!我全身都烧黑了。”

  “看来有人见不得我们好,想害死我们。”我牵着妻子那墨黑的被烧的还发烫的手离开了现场。

  妻子浸泡在浴缸里。我拿个刷子过来帮她刷。额、脸、嘴、胸、手,全身上下用力一顿刷刷刷。刷来刷去刷不干净,我把刷子扔说到:“刷个鸟哦!”

  “只有你这个女人才有鸟!我是正儿八经的女人,没有鸟。”妻子坐了起来。

  “我的披帛可以帮你洗净!”我抱起妻子,“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叫做生灵涂炭啊?”

  “炭你个头,快帮我弄干净。”

  我施法清洗了妻子和自己,顿时干干爽爽的。于是又来了个幸福生活。要不是披帛的法力恢复的比较慢,要很久才能用一次的话,我还用不着每天睡前洗鞋底了。

  第二天,妻子去上厕厕之后我就没见到过她。晚上,我睡在床上等着我美丽的妻子回来,可是等了几个时辰也没见她回来。于是我到处去找,找到第二天上午,还是没找到。我来到御膳房找妻子,不小心踩到地上一滩油污,扑腾一声,摔了个大马哈。我抬起头来笑到:“呵呵!女王怎么也会摔倒哦!”宫女们听我这么一说一个个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我爬了起来,问到:“王后去哪里了?”

  “不知道!平时早就到了,今天没来过。”

  我又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在我回家的时候,突然,有人向我扔了几个汽油瓶,火焰瞬间烧遍我的全身,气氛的我拼命的冲过去追他,他见我全身燃烧着火焰,居然还可以迅速的追他,一口气没接上来,吓死了。

  我用自己耳朵上的宝贝耳环搜寻着妻子的去向。搜寻了几个星期,从整个中国一直搜到了美国都没搜到妻子的下落,最后搜寻日本的时候,找到了妻子。她已经被日本人抓到日本的地下秘密研究室去了。听小日本的交谈,原来那次车子爆炸事件也是他们干的。就是那次爆炸,他们发现了妻子炸不死的秘密,于是就立马把我妻子抓去实验室搞研究去了。听着听着,突然耳环法力消耗殆尽,没法再听了。

  我用自己脚上的宝贝红色绣花鞋,施法飞到日本东京,找个没人的地方降落下来。我刚出大街,一群日本年轻人就围拢过来,又是拍照摄影又是拥抱喊叫的,把我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个唧唧呜呜的说着话,没了耳环的帮助,他们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他们为我痴迷着,为我癫狂着。

  我的天啊!原来我在外面人气这么旺啊!哎!我这个女人样子的男人居然迷倒了这么多年轻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红颜祸水吗?他们迟迟不肯散开,我气氛的大声用中文说:“你们说的狗日话,鬼才听得懂!去去去……”我这么一说,有个人听懂了,他立马止住了他们的骚乱,大声说了几句。意思大概是,女王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好,居然诋毁他们,不值得崇拜。人群一下子就跑光了,有的还向我吐口水。

  切!没想到这帮日本年轻人的名族情绪比我的还厉害。这也变得太快了吧。我怕再被人崇拜,只好先到我在日本设立的女儿国钱庄去。

  晚上!我在房间里思索着。丫鬟送了点心来,见我在沉思,边悄悄的退下正要离开。我把她叫住了:“你知道日本艺妓吗?”

  “知道!就是把自己的脸刷的跟白瓷娃娃一样的那种吧!”

  “那你把我变成艺妓的样子吧!”

  “这!这怎么行啊!”

  “快去准备,是马上,是立马。”

  不到半个小时,丫鬟带着所需物品来了,开始跟我打扮着。

  “和服就穿外面就是了,这些木疙瘩鞋子就不要了,我的绣花鞋好看多了。”

  丫鬟围着我打量了一番说到:“襦裙外面套和服,怎么看怎么别扭。”

  我吧石榴裙子翻卷起来塞在腰带下,再把脚背裸露处刷些白色代替袜子:“这样可以了!”

  由于我的装饰无法脱掉,所以打扮成艺妓也是非常勉强。还好日本艺妓也是仿照唐装而来,所以看上去还是像艺妓的。

  “算了!我还是先睡觉吧!今天太晚了。你下去吧!”

  “就这样睡吗?”

  “是的。没事的。”

  第二天,丫头进来叫我起床:“女王陛下!该起床了。”

  我被她叫醒,赶紧起来。丫头看了我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女王!你的脸都花了。”

  o酷\匠m网Ow首2发e^

  我一看枕头上一片白,也笑了。我把早已乱的不成样子的和服也脱下来:“和服就不穿了,但是艺妓的装还是要再化。你去弄些白色、红色和黑色的漆来,要没有异味的。我看还掉不掉色。”我边说边走进洗手间,擦洗着脸上的粉。

  丫头愣了:“漆!漆也可以涂在脸上啊!那是不行的啊!”

  “不要为我的健康担心,我的医术你又不是不知道。”

  “女王!你额上的花细好像没洗掉吔。”

  “哦!这……这个……,洗不掉了!纹上去的。”我赶紧找个幌子应付。

  丫头疑惑道:“纹上去的怎么这么清晰艳丽。”她伸手来摸了摸,“好像是画在表面上的一样。”

  “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快去帮我弄上好的漆来。”

  不知丫头从哪里弄来的什么漆。总算是帮我化妆成了艺妓。我想从古至今也没有这样的艺妓,干了之后才发现是金属色泽的漆,图了漆的部位闷闷的。真的像陶瓷一样闪亮闪亮的,嘴唇上的红漆也是闪亮闪亮的,倒映着自己整齐而洁白的牙齿来。

  “你这是弄来的什么漆啊?不过挺好看的。”

  丫鬟担心的说:“看是好看!只是你的脸怕是要脱几层皮才能弄掉这些漆哦。要是溃烂发炎了的话,你这本就漂亮的脸蛋可就要废了。”

  丫头哪知道我是不死不变之人啊!普通的人敢这样做的话,不是找死就是发神经。千万不要模仿我。我出了钱庄,直奔地下实验室的方向去。

  我是该直接闯还是想办法混进去呢。我边走边想,突然碰到了一个日本人,他被我撞的打了个趔趄就破口大骂。骂什么我一句也不懂,但是他的声音我听出来了,是地下实验室的头目。名叫一夜七次郎。他看到了漂亮的我就马上改口说:“哟西哟西,大大的花姑娘……”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日语。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位帅老板!你懂中文吗?我是中国人,我特别崇拜你们国的文化,所以才打扮成艺妓的。”我笑了笑,“我打扮的有点太过了。”

  “我懂!我懂!中中的花姑娘!嘿嘿……”他拉着我的手,“有没有兴趣去我家做客。”

  “唉!好不容易找到会中文的,去!怎么不去呢。”

  其实一夜七次郎家就在这里,他刚出来就被我撞上了。我被他领到了家里。

  “你是单身啊!”

  “是的!”

  “难怪你身上这么臭,我希望你先洗个澡。”

  “对!我也有这个打算,你也洗个吗?”

  “不用了,我身上的装都是可以吃的,洗掉了太可惜了。”我随便扯到,“你先去洗澡吧,洗干净点,我等着你。”

  一夜七次郎真的去洗澡去了,我到处寻找着进地下实验室的入口。果真在个隐秘之处找到了入口开关。里面好大一个实验室。可是一个人都没有,看来双休日他们也不上班。我小声喊:“艳儿!……,长艳!……,妻子……。你在吗?”

  “我在这!你别过来!这……”妻子被铁链吊在那里,大半个身子都浸泡在水池里。

  “哈哈!我们是不死不变之身,怕什么?”我不听妻子的警告,边走过去边说,“金庸武侠小说里,有不败的独孤求败,现实里我也可以自称为独孤求死,你就是独孤求亡吧。”

  “脚下有……”妻子话没说完。我忽感脚下不妙,自己踩着的石板直往下掉。我连同脚下的石板一同掉进了火红的大熔铁炉里,顿时红红的粘稠的铁水浸到了齐腰深,我赶紧碰一下绣花鞋,轻声念咒,飞了上来。一夜七次郎见我半身火红的铁水,还跳的这么高,眼看就到他面前了,吓得腿一软,尿湿了一片。可是突然绣花鞋法力耗尽,我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身子齐腰以下和双手齐肘以下沾的铁水都已经冷却成了铁疙瘩。由于脚未落地铁水就已经冷却定型了,所以掉在地上站立不住,仰面摔倒在地。因为腰部和肘关节都已经变成了铁疙瘩,所以我躺在地上笔直的,既爬不起来,也翻不过来。这时候我才感受到乌龟转不过身来的滋味是啥样。

  我顿时感到恐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哪怕是我这个不死不变的人,如今也怕了,要是这次小日本把我全身都融入铁里面,那我就玩完了,我心里焦虑起来。一夜七次郎见我毫无威胁他的能力了,便冲了过来,把我拧了起来,搁在墙边。

  瞧我用的这些词多么奇怪,不过事实上他就是把我像搁铁柱子一样搁在墙边,因为我根本就站立不住,也弯不了,基本上已经是个铁疙瘩了,动弹不得了。

  一夜七次郎扇了我一个耳光:“臭婊子!竟敢吓唬我!”

  “你居然敢打我!”

  我说的这句话,简直就是讨打的话。电视剧的人就经常用这句话。哈哈!

  一夜七次郎又扇了我一个耳光:“就打你了,怎么样啊!”

  我向他吐口唾沫:“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