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哲

 

当我行走在上海繁华的闹市时,我无意间瞥见了一个姑娘的背影,细长的脖子,瘦削的肩膀,把头发掖在鬓角后面的手指也是那么细长细长,我的惊喜几乎溢出心房,胸口止不住的咚咚作响,我挤过身边的人群,挣着命移到那姑娘的身边,大声的叫了她的名字:“承欢!”然而她并没有回头,仍然旁若无人的细细端详着摊位上色彩缤纷彩绘图案,我惹不住准备去拍她的脊背,然而她却先于我转过身来,吃惊的看着我伸向她的手。

那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并不是承欢,我只得涨红着脸连连道歉,然后避开那姑娘的眼神狼狈逃窜。

我掏出手机,翻开相册,翻到两年前她出国时发在朋友圈里一张照片,她的后面是人来人往的机场,身侧是两个巨大的行李箱,她穿着一件红色的呢子大衣,露出细长的脖子,长长的头发垂在肘弯,微笑的看着镜头。整整两年了,她再没有更新动态,原本的手机号码也莫名其妙的再也打不通,我竟然再没能联系到于承欢。

 

我是个胆小的人,我羞于承认自己的感情,大一那年的生日,我谢绝了寝室兄弟要同我庆祝的好意,一个人出了校门一直往前走,那天晚上我没有一丝的喜悦,我的胸腔里什么东西揪成了一团,我几乎被那思念完全侵蚀,那一夜我迫切地想听到承欢的声音,我甚至申请了跨国长途的业务,然而当我在纠结中反反复复,最终决定打给她时,电话那头好听的女声却提示我那是一个空号,我整个人在那一刻崩溃了,我站在瑟瑟的秋风里,双膝一软,跪在路灯投射下得阴影中,就这样不顾周围路人的目光,紧握着手机冲着天空撕心裂肺的喊于承欢的名字,那是我这么多年,第一次对这个我深爱着的姑娘大胆地喊出我的感情,尽管我都不知道她身在何方。

 

那天夜里我醉倒在离校很远的酒吧,酒吧叫做queen,昏天黑地中接了一个电话,我对着电话胡言乱语,隔天早上在寝室醒来。

寝室老二说是一个姑娘送我回来的,叫林璐。我抬起因为宿醉而格外沉重的头:“你小子别开玩笑了行吗?”老二百口莫辩的样子:“真的是叫林璐,她叫你醒来后打给她,你翻翻你手机吧!”我连忙从身侧的外套里翻出手机,果然在通话记录里看到了林璐的名字。

 

  ;“酷匠网3永久‘=免%》费fz看A小No说

我下了床走向露台,一边拨通的电话,忙音响了一声对方就响了起来,我听到林璐那熟悉的声线透过听筒传过来:“李哲,好久不见啊!”我的声音因为酒精而有些沙哑,加上我们却是许久不曾联系,谈不上冰释前嫌,于是我只得含糊地嗯了一声,顿了顿,我问她:“你怎么也在上海?”“我爸给我在上海找了份工作,坐办公室的,很清闲。”“那挺好的,”我说。

 

“李哲,咱俩见一面吧。”林璐在那边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我意识到那些我以为可以不计前嫌的过往终究需要一个解释,于是我说可以,并相约了地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