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接上文 李哲

从那以后我和于承欢的关系尴尬了许多,我不知道最后她在谣言里知不知道当时我也在场,原本维持我们两个人的枢纽就是我对她特有的热情,可这件事之后我总是难以控制自己同情的情绪,便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找过她.

于承欢变得更沉默了,高三的紧张生活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折磨,但对她来说,无疑是可以掩盖一切烦心事的屏障,她更少说话了,我开始和外班的朋友来往,偶尔也会有好事者心怀不轨的问我当时的事儿,而我多半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维持着我对她仅有的一点帮助。

林璐在高考之后找过我,依然漂亮得炫目,她搅动面前泛着泡沫的咖啡,最终也没说出什么,我看着她,我很想问问她有没有哪怕一秒钟承认过自己的错误,有没有试图道过歉,她站起身,把钱丢在咖啡桌上,转身走了。

我盯着面前一口未动的卡布奇诺,听到远离我的高跟鞋声有一次逼近了我,她站在我身后,我没有回头,良久,我听到她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李哲,我不后悔,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陈昊

于承欢的出现来的太过突然,她没有答应我也太过突然,而突然的结果就是再次被陆依依堵在自习室门口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告诉她:要不先在一起试试吧.陆依依平日里明媚的眼睛突然间就变得水汪汪的,让我有点儿手忙脚乱,当天下午我们两个人出双入对时就听见一阵调侃的口哨声.我没细想过我的居心何在,也不敢太深入的去想,我怕我会瞧不起我自己.我怕这样选择的结果是同时伤害两个姑娘.

跟一群朋友玩游戏的时候和于承欢开了一个玩笑,其实他们要我说的那句话是:I love you.但是我却在张口的前一秒换了一句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许是因为于承欢在我面前总是过于镇定自若了吧,惹怒她之后我给她打了两个电话,后来她关机了我也就没有再打,于承欢总有那个能力调整好自己,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我记得高中的时候于承欢跟林璐关系特别的好,林璐的性格非常开朗,就是基本在你身边你不用说话她也可以自顾自说一上午的性格,很难想象她能和于承欢处的那么好,但是高二下学期,两个女孩子突然就不好了,那时候林璐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我也为了避嫌很少和承欢聊天了,我只记得林璐站在我的凳子旁边对我身后的于承欢说:你自己以后好自为之吧.然后我听见于承欢在我身后特别平静的说:林璐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是错误的.说实话我真的没有听出这句话有什么问题,但林璐开始可怕的嚎哭起来,天地良心,林璐什么地方都不错,但她制造的声音一直让我胆寒,我只好默默站起来然后小声安慰她,身后几个女孩也站起来劝架,我抬起眼看见于承欢直直的盯着我们,眼里明明已经全是泪水却稳稳的维持着让它们不落下来,我深知女生之间的关系复杂,所以我没有打算问她们内情,我只知道,那天于承欢在我身后哭了整整一个晚自习,而在下课我转身拿外套的时候,已经看到她在淡定的面无表情的做生物练习册了,在我的印象里,从那以后,林璐再也没有和于承欢说过话,于承欢也再没有和哪个女孩太亲近过.

而又一次接到于承欢的电话是因为她告诉我她想找一处房子,那时候我才知道她的室友出意外去世了,她跟我说虽然换了宿舍但她还是夜夜做噩梦,所以打算出去租房子,她跟我说她没有多少钱,所以能够有一份打杂的工作就更好了.我知道尽管我的意语还不够火候,但还是远远的胜于于承欢.

两天后Ben告诉我他在郊区找到了一处房子,我本想直接拒绝他推荐的在我看来安全系数不太高的房子,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电话问于承欢,她在那边停顿了一会:那到学校需要多远阿?我告诉她得先坐公交再坐地铁,基本上一个半小时,然后我又问她:你不是真要住在那么远的地方吧?她说再考虑考虑.当天下午,她请我带她去那里看一下.那天晚上我约了陆依依看电影,我估计能够按时回来,所以没有取消约会,Ben与我们同行,他告诉我们房东去了英国,一年之内不会回来,他已经谈好了最便宜的价格.房子是两居室,一个小客厅,两个卧室一大一小,小卧室带一个非常大的露天阳台,厨房与客厅连着,很宽敞.我看见于承欢非常满意,显然在国内可怕的房价行情下是找不到这么好又如此便宜的房子的.她笑着对Ben说太谢谢了.Ben冲着我挑眉毛,.然后说没关系,有这种事儿尽管找他,由于他要赶回学校,所以提前走了.

于承欢决定当天晚上就搬过来,我吃惊的看着她:你疯了吧,现在已经晚上七点了,你把行李从学校拿过来都十点了.于承欢摇摇头无所谓的回答我:你怎么那么多事儿,你只需要跟我一起回学校然后乖乖赴你的约会就好了,我的事儿我自己会打理.我一脸惊愕的看着她,她摊摊手:Ben说的,说你很有可能忘记了你的约会,让我提醒你.于是我说那快走吧,我跟她约的八点.

坐上公交的时候于承欢变得非常沉默,我只好低下头摆弄手机,她突然抬起手拿过我的手机看我的屏幕,那是我女朋友的照片,她笑了:长得真漂亮.我经常看到她这样笑,笑得一脸疲惫,却依旧撑住这个表情这个一点儿都不属于于承欢的表情,我说还行吧.她又问我:她叫什么名字?我说叫陆依依.她把手机递给我,然后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到了校门口我又问她真的不用我帮忙吗.她说不用了.于是我一个人看着她的身影被夜色覆盖.当天晚上陆依依看电影的时候不停地说话做着评论,而我很少回应,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耳边总回响着于承欢在电话里对我说的:我同寝的女孩子心脏病去世了,我天天做噩梦快疯了.电话里她的语气非常平静,但我知道如果她不是非常害怕绝不会在这么晚还坚持搬家.看完电影陆依依想去吃夜宵,我推脱自己不舒服,我说我送你回去吧,她很不高兴,但是也没说什么,我一心想着快点儿离开于是来不及顾及她明显愤怒的表情.

  b`更Hy新^最快\上酷wr匠0&网'w

深夜当我到达于承欢的新家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那天夜里我睡在于承欢的出租屋的沙发上,距离她的床并不远,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直到深夜,不知道是谁先睡着的,谈话声就这样悄悄的停止了.

夜里,我突然被一阵异动声惊醒,我仰卧在沙发上没有动,努力分析着声音的来源,这种声音在于承欢的这座离市中心有段距离的公寓来说,显得非常清晰,那像是某种动物轻声的呜咽,声音很忧伤,我竖起耳朵,惊讶的发现是从承欢那里传来的,于是我很轻的穿上拖鞋,靠近她的单人床,借着月光我静静的望着她,她并没有醒,双手紧紧的攥着被罩,眉头皱的很紧,哭得非常厉害,泪水从眼角划出打湿两侧的鬓角,我有点不知所措,很长时间我就那么站着,直到她的抽噎慢慢平息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