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意大利的冬天没有我出生城市的冬天那么鲜明,却有着带着潮湿的冷,我窝在房间的角落里给我的新小说完稿,常常骨节莫名的酸疼,那阵子我常常整日难以进食,食物噎在喉头,日日如鲠在喉,我瞥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日期,已经是19号,我已经记不清是几号坐在这里的,长时间的工作已经让我失去了对时间本该有的敏锐概念,萦绕在周身挥之不去的寒冷把时间拉成一条长长的轴线,纵使我裹紧身上的毯子还是驱不散这季节里特有的冰冷。

我不知道透过窗子阳光第几次打在窗棱上,也不知道阳台的大沙发因为没有人打理会不会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灰,对于时间的辨析对我来说太奢侈了。整个房间变得空荡荡的,就连以前陈昊精心呵护的吊篮也变得死气沉沉,一旦我停止打字整个房间就变得寂静无声,楼下奶奶熟悉的咳嗽声竟然也无迹可寻,这令我难以忍受,两个月来我只待在卧室里,抵触着不肯走进客厅,这房间里陈昊的气息太重了,即使我极力不去看墙上他曾熬了几个深夜设计的大幅壁画,我也难以在他钟爱的墨绿色地板上安然度日。

陈昊

转眼已经来意大利整整两年了,没有参加高考,考了雅思之后绕着国内旅游了一圈就背上行囊走了,走的时候知道的人很少,走到登机口回头只看见父亲原本高大的的身影只一瞬就淹没在人流中。

人在他乡,尽管周围的人很友好还是让人无法习惯,刚来的三个月里我都不得不一直用英语与老师蹩脚的交流,后来终于适应了意语,回想起来真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我尽量不去想起从前,不去想国内的兄弟们,不去想林璐,那个我生命中唯一正儿八经谈过的女朋友,尤其克制自己不去想起却无端入我梦境的,就是于承欢。

记忆中她个子不高,也不很瘦,穿衣服的款式总让人觉得舒服,双眼皮总有点儿浮肿,眼镜框大大的,皮肤出奇的白净,总是高梳着马尾,记得回过头总能看见阳光打在她额头上,鼻尖上总是有一层薄薄的汗珠。

来意大利上学之后,我用了很久的时间找到与学校相邻的住处和相对愉悦的打工环境。假期回国时我与父母又莫名其妙的吵了起来,我便抽出钱包里的银行卡正式宣布独立主权了,所以这学期开学时我钱包里的钱甚至不足以支付一顿像样的早餐。

与我同住的是一个华裔美国留学生,叫本,我主修设计,而他主修摄影,在欧洲国家的教育体系中,我不得不叹服他们对学生潜力的重视性,本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校外素材,无外乎建筑特色城市美景甚至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少女,当然有时候也不是那么舒适的。他也曾在湿漉漉的深夜爬起来赶去这座城市的最高建筑,只为了在凌晨记录下那昙花一现的在天边泛起的鱼肚白。

回头想想,我实在是一个特别不地道的人,在这异国他乡,我竟然如此想念于承欢,那个三年来一直坐在我身后的姑娘,我知道她喜欢我,但除了喜欢我,她更愿意忠于沉默,她倔强地安静着,从未承接我的任何一次暧昧,而我清楚地记得高中那个无比高傲的我,身边莺莺燕燕从未断过,高一下学期开始班级门口就开始聚集着各种各样的女生,大都是我未曾留意的面孔,然而我几乎没有感兴趣的,俗气的来说,那时候我真就不懂爱情。

于承欢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我经常和她聊天,可我从未曾从别人嘴里听过我对她说的话,仅凭这一点,她就比其他姑娘好太多了,我记得有一次我对一个姑娘说哎呦你怎么穿紫色呢,我看见紫色就头疼。隔天就变成了陈昊告诉我他最讨厌紫色,实在令我汗颜。

据我所知于承欢的朋友并不多,但都特别靠谱,说白了于承欢是个相当正经的女孩子。

对于她的事我算不上了解,但在班级我也算是和她很近的朋友了,于承欢很有一种大爱不必说的气质,她暗地里帮过我不少事儿,但她从来不说破,很多次我都发现前一天晚上团成一团的校服隔天早上被叠得整整齐齐,或者碰到我倒霉被发到一本破破烂烂的新书,她也总在我打篮球回来之前把自己的给我,再或者把我不平的桌角垫齐什么的,这种小事当然不是一次两次就知道的,可想而知她做了多久。

到现在为止我的钱包里还放着一张于承欢的照片,是当初很偶然的机会放进去的,来意大利之前看到它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带了过来,安慰自己说旧人佑我。

于承欢

厦门的冬天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寒假来临时我和同寝的朋友计划了一次短途旅行,当我徒步行走在公路上时,意识到自己可能是闯上了告诉,而我背包里的水平已经见底了,这事我才第一次对我即将到来的出国之旅产生一次质疑,回望过去的二十年里,我沉默,没有主见,生活平静,整整二十年我都生活在难以想象的沉闷里,不是那种煎熬的沉闷,而是那种没有追求没有没有动力的沉闷,让我在足足二十年的青春岁月里,都像没有根的水生植物那样,兀自漂浮着。

毫无疑问我像大多数中国孩子一样,在出生的那一刻就被给予厚望,四五岁的时候和邻居家的妞妞比谁背的古诗多,六七岁的时候和学前班的孩子们比谁能在老师拿出香蕉时率先说出banana,上小学起开始比学习成绩,家长们见面永远没有别的话题,永远是你家孩子成绩怎么样啊云云。

记忆中的每个周末,我都会随着人流进入补课班,很少听课就成天在破木桌上画花花草草,可惜我的绘画天赋实在不敢恭维,所以后来我就开始在桌子上刻日记,为了不做的那么明显我每次去都换一个位置坐,好在在我刻完所有的桌子之前,小学毕业了.

  ,,酷…1匠{网正Zf版。a首)发P

那些年我从没有一次旅程,也没有完完整整读过一本小说,没有学习过绘画,没有练习过舞蹈,所有的一切都被学习代替了.所以当那天我在街边杂志上看到美国纽约的图片时,毫不犹豫的买下它.于是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理想,凌晨两点趁着全家睡下的当口,悄悄打开房间里的台灯读完那本介绍美国的杂志.那时候家里没有网络,即便是互联网已经那样普遍的时候,家里人也拒绝了我的要求,我不知道在美国这个号称自由的国度里,是不是同样有像我一样的孩子,残缺的童年,无缘无故压在身上的期望,成绩低就证明你做错了事的疯狂逻辑.恶心的邻里间百年不变的话题.但字里行间我看得出是没有的.

转眼到了高中,死气沉沉的三年里没有一天让我觉得阳光明媚,诡异的是我最常幻想的不是如何在我梦想里的美国发展,而是我开始幻想如果我能有一个孩子.故事的背景是我是一个单亲妈妈,故事的主人公是我和一个尚在襁褓的孩子,我想在他很小的时候我会教他唱各国的儿歌,带他去田野山间玩,教他认识各种各样的昆虫和植物,长大一点儿也许我会带他去周游世界,当然不是那种富豪版的坐着飞机的头等舱走遍世界,我更偏向于一个二手的房车,走走停停而茫茫无期的旅行,再大一点,等他到了年纪上初中高中,我会告诉他喜欢和爱的区别,尊重他的恋爱和选择,毕竟感情总是无缘无故被家长们冠以早或晚的头衔.我会带他去做各种看得见摸得着的物理实验而不是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导致见到实物都不认识.

我有过诸如此类的诸多的幻想,难以理解这些幻想竟然支撑我走完那些灰暗而难寻快乐的日子,更奇怪的是我还会经常打压这些念头,因为我又会觉得我不能把我想要的生活强加给我的孩子,我要让他自己选择生活.我心里笃定的知道我最后注定是要远走高飞的,尽管在众多的亲戚面前我都是最安分注定待在父母身边的孩子,但只有我知道,一旦我踏出这片天地,远离这里灰蒙蒙的天空,就不会再回来.

我的生活一直非常平静,每一天睁开眼睛心里面都抵触着不要清醒过来,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每天逼迫自己起床,穿过灰蒙蒙天空下的公路,走进灰蒙蒙的学校,那些日子让我越来越清楚一件事,就是陈昊是压抑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带着活力而又有趣的人.

在身边的人疯狂的开始拍照写留言迎接高考的那些日子里,我仍然没有带手机,没有准备所谓的留言本,也鲜有跟别人合照,离开教室的前一天晚上,我看着前面陈昊空荡荡的桌堂和椅背整整一个晚自习,转过头看见林璐一脸平静的盯着我的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须臾说:

请大家持续关注 精彩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