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失踪后我一直找不到你,然后府内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府里不安全,所以我就搁下了找你的事情,打算把这件事情解决后再去找你,可是没想到这中间出了变数。”

  “我可以说在这之前我回来过吗?”

  “什么,之前你就回来过了!”奚熠华厉声呵道。

  林楚摸了摸鼻子,把之前被绑架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特别是在大门被拒和青楼白梨的事情重点说了一遍。

  奚熠华听得额角突突直跳,心更是疼得厉害,直接上前抱住了林楚,恨不得把他揉入骨血中和自己融为一体。

  “没事了,没事了,以后有我,你以后一定不会再发生这些事情。”

  “……”这是把我当小孩子哄吗?林虎着脸推开他,“正事要紧,我们还是去看看她们招供了些什么吧!”

  水牢内,紫依薰他们被绑得和粽子一样扔在地上,身上大大小小的都是伤口,狼狈异常。而林楚他们则坐在一旁,冷眼看着犹如蝼蛄的他们。

  “奚熠华,我紫依薰要是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让你们不得好死!”紫依薰恨恨地看着他们,他们该死,他们竟敢这样待她,她恨,恨不得吮其骨,喝其血。要不是他们,她还是高高在上的紫家小姐,怎么可能落到今日这般下场。

  紫依薰完全忘记了紫家的所作所为,一个劲地把错都怪在别人身上。

  啪!

  惑影的人直接上前甩了紫依薰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道,很快紫依薰的脸上便浮肿了起来,娇俏的脸变得狰狞,完全没有了穹州第一美人应有的姿态。

  “你…你竟敢……”紫依薰气的心口疼得厉害,竟是一个白眼昏了过去。

  林楚看她昏了过去,嗤笑出声,“病娇。”

  “来人,拿冰水,泼。”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残忍的话语脱口而出。

  一桶冰水铺头盖脸地泼来,紫依薰浑浑噩噩的脑袋顿时一清,浑身冷得厉害,她颤巍巍地睁开眼睛,犹如死狗般躺在地上苟延残喘。

  身上的衣物也因为被水沾湿的缘故紧紧贴在身上,露出凹凸的曲线,不愧是个美女 身材个顶个棒,只可惜遇见的是奚熠华,对女人完全提不起性趣的弯男。

  但是林楚不尽然,他是被迫掰弯,对女人还是有感觉的。他的眼直放光,奶奶的,这身材……

  奚熠华见林楚视线紧紧黏在那个恶心的女人身上,额头顿时青筋暴起,大手直接盖住林楚目光灼灼的眼睛。

  林楚看得正欢就被人用手遮住眼睛,火气大如林楚,直接打开某人作恶的手,炸毛“你干嘛!你不知道打扰别人看美女不道德吗?”

  “你看我就好。”您的霸道总裁奚熠华已上线。

  ?!!

  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可是为什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

   紫依薰被冰水浇了个透心凉,直接打了几个喷嚏。

  冷,好冷……

  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姿态,像虫子一样挪到奚熠华他们旁边,虽然在距离他们只有一米的时候就被拦下,但是她不在乎,“爷,爷你放过我吧,薰儿知错了,薰儿以后不敢了,薰儿,薰儿是被逼的,是薰儿太爱你了,爷,是薰儿的错,求爷不要再折磨薰儿吧!”

  紫依薰扭着跪下,一下又一下地磕头。有时适当地认错才能活长久。

  奚熠华轻蔑地看着她,“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紫依薰一听,恨不得直接上去撕破他的脸皮,“奚熠华,我都这样低声下气求你,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

  她已经抛弃了她最重要的尊严,她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为什么他就不放过他,为什么?

  7●最T新?B章节上酷w匠b.网‘!

  她知道了,一定是那个狐狸精,一定是那个狐狸精跟奚熠华说了什么,否则奚熠华怎么会这么绝情。

  “对,一定是你这个狐狸精,你怎么不去死,爷是我的,爷只能有我一个,你去死,你去死。”

  紫依薰狠狠地瞪着林楚,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落到如今这般下场,要不是他的出现,自己现在肯定还躺在爷的怀里撒娇。

  林楚,我紫依薰以命起誓,我紫依薰一日不死便要把你大卸八块,不,我要把你凌迟了喂狗。

  林楚笑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狐狸精了,要说小三,她才是真正小三好不?

  “可惜了,可惜了,这么美的人,这心肠怎么这么黑。你不知道黑心肠的女人一般都会烂肚子,死后还会下十九层地狱的吗?”林楚煞有其事地说。

  ‘妈哒智障!’久违的冰冷的机械声音响起,话依旧还是那么逗。

  ……系统要打架吗?

  ‘宿主,人家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打我呢?_(:з」∠)_’

  ‘再说了人家在你脑子里,你怎么打,难不成打自己脑袋?’

  ……再见了地球。再见了中国。

  ………………分割线……………

  人都有不能触碰的逆鳞,奚熠华也如此,紫依薰的话正好触碰了他的逆鳞,他脸一黑,“把她扔进蛇窟,其他人也一并丢下去。”

  “是。”

  紫依薰脸色一白,她曾经听父亲说过,奚府有一地方,名曰蛇窟,内里有千百种毒蛇,每一条都剧毒无比,无一人能活着走出蛇窟。

  “不,不要,不要,我不要去那个地方,我不要……”

  紫依薰怕了,剧烈挣扎起来,但是还是抵不过男子的力气,被带了下去。

  “蛇窟?是什么地方啊!”林楚好奇地看着奚熠华,眼睛熠熠生辉。

  “乖,你不会想知道的。”奚熠华揉了揉林楚的头,他可不想林楚被吓坏,那种残忍的地方不适合林楚。

  “乖你个头,不要摸我的脑袋。”林楚炸毛的拍开某人的咸猪手。“我就想去看,你带不带我去?”

  “……”也罢,这些他迟早都会知道,还不如现在就让他看。

  “那好,你跟我来。”

  奚熠华站起身,不顾林楚反对拉着他的手,二人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来到蛇窟。

  还没走到蛇窟,就听见凄厉的叫声,男女的咒骂,尖叫声中夹着着蛇吐信子的声音。

  林楚感觉特别慎人,只是他之前一直叫嚷着要来看,现在退缩不就丢了面子了吗?林楚想着缩着脖子朝蛇窟望去,艾玛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蛇窟内,紫依薰一群人被蛇浪淹没,身上更是被蛇啃咬的体无完肤,隐隐有白骨露出。

  蚀骨的痛,紫依薰在地上滚动,想把在身上啃咬她血肉的蛇给滚落下去,只是没有成功,肉一块又一块被啃咬下来,伤口处泛着黑灰,明显是中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