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负?还未分晓。

  乍一看二人对打平分秋色,只是仔细一看封逆根本就没有出手,一直在躲。

  紫流泉心下一骇,他的招数招招都被来人四两拨千斤给解开,这可不是好现象。而且他位居高位多时,很久没有再练武,虽说他内力深厚,可是却是气力不足,过招数百已经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看来只能用那个方法了。

  紫流泉往封逆一刺,见他躲开连急速往身后一退,转了转一旁的花瓶,一条密道露了出来,他身影一闪闪了进去,而密道也在封逆赶过去之前闭合了起来,等封逆再打开密道入口时,紫流泉早已不见了人影。

   “小姐,家主来信。”奚熠华刚走,紫冉就急急忙忙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的,真是紫流泉的亲笔。

  紫依薰惊讶的看着来信,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后来更是气的青筋暴起,手紧紧攥着。

  g酷匠网唯一正@版$,其{7他都R是◇‘盗Q版●☆

  好好好,好你个奚熠华,原来你一直在演戏,为的就是铲除紫家,枉费我紫依薰一片痴情,换来的竟是灭族之祸。

  紫依薰气急败坏,心更是抽疼得厉害,只是她现在不能倒下,她还要好好回报奚熠华给自己的礼物。

  “冉儿,我们去水牢。”

  “是。”

  奚熠华,你不是很爱那个狐狸精吗,那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一行人急匆匆地赶往水牢,刚好镇压水牢的是她的人,紫依薰感觉老天都站在她那边,心下更是狂笑起来,隐隐有疯癫之状。

  “开门。”

  紫依薰等不及要把里面的人撕碎,直接从下人的手里抢过钥匙,三下五除一就打开,只是……

  紫依薰看着牢房内里,被牢房内的装饰气的够呛,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奚熠华,原来你这么痛快地把他关进来,竟然是早有预谋。

  紫依薰气冲冲地走了进去,却没看见那个人,她指着大吼道“人呢?”

  “这…奴才也不知道。”他明明一直守在牢外,根本就没人进来,人怎么可能不见呢?

  “废物!”紫依薰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李执没敢反抗,跪下来磕头,一下一下结结实实磕在地上,不一会儿脑袋便磕了一个口。

  “走,等下再收拾你。”

  一行人还没出去,一阵轰隆声响起,水牢地动山摇了起来,原来是牢房口上一个巨石落了下来,直接把出口堵死。

  一阵尘土飞扬后,紫依薰看清楚周围的情况,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这也是你的计谋吗,我的爷。

  ……………………

  就在林楚快要被憋疯的时候 ,牢里的墙突然打开了一道暗门,一个让他平静的心紊乱起来的人走了进来。

  “奚熠华,你来干什么。”林楚冷冷一笑,“你是来要我的命吗。”

  奚熠华抿唇,缓缓开口,“阿楚,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我,但是现在这里不安全,你先跟我走,等一下我再和你解释。”

  “解释?”林楚撇了他一眼,“你还要解释什么,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走吧,我在这里挺好的。”

  ‘是吗,不知道是谁每时每刻都想离开这里,就知道嘴硬。’

  系统,你丫的就知道拆我台。(╯‵□′)╯︵┴─┴

  ‘|・ω・`)’

  “阿楚,别任性了,先离开这里再和我生气。”

  奚熠华直接上前把林楚扛起来,快步走向暗门。

  林楚涨红了脸,挣扎着说道“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回应他的是一个巴掌,结结实实打在他的屁股上。

  顿时林楚挣扎得更厉害了,只是趴在奚熠华的肩膀上根本没办法发力,只能捶打他的后背。

  他打的力气很大,最轻的都会被打得青淤一片,更别说林楚是以平常可以打断别人肋骨的力气打他,可是奚熠华硬是没吭一声,也没有运功护体,结结实实的挨了林楚的拳头。

  只是奚熠华脸上的冷汗出卖了他,他还是会痛,只是他习惯了忍,紧紧咬住牙根把快出口的呼痛声咽了回去。

  林楚打着打着停了下来,他也感觉到奚熠华一瞬间的僵硬,这么疼他也不吭一声,是不是傻。

  林楚安安分分地趴在他的身上,没有再挣扎。奚熠华见背上的人没有再反抗,脸上的笑容阔大几分,迈的步子也缩小了几分。

  林楚要是知道,一定会骂他心机boy。

  紫流泉狼狈地跑出了暗道,防范于未然运功把暗道口给震塌后离开了此处。

  封逆看着眼前塌方,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奚府

  由于牢房是密闭的空间,氧气有限,等巨石再打开后里面的人早已因为缺氧昏了过去,奚熠华的人也不费吹灰之力把他们治住。

  阴暗狭窄的隧道口散发幽幽亮光,林楚感觉到照耀在身上的久违的阳光,温暖,那是自由的味道。

  “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这一次,奚熠华没有强求,恋恋不舍地把林楚放了下来。

  林楚揉了揉酸痛的腰,一脸菜色。这人的背怎么这么硬,差点把他的老腰给跌散了。

  “你没事吧。”奚熠华担心地上前,想要帮他看看,只是手还没碰到他就被林楚给躲开了。

  林楚可没忘记奚熠华这几天的所作所为,他翻了个白眼“我没事。”不用你假惺惺的。

  最后一句一句林楚没敢说清楚,毕竟奚熠华可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林楚,现在你可以听我解释了吗?”

  “说吧,我看你要说什么?”

  “其实……,之后我就和他们演了一出戏,为的就是今天的收网,我知道这几天委屈你了,可是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林楚听完原委,心下一骇,原来我离开后发生了这么多事。“原来是这样,可是你为什么不事先和我说一声。”

  “你失踪后我一直找不到你,然后府内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府里不安全,所以我就搁下了找你的事情,打算把这件事情解决后再去找你,可是没想到这中间出了变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